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630章
游戏下载

你们都归顺吧

时间:2017-04-14   word格式下载

秋鸿恍无所觉,潋滟目光噙着盈盈水色,一个个的看过在场所有人,忽然幽幽轻叹:“这就是江湖人啊!熟人相见,胜似仇敌,呵呵,真是令人眼界大开。”

她就差把揶揄讽刺写在脸上了。

然而众人并没有觉得多么刺耳,甚至连一个勃然变色的都没有。

那银发老者轻轻鼓掌,呵呵笑道:“都说秋鸿姑娘牙尖嘴利,嘴上不饶人,我今儿才见了真章,原来竟是个真性情的,妙,妙哉!”

摇头晃脑,如同饱读诗书的老夫子。

那雍容女子也一甩手绢,无限感慨似的轻叹:“谁说不是呢。几日不见,我们家秋鸿可真是出挑的没话儿说了。你这……啧啧,我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。回头王姨就给你联系个顶好的公司,咱们去把那什么冰冰啊子怡之类的,统统压下去!”

一边说着亲昵的话儿,她款摆腰身靠近秋鸿,满眼激赏的反复打量。

那眼神,怎么都像是古董专家忽然看到了新出土的汝窑瓷器。

不知道的还可能受宠若惊,秋鸿却动作夸张的打个冷战,纤手一抬把对方拦在三尺开外,啧啧摇头:“你们呢,就不能换个腔调?多少年了,来来去去都是一套词儿,已经跟不上形势了大妈。”

“大妈?!”

雍容女子尖叫起来,姣好的面容一再变幻,其中狞厉阴狠各不相同,却都在眨眼之间归于平和,仍旧一副可以亲近的温婉庄重。

只是,装出来的到底是假的,任凭你演技再好,在真正了解底细的人眼中,只会显得更加令人生厌。

见雍容女子进退两难,面对空着两手的秋鸿却不敢稍越雷池,银发老者无奈的叹了口气,拱手说道:“好吧,既然秋鸿姑娘没心情客套,咱们长话短说。你约咱们到这里,怕不只是说两句闲话的。”

秋鸿殷红嘴角扯了扯,轻笑道:“放心啦,本姑娘还没堕落到下套子让你们钻的地步。今儿是真的有人要跟你们见面,了结一下当年的恩怨。既然王干娘亲自来了,又有苏老做见证,想必能一次解决掉首尾,省的麻烦。”

王干娘,便是那雍容女子,被叫成大妈的。的确是一把年纪,鱼尾纹用多厚的粉也遮不住,化妆品堆出来的起色到底差了些,被人当面揭短,更有秋鸿的鲜明对比,她心里也是憋着一肚子气的。

闻言,拉下脸来冷哼一声:“你倒是把她夸上天了。哼!我倒要亲自看看,这些年不见,她到底涨了多大本事,也敢公然跟门里叫板!”

“呵呵,说不定是找了什么靠山呢!就她那小模样儿的,现如今可是有不少人是喜欢的,觉得有些能耐了,要倒过头来放刁,必须得好好整治一顿那小浪bi!”

后边一名女子迫不及待的叫嚣。

看年龄,可能也就十七八,小模样长得是真符合潮流,正儿八经的锥子脸,桃花眼,水蛇腰外带D罩杯的胸,要是去当车模或者网红,不用花多少钱运作,妥妥的上位。

也不知她是跟李猫有多大仇,一句话都不能忍,就直接怼出来。

不过么,但凡能混社会的,多少都有些心机婊的技能,看似气势汹汹,网红脸其实并没有动真怒,始终在观察秋鸿的反应。

很遗憾,秋鸿连一跟手指头的颤动都没有,更是置若罔闻,扫她一眼都欠奉,继续眯眼看着王干娘和那位苏老,淡然道:“看在往日的情分上,我多提醒一句,你们最好还是有点心理准备,别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,阴沟里翻船哦?”

很意外的情况。

一群人飞速的交换下眼神,王干娘强笑道:“那可得谢谢你啦。不过听着话音儿,莫非你也跟那小东西一样,起了自立门户的心?”

话说到末尾,声音已经有点凶戾。

苏老摇头叹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哪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还没学会跑就想飞了,你倒是先看看,这天象地气有没有能承托的风势。”

秋鸿就烦了,一摆手打断他:“快算了吧,都什么年代了,你们还拿这一套咋呼人,成天价埋头在你们那小圈子里蝇营狗苟的,根本不知道外边的世界已经变成什么样儿。废话我不多说,心意已经尽到,剩下的事儿,你们自己谈。”

几位自恃老资格的男女给她噎的翻白眼,王干娘使劲捋了捋胸口才顺过气,脸子往下一拉,冷哼道:“王姨真真谢谢你的好心,那个小东西呢,怎么还没来?”

