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636章
游戏下载

纷至沓来

时间:2017-04-17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一动无有不动

下一篇: 追击

“庞局,好消息啊!”

郭威大队长小跑着冲进指挥中心,看表情喜气洋洋的。

庞伟坤眉头一皱,呵斥道:“注意点影响,别满嘴瞎嚷嚷!什么好消息?”

他明明是副局,哪怕主持工作呢,到底顶上还有一把手,底下人在铁的关系,场合下也要注意称呼,不然很容易让上边人产生联想,引起不必要的误会。

“早晚的事儿!”郭威不以为意的嘿嘿一乐,反正风声都传出来了,上头对老庞同志最近的表现比较满意,等一把手顺利高升,他就能从容补位。作为忠实手下,提前表一表态度,是很有必要的。

不过适可而止就好,没必要显得太刻意。

郭威接着道:“一线刚刚传回来的报告,我们盯住的那些不安定目标已经全部离开,都在往预设战场快速转移,野战部队方面正进行最后的扎口动作,基本上没跑儿了。”

庞伟坤重重一拍桌案,闭上眼睛屏息半晌,身子猛地往后一仰,压得椅子背狠狠折弯,长吁一口气,叹道:“总算是过去了!”

重重疲惫如潮水般涌来,他一根指头都不想动弹,闭着的眼睛也不愿意睁开,只想就这么睡死过去。

郭威拉开椅子坐进去,也是七扭八歪没个正形儿。

不光是庞副局,他和全市一线警员哪个不是累得要死要活?

这次危机有多严重,越往高层越是清楚,压力也更大,那真是一旦处理失当,等同于引爆原子弹,还特么是辐射物长期残留那种。

从各种渠道进入天都市的不安定份子,就是可能引爆危害的导火索,一旦让他们在市区内闹腾起来,恐怕所有警员的前途都得搭进去。

郭威作为刑警总队主要头目,能够得到来自上层的部分消息,虽然残缺不全,但凭他的专业素养和多方验证,隐约知道了这次的事件到底会闹多大。而相关的背景资料中,透出一股子天塌地陷般的猛恶危机,一个处理失当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就这,也不敢说大功告成、彻底无忧,仅仅是将不可控变为基本可控,只要传言中那种人力难以对抗的变故出现,他们这一关就算挺过去了。

累,真累。提心吊胆几天几夜,整个人精气神都严重透支了。

庞伟坤闭目冥神一分多钟,重新睁开眼,身子缓缓坐直了,拖过平板电脑来点开最新情报汇总,眼睛盯着其中一条,手指笃笃笃的敲打桌面。

“怎么了?有新的情况?”

郭威知道他的习惯,这是发现解不开的疑团,深入思考时的下意识动作。

起身过去探头一看,却是对一股本地势力当前动态的报告。

天都市作为国内数得着的一类大城市,在信息化方面走在前列,大数据辅助治安管理和舆情控制,支持案件信息汇集与分析总结的子系统相当先进,以前需要人工管理的大量情报资料全部电子化后,能够智能挖掘出当前需求申请中的关键字,对照匹配后完成搜索并给出结果。

这次全市动员,所有被纳入监管的目标资料也在实时的更新,通过省级大数据中心的超算群提供资源,遍及全市各地的“天网”监控与安防拍照系统,能够支持对大量目标的跟踪监控。

结合军方的技术支持,太空卫星、高空无人机、低空直升机、地面固定摄像头、一线警员执法记录仪,还有民众手机自拍等等的视频、音频资料,一张看不见的大网几乎笼盖每一寸市区。

所以说这年头有了案子,抓不到凶手的概率极低,关键看能为此调动多少资源。

此次是连国家大数据中心都参与进来,庞伟坤的小平板终端可以获取天量运算后的结果。

当一级监控目标暂时脱离,其他次级人员便跑到了前排。

关键是,他们活跃的有点不大正常。

平板上显示的,正式“长春会”为首的一伙人。

他们横跨三教九流,同属黑白两道,龙蛇混杂善恶难辨,平时大错不犯小错不断,踩着政策的边缘干一些不那么光彩的勾当。

与其有直接关联的,遍布全市的歌舞厅、夜总会、桑拿浴室、棋牌游戏室、酒吧、地下赌场等等。

他们人数众多,资金量不小,牵扯到社会方方面面,上边普遍勾连着一些底子不怎么干净的领导,总体势力相当可观。

与政府对抗那是不可能,但对于平民百姓而言,的确是不可力敌的庞然大物。

最重要的,这帮人还要充当干脏活的黑白手套,必要时丢出来平民愤的背锅侠,用来提供黑金的掮客打手,所以一直存在,不会被清理干净。

这些天来,他们都非常的老实本分,都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谁也没资格掺合,除非活够了。

但今早到现在,特别是苏老一帮人从梦里水乡洗浴中心出来后,在另一条线的信息传递扩散下,大量上了联防黑名单的家伙忽然都跑出来,大街小巷的来回串联,活跃的劲头儿前所未有。

他们不去直接干扰全市的防卫警备工作,不给政府添麻烦,大家也就听之任之。

可反常就是反常,他们一定有目的,尤其是现在,居然有很多的盯梢目标与官方防卫趋于一致,就不能不令人生出某些联想。

郭威看了一会儿,也眉头紧皱,问道:“他们是在为什么人充当眼线?”

