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1089章
游戏下载

五分钟记者会

时间:2017-11-27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守夜人

下一篇: 大麻烦,愁死了

陈尧一直在看时间。

叶虹影暗中观察,他看时间的最短间隔还不到两分钟。

从舞台上到后台不过几步路的时间,他的脚步都在加快,而叶虹影看向沈照楼的时候,发现沈照楼的脸好像有点白。

他们赢了帝国战队,这么重大的喜讯,沈照楼好像都没像张宁那样兴奋一下的?

不,她还是兴奋了。

只不过,好像兴奋之外她还有心事。

叶虹影托着下巴,就很奇怪了,现在能有什么事情,比他们赢了帝国这件事更重要?

“楼姐,没事吧?”叶虹影故意落后几步,走在了沈照楼的身边。

“啊?没事……我没事……”沈照楼的脑子里胜利的喜讯、陈尧手机的信息,反复的冲撞来冲撞去,搞得她整个人都有点意识模糊。

咔咔咔……

看到闪光灯的光亮,沈照楼才回过神来。

原来已经到后台这边了,记者都已经围上来拍照了,陈尧也已经坐在了台上。

今天这场比赛要说的点那么多……

估计需要花不少时间吧?

看下面记者们举手的踊跃程度,就知道他们今天的被采访时间,可能比主队都还要更长。

“陈队!陈队,这里!”第一个记者很快抢到了发言权,“请问今天这场比赛之前,您是什么样的心情,而现在呢,是不是心情起伏很大啊……”

“没有。过。”陈尧很快指了下一个记者。

那个记者本来是先上来恭喜一下独裁战队,然后问一个常规问题暖暖场,没想到被陈尧三个字直接过去了……

而且,确实是看不出一点心情起伏啊!

“哈,”第二个记者受到前一个记者的教训,直接切入正题了,“陈队在今天的比赛中,数次个人发挥亮眼,而指挥也同样在大局上死死压住帝国战队,请问陈队更重视的是哪一块呢?”

“都有。过。”陈尧依旧三个字。

“……”那个记者手上的话筒都还没焐热呢。

很快,第三个记者被陈尧点到了:“我接着刚才那位的问题问吧,陈队的个人发挥为什么会提升得这么快?”

“闭关。过。”

“……”全场记者想朝台上砸烂番茄。

而陈尧又低下头看了看表,点了第四个记者。

第四个记者明显学聪明了,问了一个比较开放式的问题:“请陈队评价一下,今天比赛中您每一个队友的表现吧。”

“完美。过。”陈尧已经点向了第五个。

张宁目瞪口呆地看着陈尧刷记者跟刷小怪似的,一下一个,一下又一个,不知不觉十几个记者就这么被陈尧刷过去了。

其中也有记者很不甘心地问陈尧“能不能多说一点”,结果也是一句“有事。过。”解决了……

很快,在场的所有记者全部被刷完。

张宁看了一眼时间,有点欲哭无泪——这一场原本他预计至少一个小时的记者会,五分钟直接结束!

陈尧也没有多做停留,直接推起霍小乙转身就走。

“呃,干嘛那么急啊?”张宁也看了看时间。

“我不想误飞机。”陈尧给出了一个貌似无可辩驳的回答。

……

独裁战队是没有误飞机,但飞机误了他们。

因为到达城市江城市的天河机场,突降大雨夹冰雹,飞机无法降落,航班不得不延误。

今天的比赛三张地图几乎都打满了,比赛强度也高,所有人都很累了,东倒西歪地在机场就睡着了。

但张宁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到陈尧还静静地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,眼睛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,仿佛能看出什么花儿来。

等到天气状况转好,飞机能够起飞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。

“陈队怎么了,不休息一会儿吗?”张宁有点担心陈尧的状况,“手一直在疼?睡不着?”

“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陈尧在听到张宁问话的三秒钟之后才回答。

“我怎么能不担心啊,真是……”张宁摇了摇头,和沈照楼换了个位置,坐到了陈尧旁边来,“大家一起走到今天都不容易,但其实,谁都没有你不容易,叔知道,你心里一直有一块石头,谁都没有办法帮你分担重量的那种石头……有时候叔真的很怕,这块石头会把你压垮了。”

陈尧的身材看上去甚至有些瘦削,虽然张宁知道他的战斗力属于能和野兽级的某种动物正面硬刚的,但怎么都还是觉得,他太不容易了。

一支几乎什么都没有了的战队,打到今天能在客场打败拥有主神的战队,怎么能够容易得了?

飞机里响起了机长通知飞机即将起飞的声音。

陈尧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张宁。

张宁一直都不说这些,但就算是蠢也蠢了这么多年,人生经验比陈尧他们丰富很多,陈尧承担的压力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?

“好,好,不说话。睡一会。”张宁拍了拍陈尧的脑袋,像一个长辈一样。

陈尧也没说什么,听他的闭上了眼睛。

今天的航程很颠簸,没有人睡得很舒服。

但当飞机降落在天河机场的时候,一缕阳光却从云层中钻了出来。

从飞机上下来的人,都在感慨江城市的天气就跟小孩儿的脸一样,说变就变,昨天晚上还雷雨加冰雹,早上竟然就这么大的太阳挂天上了。

“好了,这一天一夜大家都太辛苦了,回去好好休息,放假一天。”张宁拍了拍手说道。

他们到达停车场,就已经看到战队大巴开着两个车门,应该是在那里等好久了。

飞机延误这么长时间,不只是他们辛苦,大巴司机也挺辛苦的。

张宁从包里拎了一瓶水,第一个上车去找到司机,拍了拍他:“师傅,哎哎,您辛苦了。终于到了唉,我们走吧……”

“噢,谢谢。”那个司机拿下盖在脸上挡光的帽子,接过张宁手上的水,拧开道,“谢谢啊。”

“不谢,不谢……”张宁的两个不谢刚刚说完,准备过去接霍小乙,可还没有回头,就好像脚上长了钉子一样,唰地一下原地立正了。

“张宁?”那个司机笑着朝他伸出手,“教练好啊……”



上一篇: 守夜人

下一篇: 大麻烦,愁死了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