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623章
游戏下载

腾笼换鸟,准备

时间:2017-04-10   word格式下载

深夜,天都市的灯火比平时黯淡了至少七成。

街道上,以往热热闹闹的夜市全部取消,商业步行街和人流量较大的娱乐场所全部歇业关门,极少有正常营业的。

出租司机的生意少了大半,小道消息在各种渠道中流窜,不少人都知道了有恐怖分子潜入本市搞破坏,已经弄死许多人之类。

人们害怕死亡和伤害,却又对这种话题乐此不疲。在许多个家庭中,围着餐桌小声的讨论,一再检查好门户的封闭情况,家里的棒球棍和扳手锤子等等摆在手边,警惕的关注着外面的风吹草动。

夜空中,无人机成群盘旋,扫描的红外图像随时显现在指挥中心大屏幕上,让连轴转的技术人员累得暴发火眼,还得硬着头皮死撑。

警车闪着彩灯缓缓地巡逻,几乎每个街口都有持枪武警站岗值班,枪弹合一,授权必要时可以不经请示,先行开火。

在这样的夜晚,还出来喝酒闹事耍彪的家伙,无一例外会遭到铁拳痛击,弄进去整个半死绝对没有申诉的地方。

严峻形势仿佛高压线快要触到头皮,任何相关人员都绷紧了弦而,有些离着崩断都不远。

庞伟坤副局长自然就在其中。

连续多日高强度工作,他的身体显著消瘦下去,脸色灰扑扑的好像刷了一层石灰,眼球严重充血,滴眼药水都不管事儿了,只能不时的闭上眯着,耳边还随时听手下们匆忙的汇报。

作为一线指挥官,他要比上边的大佬们辛苦多了。

不过到了凌晨两点,压在他肩头的担子忽然被卸掉,当听到命令时,他差点以为自己疲劳过度出现了幻听。

“什么,把人手全部撤回来,不用我们管了?搞什么名堂!”

庞伟坤猛地睁开眼,火刺刺的瞪向传达指令的人,白炽灯的强光立即展示无情的伤害,他痛苦的合拢眼皮,两滴浊泪滚滚而落。

别误会,庞副局那不是幸福的眼泪。

他随手摸起面巾纸揩拭干净,又从桌上拿了偏光镜戴上,模样略滑稽。

手下嘴角抽了两下,强忍着没乐出来,再次重复:“庞副局,我已经再确认过,领导小组的确下了这个命令。另外听一线的兄弟反应,好像有其他部门的人下来了。”

“哦,我大体知道了。”

庞伟坤冷淡的点头,挥手让他离开,然后杵着下巴弯腰驼背的趴在会议桌上,微眯的眼睛注视前方占据两层高度的弧形电视墙。

那姿势,很碇司令。

“又是哪路神仙?”他小声嘀咕,像是这样能让自己的思路更清晰。

连续几天,天都市内外真是空前的热闹。

不提弄出大乱子的潮流会所生化危机——目前都是这么称呼的,忽然失踪的那百来号感染者,大军搜捕并展开全城警戒,最让人注意的是通过各种途径源源不断抵达的强力人士。

国内的国外的,红头发绿眼睛的洋鬼子,浑身散发着古怪气息的高手,刚刚从战场上跑过来的雇佣兵,偷渡入境的国际大盗团伙,古董走私集团,高端技术掮客,久不见踪影的真正江湖八大派老葛,林林总总是五花八门。

这种家伙,每一个的破坏力都赶得上百来个地痞流氓小偷小摸,关键他们都是冲着大生意下手,一旦爆出来就是惊天大案,让人无比头疼。

关键是,他们明知道当下的局势极为紧张,稍不留神就可能引发严重误会冲突,有关单位绝对会毫不客气的痛下杀手,什么外交啊商务啊宣传啊宗教啊全部统统靠边站,稳定压倒一切,这是大局,有通天的关系也不好使。

他们依旧坚持进来,并毫不避讳被警务人员盯上,公然在各种场合出没,四处联络打听,搅得天都市风云四起,波云诡谲。

官方的力量来者也是不弱,搜捕感染者就动用上千武警,现在连驻军也调来整整一个团,更大规模的调动据说已经通过了大长老联席会议裁决,正从边远地区往这里跨区运送。

尼玛居然是直接上野战军,还都是王牌部队!

