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187章
游戏下载

做人不能太贪心

时间:2016-09-25   word格式下载

张宁在裁判落旗,宣布比赛结束的时候,就知道,有一个隐患留下了。

谢轻名始终没有拼刀!

其实,张宁愿赢得更纠结一点,没有这么顺利,也想看到谢轻名拿刀插死罗敬之。

可惜,博学校队的翻盘能力太差了。

七中又手热得发烧,全队气势如虹,连战连捷,一直打到结束,张宁期待中的拼刀都没有出现。

“教练你这不厚道,为什么没拼刀就是遗憾了?我们一个人只有一个问题,你得说具体一点啊?”那个记者不依不饶地说道。

“哈哈哈,你让我怎么说具体?把自家战队在比赛中的遗留问题,全部曝光出来?”张宁哈哈大笑道。

“呃……”那个记者在后面一排记者鄙视的目光退下了。

张宁叹了口气。

一说起来,他们校队在这场比赛中遗留下来的问题,真的还比较严重。

他非常肯定的是,今天的这一场比赛过后,以谢轻名的性格,一定会开始迷信而固执地,加强练习这种在运输船上逃避拼刀的打法。

可是,他下次的状态能这么好?

绝不可能!

谢轻名今天是看到了沈照楼主动退下,给他让出队伍拼图的主力位置,看到了陈尧旧伤复发还坚持上场,紧咬比分……各种反复刺激下,他才能爆发出博学校队完全无法想象的状态!

今天,他枪舞的失误率不超过30%,职业选手打枪舞失误率都在70%以上!

他一连又是飞龙甩尾,又是魔龙之息,又是游龙戏水,博学校队都被打懵了。

七中的各个群里,都已经给谢轻名刷出了“飘神附体”的字样。

但张宁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。

他是清醒的。

非常清醒!

他清醒地知道谢轻名的实力虽然强,但跟主神没法比。

枪舞,是一套很依赖选手状态的技法。

哪个选手能像方惊堂那样,不管赛前摸什么鱼去了,只要一上舞台三个小局内立马飚到巅峰状态?

只要下次比不上这一次的状态,谢轻名就打不出顺利的枪舞。

他还是会陷入拼刀的!

不巧,他在运输船上见血晕刀的问题,却并没有在这场比赛中完全解决……

张宁飞快地扫了一眼谢轻名。

谢轻名呆滞在机位上,动都动不了。

就好像,刚才的他,真的是被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占据了身体一样。

“下个星期的训练,有大麻烦……”张宁一边应付记者,一边心里暗暗地想着。

他看过太多的职业选手起起落落。

光谷七中全是没有任何赛场经验的选手,只有张宁一个人能看到,胜利背后埋藏

的不安因素。

谢轻名在运输船上见血晕刀问题并不丢人——至少在张宁看来不丢人,因为,他看过有类似问题的选手太多了。

但这种问题最怕的就是,状态最好的时候,没有在赛场上一口气解决!

等下了赛场之后,十倍的训练,都不一定能练回来!

主要是训练场上,根本不能确定,这种问题是被解决了,还是被掩盖了,再上赛场的时候,还会不会出问题。

“算了,做人太贪心会遭雷劈的!”张宁深深吸了一口气,虽然觉得出现遗留问题很不甘心,但至少他们比赛赢了!

“我的问题是想问队长的,”下一个记者朝张宁笑了笑,却问向了陈尧,“赢了这样一个强敌,队长好像并没有太高兴?”

张宁嘿嘿笑着拿手肘撞了一下陈尧:“问你呢。”

陈尧疑问地看了那个记者一眼。

那个记者略尴尬地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,然后,陈尧回答:“我很高兴。”

他这高兴得真没什么诚意,嘴角都没往上扬一扬,默默地收拾着自己的外设。

就好像,他只是参加了一场很常规的练习。

“而且,他们已经不是强敌了。”陈尧又补了一刀。

几十家媒体的摄影机,可都是对着他的。

他直接开口就嘲讽了?

然而,陈尧依然默默收拾自己的外设,没看到张宁一下青了的脸色。

“咳。”张宁也知道陈尧完全没有这方面经验,不知道这会儿该说两句“他们打得不错”之类的话应应场面,笑着补救道,“我们队长……”

可他还没说完,一个明显听着陈尧的话脸色就不爽了的记者抢上来问:“博学校队可是能冲出校园赛,打进C级联赛的队伍啊,你说他们不是强敌,那是不是表示光谷七中也能打进C级联赛?”

张宁一听就不好。

估计这个记者是亲暗影战队的。

陈尧赛前烧了雷道远的参赛证,也许就已经在他心里埋下了不爽的种子。

现在,逮到陈尧一句失误,立刻就要上来打逼迫战术了!

他要逼陈尧说出,他们七中能进C级联赛的话。

“这帮该死的记者。”张宁偷偷在心里骂了一句,可对这些一言不合就可能瞎写的记者,他真不敢表露出一丝不满,他拦住陈尧,回答道,“校园赛的每一支队伍都在进步,我们也肯定会努力打得更好……”

那个记者当然很不满七中有这么有经验的教练,轻而易举就化解他的逼问。

没逼陈尧承诺带队打进C级联赛,他很失望。

可是,下一秒陈尧却转过头,说:“C级联赛是博学校队的终点,却只是我们的起点。”

“呃……”张宁的嘴巴直接僵住了。

陈尧这话……这话……

他真心不知道再这么补救了!

他要是早知道陈尧几乎没有幅度地张张嘴唇,结果吐出的是嚣张成这样的话,他早该把他们打发走,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应付记者了!

关键是,陈尧自己压根没意识到他的话有多狂。

他还一脸无辜呢!

那个问话的记者都呆了,他只不过是要逼陈尧一句保证而已——这是记者对敌对战队最喜欢做的事情。

可是,陈尧给他的岂止是一句话?

陈尧说出的内容远远超出了他的期待,反而把他弄懵了。

一支三流校队,连C级联赛的会场都没进过,竟然就敢说C级联赛只是起点!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