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5章
游戏下载

领队的归领队,队长的归队长

时间:2016-05-26   word格式下载

光谷七中,虽然和博学私立中学只隔了一堵墙,景象却是完全不同。

那边的生死狙击校队招新处,人声鼎沸,彩旗飞飞,又是唱歌跳舞又是Cosplay的,校队宣传册是铜版纸彩印,还有辣妹抛着媚眼送小礼物。

而他们这边,就在饭堂门口摆了两张课桌,上面蒙了块小碎花桌布,一共就三个人在招新——沈照楼和她一胖一瘦两个小伙伴。

“我叫沈照楼,高二,你可以叫我楼姐,”沈照楼一边随手在桌子上扯了一张报名表,塞到了陈尧手上,一边自我介绍道,“我游戏ID是Ringleader。”

那个腰围基本等于裤长的男生,也憨笑着伸出肉乎乎的爪子:“裴鹏天,大鹏展翅的鹏,不是天蓬元帅的蓬,ID是PPT——名字首字母的缩写。”。

“你好,我是韩笑,ID笑帮主。”另一边高高瘦瘦的男生说道。

“陈尧。”陈尧跟他们三个人分别握了手。

沈照楼的手软软的,温度比陈尧的手略低一点,握上去像是稍一用力就会捏断一样,陈尧想,这大概就叫做“柔若无骨”吧?

很难想象,这样一双可能连最轻的弓都拉不开的手,在键盘上飞舞着拉拴、开枪、爆头,是什么样的场景。

七中的校队报名表,一共也没几行字,陈尧找了根笔,很快就填完了。

“ID呢?”沈照楼接过报名表,看到填写游戏ID的一栏,是空白的。

“……”陈尧卡了一下。

“呀呀呀,”韩笑斜着眼睛揶揄道,“不会是什么不方便在美女面前说的猥琐ID吧?”

“……”陈尧看了看时间,“我去报道。”

“哎,你还没报道啊?去去,”沈照楼也跟着看了一眼时间,再一想,人刚从隔壁翻墙过来,就直接被他们逮这儿来了,哪来的时间报道,她尴尬了一下,又说,“报完道,直接去二号教学楼二楼202室机房。”

“好。”陈尧点头。

“啊喂……等一下啊,陈尧你ID到底是什么?”裴鹏天好奇心爆棚地狂叫。

“哈哈哈,人都走了!韩笑耸了耸肩。

……

校服、课本、手工课材料、饭卡、走读证、体检卡……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样样的办下来,已经下午四点多了。

陈尧不疾不徐地走在学校的石子小路上,时不时抬头看看两旁栽种得整整齐齐的树木。

微风很轻。

太阳还一点下山的意思都没有。

“校队……吗?”陈尧已经走到了二号教学楼的楼下。

虽然陈尧对电子竞技的了解非常少,但是,他至少知道两件事。

第一,要重建独裁战队,首先他得成为一个职业选手吧?

所以,九月二十五号的职业定段赛,他肯定要参加,而且,只能通过,不能失败!

第二,生死狙击的比赛,全部是五人对战制的,他总不能一个人跑去跟对面五个人打吧?

所以,他还需要一群队友。

也许光谷七中的校队,跟隔壁的博学校队没法比,可他们也是陈尧目前唯一能想到的队友。

不管怎么说,他们先以校队的形式,打进C级联赛,正式在《生死狙击》职业联赛里占有一席之地吧?

以陈尧对电子竞技的一知半解,他目前能想到的,能拼尽全力去做的,也就这两件事。

一件是个人的,拿到职业段位。

一件是团队的,打进职业联赛。

“冠军……”陈尧的目光从教学楼破旧的白色外墙上收了回来。

没有人知道,他的这条通往巅峰的路该怎么走,只能靠他自己一步步地去探索。

难!

当然难!

可是,小时候爷爷说,身为猎人,只要能摸上最高的山顶,从来不怕搞得满脚泥泞!

……

“听说你们今天一早就去跪舔隔壁,呵,跪舔得爽不?”

陈尧刚上到二号教学楼的二楼,站在楼梯口就听到了机房里传出的一个陌生的男声。

他对声音非常敏感,一听就知道这声音不是说话总是带点贱气的小胖子裴鹏天,也不是尾音有点往上扬的韩笑。

“谢队,你适可而止吧,不要太过分了。”这是韩笑的声音。

“呵,你们自己看看,到底谁要适可而止?”啪地一声,像是什么报纸之类的东西被扔在了桌子上,“隔壁今天的校报头条——暗影C队正式挂牌,隔壁七中男生翻墙哭求加入银十字军团——就是你们招进来的所谓新人?叫什么来着,陈尧?你们还嫌丢人丢得不够?我们校队再缺人,至于去捡隔壁不要的垃圾?”

“看毛线!姐从来不看隔壁的校报!只不过是输了几场比赛,就天天盯着隔壁的到底是谁?”沈照楼的声音有点火了,“谢轻名!你一个人受了刺激,别把全队都搭上!陈尧只是走错校门了,你哪只耳朵听到他要加入博学校队?”

悄无声息地,陈尧已经站在了机房门口。

那个被沈照楼叫做“谢轻名”的男生,脸上带着一点不自然的潮红,眼睛里的犀利浅浅地浮于表面,眼底却是难以形容的空洞。

陈尧摇了摇头。

果然不是职业的啊!

秦一烛即使输比赛输得要掉进降级圈的时候,都没有过这样空洞的眼神。

所以,秦一烛才是能站在《生死狙击》职业联赛顶峰的“七鬼神”之一!

“好!很好。”谢轻名扬起头,冷笑道,“你是领队,你有招新的权限,我是队长,我有开除队员的权限!没错吧?”

“你想干什么?”沈照楼已经看到了门口的陈尧,声音放低了一点。

他们校队一共才十几个人,今天从早上到现在,一共就收到了陈尧这么一份入队申请,实在算不上人丁兴旺。

如果陈尧被开除了,沈照楼真不知道还怎么愉快地玩耍。

“别说我不讲道理。”谢轻名看到沈照楼眼底的凄然,目光微微动了动,但还是冷哼一声,“我可以给他一个机会!五局!他只要能赢我一局,我就承认他是校队的一员!否则,就让他自己退队吧!”

“谢轻名,你有病吧!”沈照楼想到陈尧的报名表上,连ID都没有填。

谁会不填游戏ID?

韩笑觉得是因为陈尧的ID太猥琐,不好意思说出口。

但沈照楼想到还有一种可能就是,陈尧是一个连游戏账号都没有的小白?

可谢轻名去年就已经排进天梯钻石组了,如果不是跟隔壁的练习赛连战连败,心灰意冷,他现在都应该都在冲击王者了!

顿时,整个机房一片静默……

而陈尧的声音正好在门口响起:“那,你输了呢?”
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