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762章
游戏下载

再赢一局的代价

时间:2017-06-09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人已尽力,成败看天

下一篇: 退场

背着雷包,行动特别不便的小叶子,在C点秀了风吹不过一颗手雷,精彩流畅,让谭丹他们都以为,矿区那边已经没什么问题了。

木秀于林和洱海潮声只要迅速杀了风吹不过,比赛就基本结束了。

谁知道,风吹不过的那颗手雷之后,立马一个燃烧瓶就跟上去了,他扔出燃烧瓶的位置刚好是小叶子朝着洱海潮声他们转移,而洱海潮声他们过来支援的地点。

三个人同时掉血。

不过,还好燃烧瓶的掉血,不像手雷那样呈突发式。

“漂亮,洱海潮声掩护小叶子撤离,木秀于林直接顶着燃烧瓶上去干风吹不过!”

“独裁战队的团战配合真的很漂亮……”

“是的,木秀于林的火力!他的火力!很强,很猛……风吹不过不敢正面扛他。”

“风吹不过这是在引木秀于林爆操作的节奏啊?木秀于林是新人,对如何保存体力几乎没有任何实战经验……”

“我觉得木秀于林的操作者自己也知道这一点,他这是干脆拼到极限,不准备打下一场了!!”

哒哒哒……

全场的大屏幕上,就看着木秀于林和风吹不过的血花一团一团地飞溅出来。

两个人的血量都在不断下降。

“木秀于林打得太好了,他什么段位来着?职业初段?”谭丹之前都没关注过独裁战队的这位替补,“风吹不过的实力高了他好几个段位,能被他打个五五开!”

“毕竟二号位啊。”杨御晨记得这话他们不止说过一次了。

第十五局是上半场最后一局,木秀于林毫无后顾之忧,他当然可以火力全开。

他打不了下半场没关系!

独裁战队的正选二号位,可是谢轻名呢!

“木秀于林最后一枪!风吹不过……风吹不过现在的走位已经完全变形了,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反击能力,小叶子可以回去埋包了。”

“哈?M200!草药不寂寞捡了星火的枪……不过她那个距离,只能是威胁性质的一枪了,小叶子再次退出了包点。”

“风吹不过!风吹不过还没死?”

“木秀于林靠太近了……”

“木秀于林换弹匣了,哎呀,这个时间是最糟糕的时间,风吹不过反杀了!天哪!风吹不过竟然空血完成了反杀。”

“但他也很快倒在洱海潮声和小叶子的枪口下。”

“小叶子不敢埋包,他们干脆离开了C点,找出最后一个草药不寂寞……”

草药不寂寞的移动也是相当诡异。

她威胁性地开了一枪之后,马上就扔下了星火的M200,回去捡起自己的枪从A电梯上去。

“草药不寂寞成功地让小叶子他们意识到C点是危险的了,她在拖时间,但她是罪战的最后一个人……”

两个解说其实也不觉得她还有机会了。

即使左思琪的实力,放在很多战队是可以直接打一号位的,但她的血量和现在的局面,她还能帮助罪战打出翻盘的希望不大了。

“草药不寂寞切了……匕首?她这是……”杨御晨他们看到罪战即使战到这个程度,也还没有放弃,他们一定要从独裁战队手里,拿下这上半场的最后一分。

“正因为罪战知道,独裁战队这一局爆发出了自我毁灭的操作,他们才必须要拿下这一分。”林低弦说。

星火前期的掩护和超远程暗区击杀,笑帮主的空中滑板手雷,小叶子的极限包点闪避,木秀于林跟高自己几个段位的大神一对一拼抢……

独裁战队每一个操作都不给自己留一点余地的。

而罪战其实也是在用同样的操作在扛,只要稍有松懈,他们直接就把这一局交给独裁了

“啊呀?草药不寂寞……”谭丹看到上到地面之后,还没来得及登上载具的草药不寂寞,突然就尖叫了出来,而她相信草药不寂寞的操作者,现在应该也是在尖叫,“笑帮主这是什么……”

全场的观众都目瞪口呆地看着,韩笑的笑帮主开着一辆摩托车,以他们没有见过的速度,猛烈地撞向了草药不寂寞!

独裁战队的摩托车是很好……

可再好的摩托,也不至于开到这样到极限速度吧?

“草药不寂寞被撞飞了!她竟然……她竟然被撞飞了!!”

“笑帮主不管拼刀还是拼抢,肯定都拼不过草药不寂寞,但他什么都都不拼了……他直接驾驶摩托车撞死了草药不寂寞!”

“独裁战队获胜!独裁战队获胜!!”

第二张地图上半场结束,独裁战队战队以八比七的优势,拿到了生死潜入地图上半场的胜利。

而且,这是他们连输七局之后,打出的一局酣畅淋漓的胜利。

看上去双方在四个战场打过了五场战斗,但其实整个比赛的用时还没有超过五分钟!

一个小局的领先不多。

但却足以让星光广场激情重燃!

“赢了。赢了!!”韩笑从椅子上冲了起来,反过身就把张宁一抱。

他知道!

他就知道一定会有人再从A点电梯上来。

虽然无论上来的是谁,无论对方手上有没有枪,有没有子弹,他都打不过,但是,他也不能就这样说一句“打不过”就算了吧?

他在训练中从来没有把独裁战队的越野摩托开到这么高的速度!

但他做到了!他做到了!

可很快张宁就感到,自己的手臂一沉。

他再低头一看,一秒钟之前还兴奋地跳起来的韩笑,突然眼睛翻白,嘴唇发乌,脸上没有一丝血色。

就跟之前训练强度太大的时候一样……

不,比训练的时候要严重多了!

“韩笑?”张宁叫了他一声,没有回应,他立刻就朝着后面大叫,“队医!队医!!”

罪战那边玻璃房里,五个人唰地一下全站起来了。

他们所有队员的目光,全都转向了有点发愣的郭少宁。

而谭丹跟杨御晨两个人面对赛场突发状况,算是比较有经验的,他们飞快地摘下耳机,一个人跑向独裁战队的玻璃房,一个人赶紧去呼叫工作人员。

解说席上,只剩下林低弦一个人。

他仍然是什么事都与他无关的样子,但他的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。

他看着独裁战队的玻璃房,就好像这样的意外,在他眼里并不意外……



上一篇: 人已尽力,成败看天

下一篇: 退场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