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903章
游戏下载

全面失控

时间:2017-08-24   word格式下载

又是一阵可疑的安静……

张宁心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。

他们家这位投资人,应该是不知道黎隐退役几次都没能退成功的经历吧?

全惊弓都在这儿呢。

大概……没有一个人希望黎隐真的退役吧?

结果,王某人就直接在这儿给黎隐发邀请了。

最关键的是,黎隐还毫无违和感地,直接就答应了。

“方便的话留个电话给我,等我合同到期,我会和您沟通薪酬待遇等相关问题。”黎隐是非常认真接受这份邀请的。

“好的。”王某人和他交换了电话号码。

大概过了有半分钟,方惊堂才笑着推了一下黎隐:“太好了,饿不死你了。”

马萌的嘴角扯出一个笑容:“黎队……终于有地方养老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其实,如果干的不开心,随时还是可以回惊弓来啊。”祁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“嗯……惊弓嘛,也就是生活状况多一点,比赛稍微难指挥一点……而已,还是挺适合你的。”

吴夜泊看了看王某人,小声问道:“其实我也快退役了,要不我去给黎队打下手?在什么地方能透露一下吗?”

黎隐听他们说着,笑着,都差点笑出了眼泪。

他看向周于斯:“当然,也不用等到合同到期,这位如果准备好了,我随时就能走。”

“别。”周于斯本来是一副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做派,一听黎隐可能要提前退役,立马就给拦了,“合同该过完年到期,那就再带我小半年。”

黎隐揉了揉他的脑袋,点了一下头。

不过,黎隐退役之后的去向,基本算是已经敲定了。

叶虹影得意地一笑:“等黎队退役以后,可就是我们独裁的人啦!”

马萌哼地瞪了他一眼:“黎队什么时候都是惊弓人!”

陈尧静静地看着他们。

惊弓不是一支擅长表达不舍的战队,他们可能只是觉得,他们不想让黎隐走,可是,又好像找不出什么理由来挽留。

“人生很短的,”周于斯对其他队友说道,“黎队在生死狙击上,已经拿到了那么多冠军,但他的厨艺还没有拿到很多冠军呢!”

“是的。”黎隐笑着看了周于斯一眼。

本来他是不放心的。

惊弓这支战队,他比谁都清楚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,但有周于斯的承诺,他觉得他可以放心了。

“好吧,天要嫁人娘要下雨……也是没办法的事,”张宁试图安慰他们,结果,就看到他们一双双眼睛朝他盯过来,“呃……我又说错什么了吗?”

“你什么也没说错。”周于斯笑得很灿烂。

沈照楼再次递给张宁一个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。

一群人在训练室里吃了点心,晚上王某人就要走了,看得出来他除了吃之外,偶尔还是要忙点正事的……

王某人刚刚离开,方惊堂就盯了半天手机,黎隐叫他都没听到。

“什么事?”黎隐还能不了解他,一看就知道有事情。

“呃……没。”方惊堂看了看谢轻名才回答。

谢轻名眉头一下就皱起来了。

干嘛呢?

一看就是和他有关好不好。

“好吧,”方惊堂想了想,估计也瞒不住,索性还是说了,“你看看微博吧。”

……

本来都已经准备去吃饭了的独裁战队,因为一条被疯转的微博,而集体变了脸色。

如果只看最初的消息的话,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因为他们为那位粉丝义演的事情已经扩散开了,很多其他的独裁粉丝,都纷纷伸出了援手。

可慢慢往后面看,节奏就越来越不对了。

首先就是谢轻名演砸了的视频,被传得到处都是。

“那天……你还通知了别的人?”谢轻名脸瞬间变红,然后由红变白,“这个视频是谁分享出去的?现场看演出的家长,应该不会有打生死狙击的。”

“我问问。”吕洱一下也惊了。

她逼谢轻名上去演出,演的还是这么操蛋一个剧本,确实是存在一定的报复成分。

可报复也就占很少很少的一部分。

更多的,她还是希望让谢轻名的心理素质,得到一次大的提升。

事实上为了粉丝,谢轻名确实是克服了心理问题,就算最后演出出现了问题,那也是后台的原因,就谢轻名本身来说,演出还是很棒的。

“先别急,会不会是在场的小孩子?”黎隐问。

因为生死狙击的玩家,初始年龄一般都比较小,小学三四年级也是很有可能的。

然后,和家长去看儿童剧的时候,看到认识的选手演出,最后还闹出了笑话,直接就分享到网上去了也说不定……

陈尧他们都没有回答。

吕洱很快打电话回来了,看她的表情就知道,没问出什么东西来。

因为剧场那边肯定不会录这种视频,至于观众自行录制的,那就谁都没法管了。

谢轻名低头不停地翻评论……

“哈哈哈,史上第一个被白雪公主吃干抹净的王子。”

“你们看他表情,还害羞呢!”

“听说独裁战队的二号位,以前在学校每次输了都怪队友,这次怪谁呢?”

“当然是裤子的锅啦……”

如雪花一样的嘲笑,怎么翻都翻不完。

其中还有一部分素质低的水友,段子都给他编出来了。

谢轻名的脸涨得通红,手机一关,直接就起身出门了,霍小乙是伸手想拦一下他,但因为实在是行动不方便,被谢轻名一把推开。

霍小乙的轮椅被推得直接撞上了后面的桌子,发出重重的一声响。

“谢轻名,你什么……”沈照楼一看就怒了,这货明明很有一段时间没有犯病了,她还以为他有所好转的。

“没事。”霍小乙止住了沈照楼,“本来就不是他的问题。”

“你们是不是有点太……那什么了?”沈照楼怀疑地看着霍小乙,“是的,他是受害者没错,但冲你发毛是什么?视频又不是你发的。”

霍小乙虽然在暗网里和他们训练了很久,但归队也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怎么也顺着谢轻名的毛病了?
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