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642章
游戏下载

找上门的人贩子

时间:2017-04-05   word格式下载

杨林能感觉到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室内的空气静了几秒钟。

所有人都看着陈尧。

杨林毕竟是一队新人,他们不知道陈尧的手伤告诉他是否合适,因为如果找不到一号位的话,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很可能给他们的比赛带来一些麻烦。

尤其是一些打场外的战队,专门针对陈尧这一点,提高他的操作强度早早在比赛中废掉他,局面就很糟糕了。

静了几秒钟之后,杨林意识到自己可能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,哈哈一笑说道:“那个……如果不方便……”

“没有。”陈尧扫了一眼发愣的张宁,回头说,“两年前,我的手受过比较重的伤,比赛强度高的时候,偶尔会出问题。”

杨林的嘴巴就张大了。

这还真是涉及战队机密的问题了……

他刚入队不久,这问题不是他该问的。

可这也不怪他啊,主要是张宁打电话的时候其实也没避着他,他下意识就以为不是多严重的事儿。

“什么样的伤呢?”杨林既然问了索性就问到底了。

张宁接着解释道:“你们这个队长啊,一言不合就跟野猪打了一架,撞击加撕裂伤,很重,差一点人就挂了。”

杨林已经对陈尧满满都是无语了,这个看上去身材并不算高大,沉默安静,也不怎么笑的队长,心里这是住着一群什么魔鬼啊?

结果,陈尧还补了一句:“没有一言不合。”

“……”叶虹影那边已经从椅子上跌下来了。

杨林轻轻咳嗽了两声:“陈队带着枪呢?”

陈尧摇头。

除了一把弓箭,就两条狗。

“那你……”杨林差点就一句“那你怎么可能活下来的”脱口而出,幸好,话到嘴边止住了,“是这样的,我小时候一个人在妈妈的学校玩儿的时候,摔下来过一次,也是撞击加撕裂伤,是伤在心脏附近,当时送医院也说不用救了,救活也会留下终身后患,但妈妈不甘心,还是坚持治疗到我脱离生命危险之后,才把我带回来……”

“然后呢?”张宁唰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了。

杨林现在看上去鲜蹦活跳的!什么问题都没有!

如果陈尧的手伤能够有办法治愈,那他就不急着冒火地到处找合适的一号位替补了。

杨林看到张宁跟这儿激动,倒也没紧张,还安抚地让他先坐下:“那会儿我才八九岁的样子,我们寨子里一个哑老头,给我妈说,娃娃没过十八岁之前,天大的病都有的救,让我妈把我交给他带走……”

“那能行啊?”张宁一听这方案就不成了,他可不能让谁把陈尧带走。

“我妈当时也不同意啊,于是,那哑老头就在我们家住下了,吃吃喝喝整三年哦……”

“那……那他对你做了些什么?”张宁接着问。

“只不过就是用一种黑乎乎的草药泡澡,然后,就是涂一些药膏吧。反正,现在我已经完全没事了,伤口都看不见了。我妈带我去很多医院检查过,完好如初!”

训练室里响起了一阵“嘶”声。

杨林是无意知道陈尧手伤的事情,如果他不知道,自然也不会特意说起这个事情。

“中医?针灸?还是什么?”张宁接着问。

“没有针灸,应该……也不是中医吧。”杨林想了想也不知道怎么描述。

张宁又有点失望。

本来杨林就是在医院脱离生命危险才回来的,三年的时间,更大的可能性是他自己体质好,养着养着就好了,至于那个哑老头,八成只是个准备拐小孩儿,没成功之后摇身一变变成了骗吃骗喝的骗子而已。

但是,只要还有一线希望,他都不想放弃:“那个老神医人呢?”

“我痊愈的时候,他就去世了……毕竟,人也那么老了。”杨林很惋惜地说道。

张宁终于叹了一口气。

那就没办法了。

人已经去世了,还能怎么办呢?

就算他还想抓一抓最后一线希望,也都抓不住了。

“嗯……”杨林又想了一会儿,才刚准备开口,训练室的门就被敲响了。

他们的战队经理出现在了门口。

张宁收起手上的东西,站起来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们约了一个叫叶凉衣的女士吗?”糯米糖妹子站在门口没有进来。

“叶……我靠!没有!”张宁嘴里说着没有,却弹射一样地把手里的东西放下,“她在哪儿?”

“……”糯米糖妹子看着他言行不一的举动,一脸的为难。

他们战队的这位教练,还真的是让人无力吐槽。

什么人能一边说“不约不约”,然后一边激动地要去见人家的?

“叶凉衣!电子竞技圈的资深老鸨……哦不,经纪人……”张宁看着他们这帮新生代的电竞选手茫然的眼神,突然觉得有点怅然,“唉,说了你们也不知道……她在哪里?我现在就去见她!”

“可是……”糯米糖妹子有点欲言又止。

“还可是什么啊?她不是在战队基地吗?她手上肯定有货……”

虽然张宁知道叶凉衣在业界什么地位,但是,他和她其实并没有任何交情!

不管了!

只要她能带来他需要的人,交情什么的都好说。

“叶凉衣什么来历?”训练室里其他人面面相觑。

“以前就是一个B队职业选手,但被一线战队踢了……”张宁回答。

“那现在这么牛逼了?”叶虹影崇拜地问。

“我们教练以前估计更不堪……可他再过两年,都能当一线队的教练了呢!”吕洱发现如果以张宁为标准的话,跟他同龄的那批人取得任何成就,貌似都不奇怪了。

张宁懒得跟他们解释,他年轻的时候是有多么的搅风搅雨,急着问道:“妹子,她到底在哪儿?”

“可是,叶阿姨不是来找教练的。”糯米糖妹子摊开手。

“……”张宁那种“我是老一辈”的优越感,瞬间被打击得渣都不剩。

“那她找谁?”陈尧问。

“你啊,陈队。”糯米糖妹子答。
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