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642章
游戏下载

杀戮游戏(二)

时间:2017-04-20   word格式下载

她是亲眼见识过李猫的难缠和陈锋的不可测,两人小小年纪,却是连吕零都无法完全预料其行为规律的怪胎。

上次那么大场面,两人居然都没给折腾死,一回来就要搞大事件,这分明是有别的计划,比之最初的看法也对应办法,都得作出必要调整。

“真是难搞!”

虹影烦躁的直跺脚。

她不是那种擅长动脑筋的人,与其猜来猜去,不弱直接开干来的痛快。

无奈何,把情况通过腕表报告给吕零,不久得到回应:“继续观察,不必干涉。”

虹影撇撇嘴,启动摩托不紧不慢的往前赶。

回程的司机大叔又被接连拦下七八次,开始还有点提心吊胆,后来就麻木了,不等对方开口问,直接巴拉巴拉一口气交代清楚,包括前头有什么人问过自己之类。

暗地里,他幸灾乐祸的想:“让你们这些奇形怪状的家伙闹腾去吧,谁让狗日的老是不停跳出来吓唬人?”

最后,他见到了公司领导陪同下的军装干部,赶紧收起散漫态度,小心谨慎一板一眼的回答问题,半点都没落下。

同来的人里包括郭威大队长,他是作为市局的代表旁听跟进,主导权在军方手中,结果让人难以乐观的起来。

他们随后调走了车载录像视频,司机大叔被客气的请到某个地方暂时休息,短时间内是别想回家了。

市局指挥中心,庞副局确定刚刚闹出人命的吴伟斌四人再次蛰伏,看样子暂时没有继续搞大事件的意思,喜忧参半的一声长叹:“算了,还是先等他们折腾出个结果来再说吧。”

凭直觉,这次事件没那么容易就结束,恐怕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呢。

风景区,山岭之间,陈锋和李猫悄然藏身于一片树丛下,透过交错的枝叶缝隙,往百多米外的风景区建筑群俯瞰。

他们身上都是全地形数码迷彩,脸上涂了油彩,收敛气息隐身植被之间,从远处无论肉眼还是热感应探测都难以发现。

虽然穿过几公里直线山地,两人并无气喘吁吁或者大汗淋漓,心跳都平稳如常,充分显示出强大的身体素质和行动效率。

两人目光微眯,不带丝毫敌意,避免被触碰视线的人发现。

他们没直接下去,因为就在刚才,一辆悍马车疾驰闯入,嚣张的兜了一圈儿后,横在管理处门口,跳下三人来往周围散开、搜索。

陈锋低声轻哼:“谁给他们的信心,竟敢半道儿上分兵?”

由长春会主导散出去的耳目眼线盯梢,确定从郑凯文别墅出来的是两辆悍马、一辆摩托。

通过照片,确认骑摩托的是虹影,这是一个意外收获。

两台悍马居然分开,从人员配备看,应该至少五六号,六个以上的可能性更高。

他们没有遮掩行藏,说明对成功可能性颇具信心。

而从这三人行动之间的动作显示,每个的体质力量都颇为可观。

下车后,车身明显上浮,说明重量极大,对比其个头尺寸,绝非普通人的密度,超出至少一半。

管理处的大门是钢化玻璃,被其中一名干瘦家伙轻轻一拳打穿,然后全身撞上去直接闯入,皮糙肉厚力大凶狠,发力技巧不可小觑。

另一个敦实健壮者,目光游走之间锋芒毕露,风吹草动立即响应,可见敏锐程度超出常人,作为尖兵足够合格。

第三人身高超过一米九五,身材可与奥尼尔有一拼,块头太大,脚步震动地面砰砰有声,隔着百来米都能看到溅起的尘土。

从表面特征看,他们的确实力不俗,甚至超过许多资深冒险者。

“都是经过强化手段的,看样子应该是那个金赛防务公司派出的打手!郑凯文交代的情况属实,他们的确横联多个分支机构,所谓的泰坦医疗,果然不简单。”

李猫淡淡冷笑道。

陈锋凝神感知,配合观察所得,从这三人身上体会到一股混乱与暴戾。

他们应该杀过很多人,对于自身力量的掌握非常粗糙,多半因为对手太过弱小,始终以强势碾压一举战胜,所以没有千锤百炼过的细腻顺畅。

做个比喻的话,很像智能程度高一些的变异体。

这样的结果让他心下稍安,转而注意李猫的神色,问道:“能跟你的调查结果联系起来了?”

李猫点点头:“从郑凯文供述的情报对比看,应该没错。原先的疑团都能串起来,只是没想到吕零居然也是其中一员。”

她嘴角勾起,露出一丝讥讽,也不知是对敌人,还是对自己原先的狂妄。

陈锋能听出话里的沉重,却不知道怎么安慰。

从潮流会所这个悲剧和仇恨的发源地开始,不断向上追索而牵出来的势力越来越繁杂且庞大,仅仅是遇到的冰山一角,便汇聚了前哨信息与资源供应,武装行动体系,医学、生物技术改造尖端科研,影响力巨大的NGO机构,虚实莫测的跨界联动机制,以及暗中掌控庞大资金的集团。

泰坦医疗为代表的大集团是跨国企业,背景深厚而神秘莫测,仅仅是设置在国内的末端行动分支,便有吕零和前面强化人队伍等强大力量。

李猫妄图只身对抗,若无调音师拉近里世界成为冒险者的奇遇,此生都没有可能复仇成功。

现在,郑凯文烧成了一把灰,小小猫的仇也应该算是报了,那么还要继续纠缠下去吗?

