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186章
游戏下载

谁有胜利,谁有主场

时间:2016-09-23   word格式下载

职业圈有一个真理。

任何一支在常规练习中,倾向于向下接队的战队,韧性都不怎么样。

博学校队在决胜地图被反超的情况下,完全暴露出了这个严重而致命的问题。

当然,这个问题是在暗影战队的领队、队长都意料之中的。

博学校队的挣扎和抵抗,越来越无力和混乱。

被七中翻盘到九比八之后,他们一个小局都拿不下。

因为已经是决胜地图了……

随着比分渐渐拉开,获胜的希望越来越渺茫,他们越打越弱,最后他们那边连队内沟通的声音都没有了。

有队内沟通,不一定能翻盘。

但打到队内沟通都没有了的局面,绝对完蛋。

“恭喜光谷七中,拿下了下半场的第四局……”

“恭喜光谷七中,拿下……”

“……第六局……”

“……拿下了第八局,赛点已经属于光谷七中……”

“下半场第九局,光谷七中取胜!恭喜光谷七中,以十六比八的小局比分,赢下了第三张地图,消失的运输船!”

“那么,三张地图上的比赛已经全部结束,光谷七中在先输一张的情况下,连翻两张,以二比一的总比分,取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!”

现场没有欢呼声。

因为,观战的全都是博学中学的学生。

但光谷七中的校内论坛,每一个班级QQ群,微信群,全部爆炸上天!

“赢了!我们竟然赢了!”

“哈哈哈,我们的教导主任呢?”

“谁去打扫一下天台……”

而寂静的现场,也并没有让沈照楼他们的兴奋,有一丁点的减损。

就在解说妹子宣布七中获胜的瞬间,沈照楼几乎飞地推开椅子,回头扑到了陈尧身上:“赢了!我们赢了!!”

两个官网直播室派过来的大摇臂,立刻摇向了七中这边。

“我们真的赢了!博学校队的主力阵容!!”裴鹏天胖乎乎的身子从另一边直接也扑了上去。

“呃……”陈尧伸出一只手,紧急给自己留了个出气孔。

果然,队友一个个地抱上来,几乎抱得他喘不过气。

他哪里像是被队友环绕?

他浑身紧紧绷着,每一块肌肉都进入了临战状态,就像一只遇到了天敌的豹子。

罗敬之的脸已经不知道是什么颜色了。

输比赛,他也输过。

可他没有在几百万的直播上输过比赛——C级联赛一般到不了这个关注度。

他更没有在输了比赛之后,还眼睁睁地看到自己喜欢的妹子,隔壁学校的校花,飞扑向对方队长!

他更更更更没有,在输了比赛,且看到喜欢的妹子扑别人之后,还看到那妹子转过头就朝他变脸,又朝各路摄影机勾勾手,等摄影机靠近之后,她说出一句:“战利品,别赖账!”

罗敬之一口血都要吐出来了。

他没有任何理由,再在这个舞台上呆下去了。

他拿出一张纸,写下了一个账号和一个密码。

然后,一言不发,直接走人!

蜂拥而上的记者,将舞台填满了,好像没有一个人想起来……

这是谁家的主场?

这是谁家的舞台?

反正,留在舞台上的只有七中的人!

“罗队,账号里面有业火四件套?说好的,五套哦!”沈照楼到现在都还不相信,这么珍贵的职业级手雷、闪光弹、烟雾弹和燃烧弹的套装,博学校队肯真的给他们。

“现场验货!”罗敬之感觉到被沈照楼深深地侮辱了,转身甩下一句话,走的速度更快了。

古话说,赛场失意,情场得意。

他罗敬之都不知道招惹哪一尊大神了,这种定律都能把他无视,然后虐他一脸!

沈照楼还真不给他面子。

业火四件套对于他们全队的装备提高,太关键了。

她不愿意冒任何风险。

即使她明知道,现场验货赛后估计会被人喷,说她没风度,但她还是当着摄影机的面,当场登陆了那个账号,查验清楚了战利品,才心满意足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博学中学第三表演厅的舞台其实不小。

但和正式职业比赛的舞台比起来,还是显得太不足了。

这种不足最大的表现,就是在记者的容纳量上……

一窝蜂的记者围上去,舞台基本就不够用了,为了防止踩踏事件,张宁只好再次表现出了他的电竞经验……

他赶紧让记者排好队,规定每个人可以问一个问题,问完之后,再没有第二个。

因为,记者的心态是这样的。

每一个记者都会觉得,前面的记者有可能问到自己想问的问题,越后面提问越好,所以,他们就不会往前面挤了,队伍飞快地就排好了。

博学校队的观众全都最了。

光谷七中的心脏也真的是大——竟然就公然在他们搭建好的主场舞台上,开起了记者会!

第一个记者提出的问题就很眼尖:“请问,我在场下好像看到你们中间出现了一些队内冲突,可以透露一下冲突的具体原因和细节吗?”

“你有经验!”张宁笑着伸出手指虚点了一下她,“眼睛很尖,问题也很有价值,而且让你问一个问题,你直接问了‘原因’和‘细节’两个问题,很不错,你怎么称呼?哪家媒体的?”

“我叫金平醋,来自《早安,电竞》杂志网络部。”那个记者回答。

“噢,金女士,您好您好……怪不得,《早安,电竞》啊,老牌电竞媒体了,”张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“谢谢你的到来,也谢谢你对七中这样一支萌芽期的战队的关注,但是,这个问题您实在是问得太有经验了,所以,答案是……抱歉,我不能说。”

“哈,好的,那我大概心里有数了……”金平醋也没有强求张宁直接的回答,大媒体毕竟是大媒体,她立刻就笑着退后,让了下一个记者上。

因为金平醋的这个开局,接下来的几个记者,问的问题大多也不敢太尖锐了,他们只能问选手是来自哪里,打这场比赛之前有过什么准备之类,遇到了什么困难,如何克服的,这些比较有价值,又不会太难回答的问题。

张宁一个个地回答过去……

直到答到第十几个记者,又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才出现:“请问,身为七中的教练,在这场赢了的比赛中,您有没有什么遗憾呢?”

张宁立刻正色了。

遗憾?

不,不只是遗憾,其实,已经算是隐患了。

“你问遗憾啊?当然有!大概就是,我们队的谢轻名,没能刀死罗敬之吧。”张宁朝那个记者笑了一下。

他又看了一眼谢轻名……

虽然光谷七中赢了,可是,他们还是留下了一个小尾巴!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