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631章
游戏下载

不见棺材不落泪

时间:2017-04-17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你们都归顺吧

下一篇: 统统放倒

归顺,归顺?!

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,全都以为自己听错了,就连分别站在两边最后的陈锋和秋鸿,都满脸的错愕。

妹子,你确定没有说错,不是口误咩?

如果是的话,咱年纪轻,可以原谅,还可以挽救一下下哦。

很可惜,并不是。

李猫很清楚自己吐出的没一个字眼有怎样的分量,那些试图从她脸上找出虚张声势的人,无一例外的确认,她是认真的。

首当其冲的王干娘最是不能忍。

李猫可说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,同样是一手调教(打)大的,有几斤几两、多大点儿本事,那是清清楚楚,性子脾气行事作风,也都堪称专家级的了解,无人能出其右者。

她知道李猫倔强,自恃聪明目中无人,动辄鄙视别人“凡人的智慧”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词儿,可着实经常造成大面积杀伤,惹得群体仇视,联手排挤。

李猫根本不为所动,依然我行我素。

看在她天分超出常规,学什么都比别人快,百分百能成大器,有点骄傲的毛病也就忍了。

可谁能料到,她居然跑了!

跑了啊,才十岁冒头的熊孩子,竟然一声不吭没了踪影,而且还是偷了钱和东西溜之乎也,要脱出“金楼”的掌控。

谁给她那么大的胆子,小小年纪就想造反,那还得了?

必须得镇压,狠狠的教训,让她知道知道,有些规矩是不能犯的,犯了就要承受严酷的惩罚,让她牢牢地记一辈子!

可惜,任凭他们费尽心思的寻访,李猫就像完全消失在世界上,一点痕迹都没留下。

王干娘也是后悔,早知道这小蹄子不安生,当初就不该教给她那么些个本事,比如化妆躲人,溜门撬锁,坑蒙拐骗装可怜骗人,乃至下药捅刀子之类的脏活,全都爱惜她人才难得,提前教授了个遍,还三番五次带出去“实习”。

大概就是在外头见多了世面,心就野了,偏偏又很会做戏,谁都没看出来她居然要反水,来的还那么快,让楼里一大堆用来控制她们的手段都没来得及施展。

后悔也没用,只能憋着一肚子气找人。

几年了,原想着一点消息都没有,这笔长期投资就算赔掉腚,没想到李猫居然自己冒出来了!

秋鸿传的消息,没人怀疑其真实性,可那话儿听起来怎么都有点别扭,这让“金楼”一帮人生出了警惕,便在见面之时,又拉了当地长春会的苏老等高手帮忙,求得就是个万无一失。

结果这一开头,却是当头棒喝!

李猫小小的人儿,个子比谁都矮,可昂着头傲视的目光,却像是把所有人生生压低了一头,那份气势半点虚假也无,是真心实意传达自己的想法。

只是这想法,很可恶!

苏老那红润的脸膛上泛起不健康的光泽,一双老眼眯成一条缝,射出的光芒却锋利如刀子,恨不能在李猫身上戳几个透明窟窿。

围拢周边的青年男女个个儿胸膛起伏,一股子要当场把她吞掉的凶戾气势蜂拥扑来。

王干娘丰满的胸脯鼓了好几下,差点把扣子都崩掉,两手捏着帕子几乎搅出水来,嘴唇哆嗦半晌,从牙缝子里挤出几个字:“很好,你算是有出息了!”

李猫不为所动,全然无视一切威胁,唇角露出轻蔑的笑容,脆声道:“道儿我已经画下了,行不行,你们给个痛快话,别让外边的人傻等,以为咱们在商量什么见不得人的买卖。”

苏老眼皮一跳,老眼微微张开,惊疑不定的问:“外边人……难道你跟他们有梁子?不对,应该是别的营生。嗯……”

他蓦地想到了什么,倏然扭头看向后边毫无存在感的陈锋,瞪大了眼睛来回他们身上溜达了好几圈,脱口叫道:“不可能!”

王干娘给他一惊一乍弄得心肝乱跳,刚刚盘算着对付李猫的思路被打断,不悦的转头喝问:“什么不可能,跟这儿有关系吗?”

苏老深深吸一口气,艰难的摇头:“但愿我是猜错了,可真要是那样,事情有点大,咱们恐怕扛不起呀!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,哎呀你这好东西东拉西扯的急死人!”王干娘跺脚发嗔,七情上脸。

苏老叹道:“最近日子来,天都市全城警戒,为的是潮流会所一桩奇案。内里的详情不便细说,你只需知道前后折进去百多条人命,更弄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,有那许多英雄高手纷至沓来,官府黑白道全都动起来,罪魁祸首就是一男一女两个外人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众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,所有目光唰啦看向李猫陈锋,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。

“他……他们?怎么可能!”

