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629章
游戏下载

相见欢,他年仇

时间:2017-04-14   word格式下载

小目标什么的都是梗,现实中有几个人敢开那么多脑洞。

就像马爸爸很诚恳地说“我对钱没兴趣”是一样,认真你就上当了。

李猫笑意盈盈还带着点调皮的说出她的小目标,陈锋虽没有菊花一紧,却也觉出来这话里所指,绝非那么简单。

能让她列为系列行动的开端,能是简单事情?

陈锋不由为那群已经被盯上的倒霉蛋默哀,命数如此,你们就认了吧。

没等到追问,李猫眨眨眼:“你就不好奇,不想知道是要对付谁吗?”

陈锋挺起胸脯,貌似豪气:“管他是什么人,你说话,我动拳头!”

某人啪啪捏指骨,恶行恶相一副狗腿打手样。

李猫翻白眼:“学什么热血中二少年,一点不像。”

陈锋没觉得羞愧,嘿嘿笑道:“你喜欢就行了。”

李猫点头:“嗯,我喜欢。”

话不多,房间里略有小温馨。

静默片刻,李猫幽幽解释:“之前我发出信息,是要让秋鸿帮忙联络‘金楼’和长春堂的人。他们不是一直急着想要把我找回去吗,那就给他们一个机会,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劝服我。”

陈锋了然,再次为那帮人点上蜡烛。

以前的李猫还是个被逼急了拼命的小疯子,之所以狠辣腹黑,那是穷途末路没办法,看不到报仇的希望,只能拼一次是一次。

现在她貌似真的彻悟了,在生死之间有了自己的信念,曾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那些过往,其实已经挥手可去,无所扰,无所惧。

而她的阴柔细腻算计周全,却似乎更上层楼,布局设套如行云流水,不带烟火之气,笃定从容果断大气,充斥着强势碾压的凶横霸道。

这是建立在如今战队强大的实力至上,经历这次任务的洗礼,每个人从里到外都有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世界也将风起云涌,留给他们的自由时间已将不多。

抓住每一分每一秒,尽可能让自己不留遗憾。她的做法无可指摘,陈锋举双手赞同,更乐得共襄盛举。

“金楼”与长春堂,既是李猫的出身地,也是第一羁绊。

曾经的多年恩怨交缠,那边视她为私有财产,摇钱树清倌人,精心培养来准备换取高额利益,付出的心血自然不算少,可也同样一直在强迫李猫接受教训,其中血泪斑斑,一言难尽。

反过来,作为古老的江湖八大门传承,蝇营狗苟的道道远比现代人面临的骗局要高明,在群体富裕后智商普遍降低的现代社会,他们混的如鱼得水,轻易就能赚的盆满钵满。

但奈何早起被铁拳镇压的差点断了传承,而今不过是沉渣泛起,无论嘴上说得多神秘、多好听,到底只是些破落户,骨子里发虚,也就更加看重手里的筹码,寄希望于一朝暴富,省却万千辛苦。

出来混,可不就是为了求财?

以前一段时间,李猫的脑子都小猫的仇恨塞满,无暇思考与“金楼”的诸多纠葛,一听到对方有所行动,下意识就生出强烈敌意,动起手来各种不留情。

经历生死拷问之后,她却忽然想通,其实八大门、长春会什么的,到底也只是一群唯利是图的江湖下九流而已,明清以来更沦落到江湖骗子大汇聚的德行,根本不必高看他们一眼。

对于这种人,你实力弱了,会遭受百般欺凌压榨,敲骨吸髓也是寻常。

可你若实力足够,反客为主,把他们驱使如奴婢牛马,也未必不能。

千万不要跟他们讲什么节操道义,那都是可以明码标价出来卖的。

明白了这一点,也就有了从容定计,断然执行的现下行动。

各种详情,陈锋不是特别清楚,但从对李猫的了解,他知道这次肯定有一场好戏看。

默默等待,时间有的是,难得两人独处一室,哪怕一句话不说也是好的。

可惜李猫没那么多的闲情雅致,看了看时间,她开始行动。

智能终端投射出立体影像,将洗浴中心监控画面截取过来,接管多个镜头的控制,将门口到里面的实况尽收眼底。

一伙十来号人相互簇拥着走进来,这是庞伟坤接到报告时的那些;随后是摇曳生姿的美女一枚,陈锋认出正是秋鸿,只是那模样怎么都有点不对劲。

李猫嘴角泛起一抹得意:“她用了我们提供的病毒解药,现在算是个小号的老吴。”