庞伟坤缓缓地点头:“应该是了,好家伙,能量不小!”

说难听点,就算他作为全市数得着的首脑,还是对这类人有直接管辖处置权的,想要让他们全体动员去做一件事,都难以做到。

苏老那帮人去与重点目标见了一面,然后就作出如此改变,他们到底达成了何种交易,目的又是什么?

两人隐隐觉得,貌似高兴的有点早啊!

“必须尽快搞清楚他们的行动目的!”庞伟坤一拍桌案,目光转为凌厉,“另外,上报危机处理小组,启动全范围无线电监听与通信分析,务必搞清楚他们与离城那些人之间有没有联络,内容又是什么。”

“是!”郭威肃然答应着,又问,“那要不要约谈一下这帮家伙的头头儿,他们肯定知道点儿什么。”

庞伟坤想了想,无奈的摇头:“这都是些滑不留手的老油条,一时半会儿的很难从他们嘴里掏出实情,我估计事情变化就在最近很短一段时间里,他们很容易拖过去。”

除非能直接拉人来挨个枪毙,不然在刑讯逼供都被禁止的情况下,老油条、老江湖们有的是办法拖延时间。

郭威自然明白,急匆匆去传达命令,并再次前往一线指挥行动。

无论这帮人目标为何,终究要图穷匕见,他希望能亲临抓捕现场,见证关键时刻。

全市一线警员休息小半天,再次被动员起来投入战斗,而这次的目标全都是他们最熟悉的人,并且不需要顾虑重重,直接上去堵住了询问就是。

即便如此,效率依旧快不起来。

特情指挥部中,段长风阴沉着脸继续关注进度,当陈锋和李猫下了观光线路公交,换乘紧急开通的旅游大巴开往山区,外围监控画面开始出现噪点。

技术人员回报,是该区域的强信号干扰仍未消除,依旧有大量雾气在山区迷漫,不但妨碍了高空、天空红外与光学监控,就连无线电信号都被严重破坏,无法长距离传输。

“妈的!”段长风气的捶桌子,他知道是什么原因,之前出现异常时空通道造成的,那些雾气也并非普通水蒸气或霭,有相当的电离云,充斥着躁动的能量,甚至连物理常数都不太正常。

陈锋和李猫预谋的带着一帮追兵往那里跑,明显是要借助那里的特殊环境来削弱被围攻的烈度,真够刁钻的。

“继续完成封锁作业,其他的先不要管!”

命令刚刚传达下去,市局那边的消息又传来,段长风本没心思去管,忽然看到一份最新情报,两队敏感人员进入防范区域,并搅合进去了。

其中一队,赫然是军方背景的精锐特别行动组,一查编成归属,段长风当即破口大骂:“姓秦的混蛋,他在搞什么飞机?!”

这帮人正是怀玉市危机处理的军方主导者,秦铮大队长的手下,上边则是徐国辉少将,他们竟然把手伸到了天都市来,这是诚心要跟他段老大对着干吗?

并不是,很显然他们的目标是另一队人,正是吴伟斌等四名“天烽”小队成员。

段长风明白了,上次在怀玉市,秦铮和徐少将对陈锋小队起了疑心,想要把人控制住弄清楚究竟,从中挖掘出巨大的筹码,顺便给自己添点堵。结果陈锋一伙人跑了,于是他们便派出人员追踪抓捕,一来二去就折腾到了天都市来。

可问题是,那俩家伙根本不清楚在对付的,是一帮多么可怕的冒险者!这要一不留神捅出大篓子来,谁来擦屁股啊!

天都市已经够麻烦的了,他们还来添乱,真是操蛋!

段长风抓起对讲机就要下达命令,但话到了嗓子眼儿里,却陡然刹住,嘴角浮现出一抹狞笑。

“哼,你们不是都想要搞事情吗,好,我就给你们个机会!”

他转而让人传达命令给市局指挥中心,做好跟踪防范,不要干涉两者的行动。



上一篇: 一动无有不动

下一篇: 追击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