以往的猜测终于证实,不可知的压力当真落在身上,如何选择,决定着他们的未来生死。

陈锋不怕死,但不代表可以做无谓的牺牲。

他郑重问道:“你是怎么打算的?在收拾了这些家伙之后。”

李猫歪头看他,眼角眉梢浮动着戏谑:“你是在担心我跟他们死缠烂打,一直纠缠不放吗?”

陈锋坦然点头。

虽然知道吕零小队为其中一部分让他震惊,但从对方的做法上看,并不像郑凯文和眼前诸人的穷凶极恶,还是有章法可循,有道理可讲。

纵然大家已经成了水火之势,对峙起来不会留手,可感觉完全不一样。

李猫嘴角勾起,低低的嘲讽:“傻瓜,你想多了。”

“哦,那就好。”陈锋讪讪一笑,松了口气。

他宁愿自己想多,也不愿李猫深陷仇恨里不可自拔。

跟泰坦集团对着干是一码事,整个人陷进去被仇恨的漩涡吞噬,变得越来越偏执疯狂,最后自我毁灭,那是悲剧。

不料李猫又道:“跟他们的冲突肯定没法避免,不过咱们没必要单枪匹马的迎战。我要让这座城市变成一个战场,引着他们把越来越多的力量投进来,从暗处走到明面上,再借助官方和其他力量一举干掉!”

呃……

陈锋没词儿了,这姑娘的想法也忒疯狂了点,人家避开战乱唯恐不及,她倒好,把灾难往家里引,这么做真的合适吗?

李猫呵呵冷笑:“总比咱们跑到对方熟悉的陌生战场要好得多。”

也对。他只能点头,无言以对。

还是先专注于眼前的战斗吧,那些大场面什么的,不是自己脑子该思考的,让聪明人去头疼比较好。

陈锋都没注意到,自己居然没生出不忍和犹豫,对于可能引起千百万人的流离失所和死亡灾难,毫无情感波动。

他的心态,终究是变了。

指指从管理处出来的三人:“要先把他们干掉吗?”

李猫眯眼看去:“不急,那动静太大,容易打草惊蛇。先让他们狗咬狗斗一阵再说。”

陈锋点点头,不再说话,没有注意到李猫的眼眸里,瞬间闪过一抹歉意。

下边,三人开始搜查不远处的小酒店。大约是一直找不到人很郁闷,他们的动作比较粗暴,门窗玻璃砰啪爆碎。最后,最健壮的大汉带着一身玻璃碴子从三楼窗户一跃而下,轰隆跺塌了下边的实木排椅,又随手抓着两米长的断裂木条撕下来,朝着前边密集丛生的竹林一顿暴打。

嘁哩喀喳,酒杯粗的柱子纷纷断折,枝叶纷纷如雨,被那厮一口气平推,连同左近几簇花丛,尽数糟蹋干净。

先前开路的瘦子跑到了楼顶上,叉腰往四周大喊:“小乖乖,快出来,让叔叔好好疼你吆~!”

喊完了,解开裤子往下撒尿,肆意疯狂,嘎嘎怪笑。

陈锋心头火发,咬着牙发狠:“待会儿动手,我要先弄死这狗日的!”

李猫一点看多了长针眼的觉悟都没有,淡定的瞄着那厮表演,小手之中军刺翻转,低声道:“不急,先让他们得瑟一阵儿。”

还要等,时机总会来临。

距离两公里多远的山谷里,另外三人快速穿行在密林间。

他们不像陈锋两个那么小心,简直如野猪似的横冲直撞,所过之处,地面草皮蹬踏掀翻,清脆灌木折断凋零,绽放鲜花被无情撕碎,甚至连粗壮树干都有弄断的。

偌大动静,在死寂山谷中好比是黑夜明灯,从其他方向进入这片区域的许多人,循着声音就跟过来,在远则上千米、近则一两百米的地方分散包抄。

眼瞅着前方出现一片二三十米高的断崖,三人陡然止住脚步。

为首者皮肤黑红,好似在沙漠中暴晒太久,脸上坑坑洼洼许多小坑,并有横竖多条伤痕交错,左眼角被一道蜈蚣似的疤痕掠过,便有点向下耷拉,看人时目光格外狰狞。

他回头往来路及两侧看,阴笑道:“嘿嘿,看来惊动的人还不少,正好一锅儿端了,省的添乱。”

另一个块头似门板的家伙呲着黄板牙,新手抓住一条手腕粗的松枝一拗,喀嚓折下来,撕吧撕吧变成一根两米多长的木棒,单手挥舞呼呼刮风,瓮声瓮气的道:“交给咱了。”

往左侧一扑,跳出去四米多远,嘭的落在一块蜗牛石上,冲着对面坡下挺胸叠肚一声狂吼:“想死的冲爷爷来啊!”
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