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1026章
游戏下载

客队抵达

时间:2017-10-24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降级圈

下一篇: 没有意外就是意外

第二天早上,全队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今天是他们的第二个主场比赛。

他们在第二个比赛周的晴川阁号上,艰难地战胜了在培养指挥位中的三生战队,拿到了一个胜场,而今天将决定他们在积分榜上是往上爬一截,还是一掉到底。

第五周了,独裁战队已经算是适应了比赛节奏。

一开始还觉得一场接一场的比赛,特别的难,根本都适应不了,但现在,他们已经非常有了“只要赛季一开始就是这样”的觉悟,快速地从上一场比赛中走出来,投入到下一场比赛中。

就算是输比赛,他们也一次次地在比赛中进步。

就这么五个星期的时间,他们在A级联赛的赛场上所得到的,比他们三个月的训练还要更多。

为什么一支战队在年轻的时候,无论如何也要打顶级联赛?

看看他们,看看F-111。

一共十周的时间,两个半月,每支战队却要打完九场比赛。

如果是以前的沈照楼他们,估计会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休息?

至少上半轮的循环打完,新年期间是能有一点短暂的休息时间的。

但是,马上他们要迎来的就是冲刺一般的下半轮循环……

真正要到今年的联赛全部结束,他们才可能获得几个月的假期。

“还在下雨,今天的主场可能没有打三生的那一场给力……”张宁一边跟糯米糖妹子通电话,一边跟陈尧他们沟通。

“蜀道战队下午三点到。”沈照楼那边也在做最后的准备,“队长去不去?”

“我一个人去。”陈尧简单地回答。

他们下午三点到晴川阁号,核对出场流程,基本就没有再回来一趟,晚上再过去的必要了。

沈照楼应了一声:“那我和你一起。”

其他人继续最后的训练。

……

陈尧不是第一次见到沈溪桥,之前在拜访各个战队的时候,沈溪桥带他看完主场之后,就把他们全邀请到自己家去……打游戏了。

来到江城市的沈溪桥,穿得似乎有点多,尤其是蜀道战队的白色队服,看上去很有种提前进入了冬天的感觉。

十一月份的江城市,还没有到需要系围巾,戴帽子的地步,但沈溪桥身边的罗旭,把围巾直接就给他系上了,跟陈尧说了一声:“不好意思,沈队感冒了一个星期了。晴川阁号上风很大。”

“嗯。”陈尧知道他们都是晴川阁号的常客,会提前做准备,而且,现在晴川阁号的晚上,确实风很大,尤其今天又在下雨。

反正,他也不会矫情到,觉得多一个围巾帽子就不礼貌什么的。

“你好。好久不见。”沈溪桥除了鼻子是红的之外,倒是一点感冒了的样子都没有,依然笑容满面,伸出手去和陈尧握了握。

“你好。欢迎来到晴川阁号。”陈尧能说的基本也就是制式回答。

沈溪桥笑得很开心:“陈队今天的目标是什么?”

陈尧被他问得愣了一下。

目标?

难道不应该是赢比赛吗?

但沈溪桥就直接默认了,独裁战队今天肯定是赢不了的?

或者,他也没有特意去这么想,只是潜意识就这样认为了。

“嗯……”陈尧倒是也没跟他争辩这一点,“为什么会这样问?”

“我看过你们上一场比赛的视频,目标不是杀那个……嗯,很跳的指挥位吗?今天呢,你们想杀谁?”沈溪桥问他。

原来是这个意思。

陈尧理解了,但马上又发现了一件事——沈溪桥竟然不记得周于斯的名字?

一个去年在A级联赛跳了整整一年,今年又带出了惊弓担架队的新队长,沈溪桥却没有记住,要知道他连韩笑长什么样都是记得的!

陈尧绝对能肯定他对韩笑的兴趣,远远大于周于斯。

所以,这个人真的太……

陈尧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。

他和其他所有人的关注点,好像就不在一个位面上?

“说嘛,今天想杀谁呢?”

“罗旭。”陈尧沉下一口气,这种事没什么好隐瞒的,反正最多两三局就能被看出来,“而且,上一场比赛我们并没有特意去针对周于斯。”

“嗯,可是,从来不打针对的独裁战队,为什么要突然针对罗旭呢……”沈溪桥似乎陷入了思考。

“……”沈照楼在一边看着蜀道战队的选手们,一脸无奈的表情,都能读出什么意思了。

为什么要针对罗旭?

双子战神您心里真的就没点B数吗?

“要不,你不针对罗旭了,针对一下我怎么样呀……”沈溪桥眼睛闪闪,很推荐地指了指自己。

“不。”陈尧斩钉截铁地回答。

罗旭在一边已经抚额无语很久了……

迄今为止,整个职业圈还没有出现过“针对沈溪桥”的这种针对式打法。

一次都没有!

沈照楼在一边能看出他的意思,他大概是觉得,这两位队长都不是什么正常人吧。

一场内容很不愉快的聊天,却是以很愉快的方式进行着。

沈照楼也没打断他们,立刻就安排蜀道战队登上了晴川阁号。

看到阔别已久的长江,听着远处渡轮的汽笛声,和来来去去的采沙船扬起的波浪,整个蜀道战队都一脸的唏嘘。

其实,他们也离开好久了。

再一次回到这里,就好像有种见到了老朋友的感觉。

上了船之后,沈溪桥直接在船头的地上坐下,张开双臂,呼吸着久违的长江上的风,而陈尧跟罗旭核对完流程,就先跟沈照楼下船了。

他们离开的时候,沈照楼偷偷地低声问:“战神今天感冒了呢。他们又是客场作战,状态上应该是我们好一点?”

“也许,但看不出来。”陈尧没有正面回答她。

沈溪桥只是感冒了而已。

当年,媒体挖出沈溪桥的悲惨童年,嘲笑那些劣质游戏,连篇累牍地报道沈溪桥如何在这样的游戏中被虐大,整个人生如何如何就是个悲剧的时候,他也是这么笑着的。

然后,他就继续这么笑着,把他的对手们,全都打成了悲剧。



上一篇: 降级圈

下一篇: 没有意外就是意外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