陈锋啧啧两声,没有言语,又是个中了套路的倒霉孩子无疑啊。

得嘞,一开局,李猫先抓住了大小王,这把怎么打都不容易输了。

再看前一伙人,迈着四方步款款而行,貌似都挺有腔调。

男的要么半头银发面色红润,儒雅斯文气势俨然,好似有道全真,满腹诗书的都市隐者。要么是四肢健壮孔武有力的雄健壮硕之辈,看行走步伐颇有章法,想必是练过多年苦功。

女的雍容华贵风华无端,怎么看都像是大家主儿出来的阔太太,珍宝首饰装点的恰到好处,奢华内敛低调高雅,绝无珠光宝气的暴发户做派。

年轻一点儿的,要么干练清爽,要么清秀宛然,都是颜色上佳的端丽之选,放在一般公司企业里是可以竞选个什么花的,就是许多三线小明星,都未必有她们的容颜气质那么出众。

如此一看,这帮人还真是非同一般。

但前呼后拥的,却来到这么一座完全称不上雅致格调的洗浴中心,可说相当的扎眼。

然而人家并不觉得欠妥,每个人神情淡定,步履从容,由打前厅进来,早有大堂经理笑容满面的迎上去,抱拳寒暄。

“欢迎诸位前辈降临鄙处,未能远迎,万乞谅解。”

身段儿放的很低,内涵全在两手的暗号上。

为首银发老者还礼,微笑道:“掌柜的客气了,是咱们不期而至,当了恶客,您能帮忙就是情面。”

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经理似是得了多大奖赏,门牙都漏出来。

他抬手往里让,银发老者却先抬头,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闪烁着红光的监控头。

经理心领神会,肯定的点头:“您放心,该关的都关了,保证没有一点儿消息走漏。”

“哦,有心了。麻烦前头带路。”

老者和一行人这才满意,表面上放下提放,跟随对方走上二楼。

一边走,经理特意交代似的说道:“全楼上下,杂人一个没留,诸位尽管办事,该打点的我都打点过,肯定没人打扰。”

“最好不过。”

始终是那老者出面对答,其他人闷声不吭,行走之间,眼睛都唰唰的踅摸周围,不放过任何角落。

有意无意的,他们都把那雍容如大家太太的女子护持在中间,老者突出在前,却没有显得那么重要。

整个过程,都在李猫的监控之下。

陈锋一直关注她的表情变化,发现除了时而眼眸闪亮一下,并无咬牙切齿的痛恨,看样子真是想开了。

这样最好。

他专心观察起这些人,发现他们水平还都不低,对监控尤其敏感,有意无意都避开。

这样才对嘛,若是来一帮弱鸡,反倒是没有折腾的兴趣。

相比李猫也不乐意收一帮废物,那只能拖后腿,帮不上什么忙。

那群人一直上了三楼,原先成排的沙发全部归拢到四周,留出中间数百平米的宽敞空间,灯光也全部打亮,四周窗户都以厚厚的绒布帘子遮挡,保证风雨不透。

银发老者环视一周,满意的点点头,经理拱手退避,悄然消失。

没了外人,几名壮汉神情一松,那雍容女子刚开口说出“咱们”俩字,老者一挥手打断她:“别忙。”

众人顿时醒悟,还是警惕性不够,江湖经验欠缺,身处嫌疑之地,哪能随便就放松啊,不能因为这里是同门开的,就当真信任了他。

混江湖的,除了自己,谁都不能全信,不然会死的莫名其妙。

老者一一指点各处,几个壮汉心领神会,蹭蹭窜过去跳高腾跃,将暗藏探头电源都给拔了。

隔着不远处准备室里,两人面前画面一花。

李猫撇撇嘴,轻哼道:“还挺谨慎。”

其实,早有预料。

毫不迟疑的,拉着陈锋往成堆单子衣服里面一钻,没多久,房门呼的推开,一名大汉目光凌厉的扫视一周,嘭的关上。

其他各个房间,边角暗影里,都被四散开来的那帮人全部检查一遍。

没发现。

这时候,秋鸿摇曳生姿的上了楼来。

一亮相,所有人目光全部被吸引,尤其是见过她的,那雍容女子掩着小口,惊诧的忘了呼吸。

半晌儿,她拉长了声调咋呼:“哎吆~!我滴个乖乖,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大明星来了,原来是咱家的小秋鸿。瞧瞧这几天不见,竟是换了个人儿,啧啧,真是三日不见,要刮目相看呢!”

银发老者老眼都舍不得挪开,嘴唇翕动,一个字没吐出来,似乎没想好怎么措辞来夸赞。

美人谁都喜欢看,尤其还是自己人。

几个女子脸上明显有嫉妒一闪而过,随即堆起来明媚的笑容,像是看到亲亲好姐妹似的。

但不管怎么说,怎么惊讶,没谁哪怕靠前一步,反而暗暗的提起了警惕。

具体表现是,那银发老者倒背着的手掌里落下一把折扇;雍容女子手帕底下藏了短飞刀;其他男男女女的要么亮出暗器在指尖,要么提起气劲蓄势待发。

说是熟人,恰似仇敌。
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