她是打定主意,回头就要给秋鸿个好看,不收拾的她叫妈,枉费自己几十年闯出的名号。

后边那锥子脸不屑的叫道:“人没几岁,架子倒不小,把咱们约了来,自己却迟到,一点规矩都没有。”

明着是责问李猫的捎带着也贬损秋鸿,这连消带打的手段相当熟络。

秋鸿婊里婊气的抱起胳膊,两脚架开站出个S形,面带冷笑,陡然高声:“你还打算看到什么时候啊,我这戏都演的烦了。”

怎么,她已经来了?!

一帮人给吓了大跳,纷纷作出警戒姿态。

这时候就看出他们的不同寻常,无论男女老少,手指动作间不见丝毫迟钝,眨眼就能找准自己的安全位置,与其他人形成犄角护卫依靠,虎视眈眈看向四周。

整个三楼都给他们搜遍了,一个人也没有。

“你这是在虚张声势……”

锥子脸刚刚开口,陡听得一声尖啸如子弹破空掠过,紧跟着她感觉腮帮子有点麻,赶忙抹了一把,赫然是一手的血!

“啊~!我的脸花了!”

她杀鸡似的尖叫起来,张皇失措摸化妆镜。

其他人赶忙一眼看去,惊见她脸上一道刀口正在冒血!

可问题是,谁也没看到是什么东西割的,难道是飞刀?

看四周,起码二十米距离上空无一人,得是什么手法和力道,能打出如此惊人的杀招?

没人以为那是打偏了,才只是留下一道伤口,分明就是惩罚锥子脸一而再的口出不逊。

原先还对秋鸿的话将信将疑之人,现在全都把警惕性提到最高。

他们忽然想到,李猫在“金楼”的时候,就被誉为是几十年来少有的奇才,好生培养长大,未来不可限量。

几年没见,谁知道她到底进步成什么样儿?敢公然挑衅,只怕不是找到了靠山那么简单,必定有惊人的艺业!

说到底,江湖人还是要看手艺高低,光靠势力打压不能服人,你起码得露一手让大家敬佩的,才能镇得住厂子。

李猫人没出现,却已经先声夺人!

通往走廊的门户悄然推开,李猫穿着一身齐膝短裙信步出来,青春无敌的鲜活气息充满青涩却足够诱人的身体,那显露在外的每一丝肌肤都放出令人无法挪开眼睛的光辉。

瓷白、羊脂玉等形容词,在真正的生命之光面前都黯然失色。

无论王干娘还是苏老,或者那些心存妒忌的青年男女,此时都不由生出浓烈的感慨。

这小东西(婊子)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,竟然拾掇出如此光鲜的仪容皮相?

“真是……人比人气死人!”

秋鸿悻悻的跺脚,她还以为自己改造成功,已经无可匹敌,没想到李猫一亮相就把她给比了下去。

非是容貌气质,两人一个成熟一个青春年少,春兰秋菊各擅胜场。

重点是透出的气血之充足,气场之强弱,凡人难以看到的生命磁场之浓淡,李猫是全面占了上风。

一步一步,从容淡然的移动到近前,所有人无不屏住呼吸,再三打量。

受伤的锥子脸也只能捂着腮帮子紧紧闭嘴,眼神中多半恐惧,少量妒忌。

她的眼力不差,看出李猫绝非可以轻易招惹的。直接放着气势汹汹而来,这是要正面硬怼啊!

王干娘想好的一大堆台词儿都用不上了,张开嘴嘎巴两下,干笑道:“好久不见了,亲亲小闺女,你过的挺好啊?”

李猫在他们三米开外站定,眼神里是满满的讥讽,从左看到右,从上看到下,鼻孔里嗤一声,冷笑道:“我实在没兴趣跟你们兜圈子。一句话,我们之间的关系一刀两断,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,谁也别挡谁的道。”

这话等于是直接拿巴掌抽脸了,所有人面色顿时一变。

王干娘倏地收了笑容,面沉似水,阴阴的道:“你这是什么话?干娘我把你从小养活到大,恩情道义就凭你一句话给抹了?笑话!你但凡有一点良心,也得先问问自己能不能这样干!”

“良心?你们有么?”李猫手指挨个点过去,“八大门里,有一个算一个,谁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有良心,我佩服他脸皮够厚,但那种东西,你们没有,我也没有!”

众人面不改色,虽然都知道她说的是实情。

李猫本就不抱希望,接着道:“再说恩情,我是怎么落到你们手里的,大家心知肚明,我也不想追问亲生父母的下落,现在就想着免了点麻烦。怎么,还都挺不乐意,非得跟我黏糊住关系?”

她一句一句说出来,气势节节攀升,小小身段儿居然散发出不可抗拒的威势,令王干娘和苏老顿时变了脸色。

他们都确定一点,失算了!

就听李猫声音蓦地转厉,一字一顿道:“既然这样,你们干脆归顺我好了。”
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