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1278章
游戏下载

他想要的更多

时间:2018-02-26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好在有惊无险

下一篇: 领域

几乎是在第二张地图一打完,谢轻名直接就扔下耳机,看着陈尧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他们已经并肩作战,战胜了一个个强大的对手,但谢轻名的感觉是,他以前所遭遇的那些挑战,加起来也比不上第二张地图的最后一个小局!

无论是还差两局的时候把他换下去,还是最后关键的一局,再把他换上来,陈尧没有跟他多说一句。

没有任何沟通!

就在这最后一个小局,一切都好像回到了他们刚刚认识的那个时候。

他们在那些看上去不可战胜的对手面前摸爬滚打,他不知道他的队长在想什么,他的队长也不在意他在想什么……

那个时候,他们的指挥位是胡子。

陈尧不和他沟通,不和这个小队的任何一个人沟通,谢轻名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可理解。

毕竟,他当时也不想沟通。

可现在不一样了!

陈尧是他们的指挥位。

但这么重要的一个换人,他一句话都没有?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大概一分钟之后,看着气定神闲喝水的陈尧,谢轻名终于开了口。

秦一烛在后面按了一下谢轻名的肩膀。

但是,啪地一声,谢轻名直接把秦一烛搭在他身上的手给拍下去了!

张宁跟沈照楼他们都愣了。

那不是他们认识的谢轻名——他也许有胆量在赛场上跟主神正面相拼,但他绝对没有弹量在赛场下,哪怕是正视秦一烛的眼睛超过五秒钟。

可现在的谢轻名竟然会直接拍掉秦一烛的手?

“今天这场比赛……”张宁看了一眼对面的机位,“独裁要变天呐。”

谢轻名拍掉的只是秦一烛的手,同时拍到的也是他面对主神的最后一点畏惧。

陈尧偏过头来,面无表情地看向百无一用:“我什么意思,没看懂吗?”

谢轻名的牙齿咬了一下。

没错,他看懂了。

就是因为看懂了,他才愤怒。

“你想要的不只是一个小局,一张地图的胜利,”谢轻名直直地看着他,“你觉得,直说,我们就会拒绝吗?我们会不理解吗?”

陈尧在观察他能在多长时间里,完全放弃指挥!

就谢轻名看来,陈尧的间隙指挥,已经足够压制罗旭,甚至说足够压制A级联赛一大半的指挥位……

唯独只有一个,他仅仅用间隙指挥压不住的那个指挥位,他必须要在放弃一定个人操作,和启动双指挥之间二选一的那个指挥位……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
那陈尧现在冒着输比赛的风险,去做这种临场观察,他的意思是什么?

他在为第三张地图的胜利做准备。

和惊弓战队的比赛中,他必须放弃一定的个人操作,去跟周于斯拼指挥,或者就要启动双指挥。

但在和蜀道战队的比赛中……

正好相反。

陈尧在第三张地图,准备放弃一定的指挥,腾出更多跟主神拼的空间。

至少,谢轻名是这样认为的!

可陈尧对他摇了摇头。

“你们不会理解。”陈尧说,“因为,我比你所想象的,要的更多。”

“……”谢轻名先愣了一下,而两秒钟之后,他会意过来陈尧的意思的时候,他浑身是僵硬的,“你不可能……不,我不是说你不能,我的意思是,不可能是现在,不可能是这场……”

“不可能也必须可能。”陈尧竟然冲他露出一个笑容,“既然你不行,我就必须来。”

“草!”谢轻名怎么就觉得,哪怕他的心理素质再好上一百倍,也还是会在这个人面前被轻易激怒呢?

陈尧想要的更多!

陈尧要踩着沈溪桥的脑袋,封神!

沈溪桥可不是好踩的人,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小队呢。

陈尧要是想一边间隙指挥,一边个人战完胜沈溪桥,那绝对是做梦!

他必须要观察,他能够腾出多少指挥空间来……

“草!”谢轻名一想清楚这一点,都不知道这火还能怎么发下去了。

从指挥上,他也许可以破除主神对比赛局面的绝对逆转能力,但这不够——这不够保证他们第三张地图也能像这样赢比赛。

毕竟,平衡是相对的。

稍微一点偏差,就可能导致平衡的倾斜,就像第二张地图,独裁战队丛林战的优势,让他们赢了比赛,但第三张地图呢?

丛林战的优势不再……

独裁战队拿什么保证,平衡一定是倒向他们这边?

他们需要一个新的主神诞生!

“轻名,你清楚,我清楚,我们每个人都清楚,这场比赛我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,”霍小乙拉了一下谢轻名,让他坐下来,“就算是死也得赢。”

陈尧要的是胜利。

稳妥的,确定的,不会出现任何变故的,胜利!

瞧,他们的队长就是这么一个稳妥而冷静的人,不是吗?

“草!”谢轻名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。

去他妈的稳妥!!

而此时,陈尧还在冲他笑。

谢轻名竟然觉得陈尧脑袋上冒出了一个端坐的表情图标,上面的两个字是,乖巧?

去他妈的乖巧!!

谢轻名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,指着陈尧:“他说我不行!”

他是这么跟霍小乙说的。

霍小乙笑着摊手。

“我TM最后一局……”谢轻名大概是想到他们和对面没有玻璃房阻隔,他的声音还是压下来了。

“就算是最后一局,你也还差一口气。”秦一烛打断了他,然后,笑起来,“好了,别搞得这么剑拔弩张的,人家还以为你们在吵架。”

“难道不是?”吕洱轻笑了一声。

“作为一个二号位你已经比沈溪桥做得更好了,但在赛场上,你不是在任何时刻,任何地点,任何客观条件下,都能和这位主神抗衡的力量。”陈尧静静地对谢轻名说,然而,还没等谢轻名新一轮发飙启动,他就转向了秦一烛,“我也差一口气,虽然比他差的少点……但是,那口气是什么?”

谢轻名愣住了。

陈尧竟然就这样直接问秦一烛了。

也许,从一开始,他在陈尧面前毫无抵抗之力的,并不只是实力,而是这种坦然,不被任何情绪影响到的坦然。

陈尧看向秦一烛的眼睛里,没有他对陈尧一直以来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竞争感,不愿意服输的固执……

周于斯的指挥半径比他大,他就会开口说出来。

他比沈溪桥也差一口气,他会开口问出来。

谢轻名惊恐地发现,世界上竟然有这种人,似乎从来不怕承认自己比谁差,也不怕承认自己的缺陷!

“队长。”谢轻名叫了他一声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他想赢。”沈照楼的记忆也被拉回到了那个几乎被她遗忘的角落。

而现在似乎也不用陈尧或者谢轻名说什么了!

等秦一烛一个人说,就够了。


上一篇: 好在有惊无险

下一篇: 领域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