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631章
游戏下载

最艰难的对狙

时间:2017-03-30   word格式下载

砰!

郭少宁的话说完的过程中,F5的下一枪、下下一枪已经都打出来了。

他的“下一枪”差一点就直接带走星火了。

星火正在反击的时候,F5的子弹就从他的镜头里迅速拉近。

F5的节奏变的很快。

刚刚还在陈尧预判中的操作,一秒就超出了预判。

而恰巧导播的镜头是定在陈尧的操作视角上!

所以,F5的这个“下一枪”显得特别的突兀——谁拿着枪举着准备干人,却发现一颗子弹已经迎面而来了,都肯定会一样觉得突兀的吧,但再怎么突兀,星火也还是迅速作出了反应。

他枪口第一时间就上扬开了一枪,借助开枪的力量,他整个人都滚倒在了地上。

F5的这一枪,在他的耳机里留下“呜嗡……”地一声巨大的响声。

子弹贴着星火的头皮,掠过上扬的枪杆飞了过去。

“好险!啊,是吧,好险!”孙云龙看着那子弹在镜头里迅速放大的时候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确实好险,F5估计都被吓了一跳。”郭少宁说着,“搞不好就是碎镜爆头了。”

一般生死狙击里是伤人不伤枪,但有一些特殊的判定,还是会出现枪械损伤的。

碎镜爆头就是在爆头的同时,极近距离的高速风压破坏了对手枪械本身。

狙击手的对狙中,这是非常打脸的行为!

F5会故意这么挑事儿吗?

当然不可能,不只是他,整个F-111都不会干这种脑残的事情,所以,他差一点弄出来碎镜爆头,只有一个结论,那就是他对星火的预判,同样也出现了问题。

可他如果真打出了碎镜爆头,绝对不会有人关心这是什么原因,更不会想到是他的预判不准产生的……

子弹在爆头的同时,风压太近把对手的枪械也同时打坏了的事情,一共也就发生过那么三次。

每一次都是改装枪械的对撞,但每一次也一定会伴随着一个一线职业选手的退役。

F5这一枪出去之后,压力也是非常大的。

他当然希望能击杀星火。

但绝对不想这样击杀!

还好,星火也没有被击杀。

他的操作时间满打满算就只有半秒钟,能够在这么突兀的袭击下毫发无伤全身而退,也是让台下观战的所有C级联赛参赛选手,集体爆发出了一阵掌声。

可F5的“下下一枪”也已经到了。

星火虽然全身而退,但这种临时无计划的走位,花费的时间一般都在三秒以上,F5的“下下一枪”打在了他的一个跳跃点上。

这是位置封锁的一枪。

F5在风速太高、距离太远的地方,命中率没有星火高,但是,他不需要跟星火去拼那么高难度的操作。

他把星火,圈在他的高效射程里就行了!

“完全压制住了。”

“好难。”

“星火的队友能不能去干了F5?”

最艰难的对狙情况是什么情况?就是根本就没得对!

星火一枪都开不了。

几乎F5的每一枪都让他有受迫性走位,他根本没有开枪的机会。

没得对。

“星火现在唯一的转机,就是F5换弹匣!”谭丹看着F5每一枪打出的效果,各不相同,他渐渐地已经不是在判断陈尧的星火走位,而是……不需要判断了。

因为星火的走位都是受迫性走位。

跳跃、翻滚……

全部都是受迫性的。

“F5这样一枪追一枪的,星火怎么可能不产生失误?”

“现在暂时还没有……”

“又一枪!”

“我觉得现在完全就是看F5弹匣先空,还是星火先产生失误了……”

“好的,又一枪,还剩最后两枪了,F5还不急吗?”

“他都已经爆发到这个程度,竟然还没拿下星火,一个狙击手弹匣打空没拿下一个人头的事情,即是在菜鸟房也能当笑话说了啊!”

“又……好的,最后一枪了!”

“F5会更谨慎吗?”

“不不,相反,他直接就开了……看星火!看星火……啊啊,没有命中!竟然这样都没有命中……”

砰!

星火的第一枪就响了起来。

换弹匣?

星火一枪过去,同样是引出了F5的受迫性操作!

“靠!这两个人……这两个人……”

“对……狙!对狙原来也是可以这样玩儿的?”

“风水轮流转,星火扛住了F5的整整一个弹匣之后,竟然直接逆转了局面,将这种连续受迫性操作还给了他的对手?”

“他这个对手也是……”

“好强!两个人都好强,竟然这样连续受迫性走位还能做到不失误吗?”

“是的,F5也没有失误。”

场上的观众激烈地鼓掌,掌声没有停下过。

整个赛场上都是各种方言混杂的欢呼声……

台下的选手席上,江志他们也是被这两个人一个大来回的对狙打得连连叫好。

差不多了吧?

该失误了吧?

不知道多少人都这么想着。

百无一用他们那边都已经产生人头了,导播都没有切一下镜头。

现在,这一个小局的输赢似乎已经不重要了……

谁活着,谁死了,谁击杀了谁,似乎也不重要了。

重要的只是星火和F5这场另类的对狙,什么时候能有一个结果。

“像他们这样打,绝对是到星火弹匣空了,才会再进入下一轮的节奏吧……”

“嗯,星火换弹匣的时候,又变成F5一路压制?”

“我觉得我们也许有幸见证一场史无前例的对狙——双方狙击手从比赛开始,一直一对一地打到比赛结束,并且所有子弹打空还一滴血不掉?”

“哈……那不可能吧……”

如果真的发生这种奇葩的事情,他们的解说生涯也算是有了一段完全不同于其他解说的特殊经历。

毕竟,这种事情发生这一次,估计以前不会有,以后也不会有了。

“好的,好的,F5的走位也相当扎实啊,星火最后一枪……弹匣打空了,好……现在轮到……”

“咦?”谭丹突然想起来了什么。

砰!

银色的子弹就好像很“顺理成章”地飞出来一样。

“我忘了……”谭丹跟郭少宁在解说席上,同时转头互相看了看。
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