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182章
游戏下载

对吧,这很队长

时间:2016-09-23   word格式下载

叮。

几乎就在陈尧操作百无一用翻出匕首的一瞬间,从他的斜对面穿出的,一道刺目的银光在他的屏幕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弧线。

当然,实际上这条弧线的持续时间不到一秒。

但炫亮的匕首在百无一用的脸上投下的光影,还是让陈尧身后站着的谢轻名差一点没站稳。

然而,下一秒,银光就变成了血光。

谢轻名眼前又黑了黑。

消失的运输船上,他就是无解的见刀晕血,匕首基本没法用。

他的基本功甚至还在沈照楼之上!

拼刀,他当然也不虚。

唯独消失的运输船这张地图上,对上的战队又是博学,他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可能性就会出问题了,再看到血,那立刻眼前不是白就是黑,只有光斑明灭,看不清楚东西。

画面上,百无一用和东边日出西边雨都没有切枪。

双方的距离已经贴得太近了。

陈尧和七中其他人都没有想到,这个走位和枪法都只能说跟PPT在一个水平线上的狙击手,匕首竟然玩得非常不错。

一步步的轻步踩着,像舞蹈,也像是在挑衅。

陈尧野兽一样的第六感,早就让他知道了对方全队制造一个环境,就是要让东边日出西边雨拼刀弄死百无一用——不管是谁操作的百无一用。

可就算是有准备的情况下,他都没能迅速地解决战斗。

唰。

叮叮。

各种翻滚、闪避、前冲的战术动作,以极快的节奏,一股脑得挤在狭窄的橙色四号箱和橙色五号箱中间。

所有看着直播的观众惊呼连连。

游戏里越是狭窄的地形,越是伸展不开。

职业赛场上,经常有把战术动作玩得溜的大神,堵在狭窄的地势里的打法,几乎能限制他一半的实力。

“太漂亮了。”沈照楼惊叹。

“可是,也太耗操作了!”张宁却是皱眉。

两个人的血线飞速往下拉。

两把匕首刚撞击到一起的时候,百无一用的生命值是不满的,而东边日出西边雨的生命值全满,但这一轮快攻快防过去,东边日出西边雨的生命值已经低于百无一用了。

狙击手的冷兵器都运用,一般都不会太差,但像他们两个打成这样的,还真的是很少见!

他们之中任何一方换了人,可能战斗早就结束了。

谢轻名的呼吸越来越急促……

画面上的两方手上迸射出来的,都是眼花缭乱的银光。

刺激,不停的刺激,反复的刺激……

那种眩晕的感觉,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强烈。

他的眼睛里全是匕首的光芒,持续地冲进他的眼睛里,一口气都不让他歇地不断压进来……

但是,他没有闭上眼睛。

他尽全力撑着眼皮,用力地盯着眼前仿佛能填满整个屏幕的银光和鲜血!

残局之下,两个人却拼了十几秒的匕首,这也是史无前例的事情了,裴鹏天都忍不住抓着脑袋问:“他们这个狙击手不会又要开始炫个人技巧了吧?”

对面的罗敬之听着脸一黑。

张宁摇头:“他比911发生器差远了。”

现场的博学校队的啦啦队,挥舞着彩带,踩着鼓点,第一次为这个取代江志的狙击手欢呼呐喊!

“加油加油!博学加油!”

“小东小东!拼刀最凶!”

银光飞溅。

博学校队的加油声越来越大。

可是……

砰!

突然一声枪响。

被两个人的刀战拼得热血沸腾的啦啦队,陡然一下安静了。

所有的观众,都盯着画面上,脑后溅出一簇血花的东边日出西边雨……

手枪局,光谷七中胜!

就是那一声很突然的枪响,结束了手枪局的这场莫名其妙的拼刀。

而伴着刚才的那声枪响,挣扎在匕首的银光之中无法自拔的谢轻名,像被一枪打在了他的头上一样,猛地惊醒过来。

“你开枪了?”谢轻名下意识地就问。

“为什么不开?”陈尧反问。

“你们不是在拼刀吗?”

而且,陈尧都已经快赢了。

他拖着百无一用比对方少三分之一的生命值,硬是拼到了血量反超。

结果,陈尧又操作百无一用抓住机会切枪,一枪把东边日出西边雨给崩了!

“谁会特意拼刀?”陈尧说。

“可以可以,这很队长,”沈照楼分开了他们两个,她转向谢轻名,“我们队长是超级实用主义者,所以,你就别指望他是特意找对方拼刀的了。”

谢轻名回忆了一下,一开始他们两个人的接触是在狭窄复杂地形,而且是半秒之内就会被近身的情况,这种情况拿什么东西,都没有拿匕首移动速度快、战斗反应快。

两个人的超近身战斗,切枪的机会极少。

稍微一个战术动作没跟上,可能就被匕首爆头了。

所以,陈尧从来就没想过要特意去拼刀,只不过是什么合适用什么……

这样说的话,有机会切出手枪的时候,他没有任何理由不切。

谢轻名眼前的光斑,似乎慢慢地在消散。

让谢轻名最震惊的,并不是陈尧的实力,而是陈尧的这种无视——不管对手在想什么,目的是什么,他都始终平静地保持着自己打法的态度!

是的,这很队长。

陈尧真的太难被影响了。

下半场手枪局打完,光谷七中已经将比分追平到了八比八,加上手枪局之后连续至少两局的火力优势,他们拿下比赛的希望已经很大了。

但是,张宁看着陈尧的手……

“拼刀的操作压力非常大。”他没有干涉陈尧,只是提醒了他一声。

“嗯。”陈尧点头。

他的手腕内侧,已经出现了非常明显的牵扯感,疼痛顺着大拇指和手腕交接的地方,沿着动脉上下蔓延开。

向上,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大拇指的指尖已经一阵阵的发麻。

向下,则可以感觉到小臂、大臂直到肩膀,都被一股力量扯动着。

再打下去,其实已经不是他赛后能不能恢复的问题,而是比赛中他能打到第几局的问题……

“陈队,这张地图我比你熟,我的账号,我的枪,我的……匕首,我都比你用得好……我的绕箱走位也比你好,对博学校队的经验也比你丰富,”谢轻名的声音,不再是刚才那种低沉和沙哑,而是和第一次他在训练室见到陈尧的时候一样,又骄傲又难听,“你不行了。换我带他们赢比赛。”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