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348章
游戏下载

可怜之人

时间:2016-11-04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一个电话

下一篇: 说好的零封呢?

谢轻名的百无一用的屏幕中,星火的掏枪和击杀……或者其实算不算上击杀,其实只有一瞬间。

谢轻名也是眼力够好,才看清了哥、梓然嚣张从准备刀杀,到惊恐后退,到突然一动不动了,这个不超过一秒钟的过程里,复杂的变化和行动。

星火的那把电击枪,确实只是玩具枪。

就和学校门口的小卖部卖的只有声音和光效的玩具枪一样,没有任何的实质杀伤力。

生死狙击里的麻醉枪、电击枪,很多都是有杀伤力的,虽然杀伤力不高,可也不至于像张宁给星火的这把一样,伤害完全是零,血花都不溅一滴的!

然而,就是星火一枪开出来之后,哥、梓然嚣张直接不动了。

再一会儿,他的头像竟然就直接灰了。

难不成,张宁这把玩具电击枪还能直接把网线对面的人给打掉线了?

他们刚才那一局的比赛,张宁一直在在后面吵吵闹闹的,一会儿让星火这样一会儿让星火那样。

不过,反正他们心态也轻松,只要一局就能赢比赛满脸,胡子也觉得拿把玩具枪调戏一下对面,不那么快结束比赛,也不是不可以。

反正他们对博学校队又没什么好感,猫抓老鼠似的赢,比一口气赢,对他们的打击应该更大,也算是报他们刀谢轻名的百无一用的仇。

可玩具枪的效果,就是开局十秒钟,对面哥、梓然嚣张掉线,其他人全部僵硬不动了,像是木桩子一样被他们直接打死。

“我靠!教练你这什么秘密武器?”胡子连线上裁判的话都没来得及看,就赶紧回头问张宁了。

“是啊,对面最多能把谢轻名一波打蠢,你这倒干脆……直接把人打掉线?”裴鹏天瞪圆眼睛,有点被吓到的感觉。

“谁被一波打蠢了!”谢轻名打死不承认有这种事。

张宁得意地摇了摇手机:“刚才没时间解释……因为我有场外支援啊。”

他们都还记得,刚才,张宁就是接了一个电话,然后,就给陈尧飞了一个玩具枪的礼包。

现在看来,问题出在那个电话上?

“谁的电话?”韩笑问。

张宁干笑两声,打开通话列表给他们看。

和他通电话的是金平醋。

那个和他们战队一直有联系的记者,也是目前唯一知道他们就是独裁战队的记者。

“之前就是金记者给你打电话,说王梓印是一个职业五段选手的吧?”沈照楼记得张宁说王梓印的身份的时候,提到过金平醋。

“没错,”张宁又晃了晃手机,“这个电话是深挖的大独家……本来她是不准备说的,但看到谢轻名被对方刀得太过分了,她路见不平,拔笔相助……”

“说重点!”全队没好气地道。

“唉,就是……那个王梓印具体是什么情况,她已经调查清楚了,提前告诉我们——他们不是想打崩谢轻名吗?王梓印的情况比谢轻名还不如呢!”

裴鹏天他们面面相觑。

他们有点惊叹金平醋弄到新闻的速度。

从王梓印出现,嚣张地开嘲讽,到第二张地图打到下半场第八局,一共也才多长时间?她就调查清楚王梓印的具体情况了?

他们怎么觉得,他们认识的这个记者,能力有点强啊!

这得是非同一般的八卦功底,才能让她在比赛进行的时间里,就搞定一个未知对手的资料吧。

但是,更重要的还是他们电话的内容……

“那大叔你快说,王梓印具体什么情况?”

“王梓印其实精神已经有问题了,”张宁一开口就把全队镇住了,“他是罗敬之带人从网瘾中心救出来的,罗敬之带了十几号保镖,闯进去闹了好大一场,网瘾中心的门直接被他卸了……”

“网……网瘾中心?就是那个什么……电击疗法?”韩笑都以为张宁在说笑了,“现在什么年代了,怎么还会有那种地方?”

“我靠,如果是真的那是……不难调查啊。”裴鹏天直眨眼睛,直接把门给卸了,事情闹那么大,金平醋这种有心的记者,岂不是一下就能调查到了?

可是,他们万万没有到,王梓印竟然是从网瘾中心被救出来的。

这件事和他们的正常生活,距离有点太远了。

怪不得了……

张宁直接给星火飞了一把电击枪,声音一响,电弧一冒,王梓印不是立马摔键盘的节奏?

“可这事怎么听起来……我挺想给罗敬之点个赞的?”沈照楼这还是第一次觉得,罗敬之做的事情不那么讨厌,“那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被从网瘾中心救出来的王梓印,就加入博学校队参与训练了,”张宁说,“但是,因为长达六个月的‘电击治疗’已经让他精神上产生了一些错乱的认知,虽然实力还是很强,但一直没有办法融入战队……罗敬之就干脆把他雪藏了,之前四个比赛日都一路碾压,只有到和我们打的时候,才把他放出来。”

“原来如此,”沈照楼也是无语了,“可他们全队什么意思啊?明明自己就知道精神问题的创伤,队里都有一个受害者,更应该知道这种痛苦才对,竟然还用精神问题来打谢轻名?”

“喂。”谢轻名听她这么一说就不对了,“我没进过那种地方!我脑子也没毛病!”

没知道王梓印的过往之前,他们觉得这个人简直可恨极了,但是,知道了这件事之后,他们更恨的是博学校队。

罗敬之亲眼目睹就王梓印的悲剧,知道他身体和心理双重创伤的痛苦,却依然拿心理问题攻击谢轻名。

如果罗敬之愿意堂堂正正打完这场比赛,恐怕金平醋也不会立刻把王梓印的弱点通告张宁他们吧!

“那他职业五段的身份又是怎么回事?”谢轻名皱着眉,问,“他是被抓进网瘾中心的,虽然是突然消失,不告而别,严重毁约,但是,如果他申诉的话,应该是可以恢复的吧?”

“申诉?”胡子一下就懂了,似笑非笑地看他,“谁去帮他申诉?”


上一篇: 一个电话

下一篇: 说好的零封呢?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