先期的特种侦察兵连一个个的乘坐军机抵达,在市郊驻军所在换装之后分头开进,眼下至少有数十个特战小组散落在市区周围,天上的无人机一半是他们自己控制的巡逻监控工具。

然后是隶属于有关部门的特殊事务处理小组,真是“有关部门”!连庞伟坤这种级别都无权过问的高密级存在,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三头六臂的特别之处,却一个个跟移动军火库似的,带着大量轻重装备乘坐专机过来。

这些人数有数十位,也分成多个战术小组,看那彪悍程度,应该是之前还在一线打仗,硝烟味儿都没散尽,杀气腾腾的目光看谁都像是敌人。

庞副局头疼啊,上面市里的领导小组一样头疼。

弄这么一帮大爷进来,真要把这千万人口的北方中心重镇变成战场是怎么的,那你倒是给个平民撤出的指令下来先啊,居然就直接动手了,至于那么着急上火的?

想不通,但必须执行,这是命令。

好处也有,陆续来的力量极大增强了防护水平,再有徒手拆卡车的家伙出现,也能以最快速度给镇压了,避免乱子扩大。

国家最高防化小组,还有七七八八的相关组织也来了,并在市郊和周边城市建立多个临时隔离医疗中心。就规模和防范等级而言,绝对超过03年的全国性瘟疫。

可以理解,那能把人变成丧尸怪物的病毒一旦扩散,上千万人口都变成潜在的感染者,到时候绝对是一场残酷大战,逼急了上终极大杀器都有可能。

事情都弄到如此严峻了,尼玛上头居然还不派个列席中枢的大员来坐镇,继续让地方上的小头头忙活,这合适么?

终于,可以解脱了啊,可这命令……

庞伟坤的碇司令造型没维持多久,又被一份新消息弄得更加烦乱:“正在郊区围捕搜索的部队也撤了。”

“什么?这是在搞什么鬼名堂!”

庞副局拍案而起,横眉怒目,眼镜差点震掉。

开玩笑啊,那百来号变异感染者有多危险,上头难道不明白?一旦让它们跑出去哪怕一个,都可能有成百上千的无辜平民遭受死亡之灾,简直乱弹琴!

“呃……好像是说,保证那些家伙不会再出来,具体的已经被有关单位接手,咱们的人没法问到详细情况。”

嗯?!

庞伟坤高举的手一僵,脸色瞬间一变,思忖少顷,缓缓地点头:“我明白了,这件事的确用不着咱们操心了,告诉专案组的同志们,坚决执行命令,该休息的赶紧休息,以后还有的忙。”

“是!”

上上下下,全都松了一口气。

连轴转好几天,谁都没睡过囫囵觉,男的胡子拉碴女的灰头土脸,俊男靓女绝对不见,英姿飒爽是一个木有,什么时候见过全市警务部门一个休班放假的都没,全体动员都忙成这副熊样!

上头长老下来视察的时候,都没这么紧张过!

全体收兵,从一线外围逐步往回撤,轮到指挥中心的还要很久,但所有人都知道解脱有望,纷纷发出压抑的欢呼。

虽然大家密级都比较低,上头大人物们鼓捣什么幺蛾子,轮不到他们知道,可看情况也能才出来,肯定是严峻形势已经过了,接下来纵然不会马放南山,也能逐步恢复正常。

说到底,没有谁乐意整天提心吊胆,提着脑袋干工作。再多的荣誉和功勋,那也得是人好好活着的前提下才能享受。

这些天来,几乎全系统都知道了真相,有些外部人士路子野,照样能弄到小道消息。所以说秘密什么的,只是对底层平头百姓而言,就这也有很多人成为目击者,被严令闭嘴,网络上也封锁消息,一个字、一张图都不准流出。

大是大非之前,歪果仁那种作死成性出风头的,连极少数都算不上,近乎木有。

总算可以解脱,起码能睡个安稳觉,真好。

没用多久,顶多半个小时,全市范围内的许多有力人士也得到消息,诸多别墅、会所、私家隐秘娱乐中心的头头脑脑,也接到信息或电话通知,各自额手庆幸,而后又匆忙把消息转达出去。

街道上巡逻的人员在减少,明处的岗哨近乎全部撤空,只在水电、通信广播、军政金融等要害区域继续严防。

胆子比较大的人开始出没,探听消息或者观看风势。

许多人开始活跃起来,在重金奖赏的刺激下,那种过了今天不想明天的渣滓走出狗窝,等起眼睛四处踅摸,合纵串联东西打听,将全市的氛围迅速搅动成另外一种混乱。

庞伟坤好似坐镇蜘蛛网中间,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知觉,发现这一情况,不由皱起来眉头。

这些人是如此的迫不及待,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呢,难道从案发开始牵扯进来的那些人里面真有价值高到那种程度,以至于他们不惜冒着得罪共和国政府的风险,如此粗暴直接的出手?

庞副局使劲揉揉干涩的眼睛,又滴了两下药水儿,再次扒拉开厚厚的资料,首先把陈锋和李猫的照片与信息横在最前。

一切,似乎都是从这对少年男女开始的。

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又要干什么呢?”
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