王干娘捏着帕子的手指向李猫,胳膊哆嗦的衣袖都抖出一溜水波纹。

其余男女青年表情都跟吃了屎、见了鬼似的,尤其是锥子脸,看架势若是能彻底坐实了李猫是真凶,她敢当场尿裤裆。

李猫笑而不语,陈锋绷着脸权当不存在。

秋鸿站在后边,虚点地面的一条腿不正常的抖颤,目光之中满是讥诮,静等他们的丑态上演。

好一会儿,一声粗重的吐气声打破寂静,王干娘坚定的摇头:“传言不可信。平白无故搞出那么大乱子,不是她的作风,她这是在虚张声势,狐假虎威!”

不是就最好。

所有人纷纷松了口气,想想也是,区区十四五岁的孩伢子,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?

“一定是这个小婊子藏身本市,恰好碰上这次大事儿发生,又不知用什么鬼祟手段胜了秋鸿一伙,就想着借船出海趁东风,一鼓作气的解决了自己的麻烦。呵呵,真是好打算。只可惜,老娘偏偏不上你的当!”

王干娘心下冷笑,确定这是个骗局。

八大门出身的尖子生,最擅长的可不就是这种套路么,自己也是傻了,一把年纪居然差点被她唬住。

她决然的摇摇头:“好啦,你那点儿小把戏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,乖乖的跟干娘回去,我帮你说些好话,你在好好的表现,将来未始不能将功补过,再某一个风光出身,胜似这么东躲西藏的。可惜了你这副好材料,可别便宜了哪个小王八蛋……”

说话间,她的眼睛往陈锋身上瞟。

陈锋一怔,虾米意思,哥们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像样,说谁是王八蛋呢,欠抽!

他嘴唇往下一拉,迈步就要上前。

李猫抬手拦住他,水汪汪的大眼眯成了月牙,看向对方的眼神就有点不善。

鼻孔里轻哼一声,道:“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!也好,总归江湖事江湖了,还是得照着你们熟悉的套路办。”

苏老像是抓住了她的漏洞,老脸重新露出智珠在握的神情,挺起胸膛老气横秋的道:“这才是正理。不管你是要破门出户,还是自立山头,怎么也要按规矩办。今儿个你是小辈,咱们不好以大欺小,会里三十六道高门槛,想走哪道任你选!”

江湖人,归根到底还是要比手艺论高低,说大话吹牛扯谎那是用来骗外门空子的,行里人知根知底,不留下两手是无法服众的。

众青年男女摩拳擦掌,都想着在李猫身上找回面子。

特么的,刚才那一阵儿可是吓的不轻,这脸子都从她哪儿找回来。

李猫三无脸呵呵一笑,点点头:“好哇,我时间宝贵,没工夫跟你们蘑菇,就选最简单直接的,把你们全部都撂在这儿,就算我赢。怎么样?”

“吆喝,挺狂!”

苏老正捋胡子做高深莫测样儿,听了这话差点扯下几根,疼得直抽凉气,也是给气的。

小丫头片子,人不大,张嘴就是地图炮,真真是没有死过啊!

他的眼神愈发不善,上下打量李猫时,多了一丝淫邪。

李猫似是没有察觉,陈锋却感受的格外清楚,垂在腿边的手指一动,杀气微露。

李猫微微摇头,傲气十足的盯着王干娘:“行不行,一句话。”

“好,老娘答应啦!”王干娘咬牙切齿,她今儿算是把面子都丢光了,当着外人的面儿,被手底下调教出的雏儿给挑衅到脸上,要不好好拾掇,以后谁还能服她。

李猫才不管她有没有面子,松松垮垮原地一摊手:“来吧,谁先上?”

锥子脸鼓了鼓劲,没敢冒头。她不知道刚才是谁出的手,就冲那神出鬼没的一刀,她的能耐接不住。

一名壮汉排众而出,一米八多的个头,手长脚长,巴掌跟蒲扇似的,右手食中二指近乎齐平,指甲基本没有,粗糙的好似刚出土的胡萝卜。

“我来试试小师妹的成色。”

壮汉半点欺凌弱小的自觉都没有,居高临下冲着李猫咧嘴笑的阴狠。

众人瞩目间,陈锋一步跨到前边,大咧咧的道:“打架这种事,交给我就可以了。不过你一个还不够,加上后边的吧,你们可以一块儿上!”

此话一出,全再次冷场。

壮汉脸上好似开了酱缸,嘎嘣一咬钢牙,炸雷似的怒喝,一脚蹬碎了厚厚地毯,劈头盖脸抡拳就打!



上一篇: 你们都归顺吧

下一篇: 统统放倒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