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600章
游戏下载

看不见的团战

时间:2017-03-13   word格式下载

目前的比分是三比三,暂时平局。

独裁战队有连胜,但也只连胜了三局,且没有打到反超比分,一般这种情况简单交流和调整就可以了,不用申请暂停的。

但是,江志这个暂停,谁都不会说有什么问题。

因为独裁战队这打得简直是开外挂一样——赢比赛就赢比赛吧,这么一二三四五顺着换过去是什么梗?

这就好比早上考试的语文试卷选择题,第一题选A,第二题选B,第三题选C,第四题选D,下午数学考试又全部都是ABCD顺着排序,第二天的英语接着再来……

哪怕是幼儿园的小朋友,都知道,这绝对有问题的吧。

“冰雪奇缘这张地图,既然是清河战队选的,他们肯定有自己的既定战术,否则,不会挑这样一张冷门地图来打,可现在看来,反而是独裁战队把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?清河战队的这个暂停虽然有点太早了,但是,很及时啊。”孙云龙看到这个暂停的时候,为江志的当机立断默默地鼓了个掌。

“嗯。”谭丹却显得有点心不在焉。

“有一种可能就是,独裁战队也准备了一套冰雪奇缘地图上的战术?准备留着当大招用的?结果,在这场比赛中提前用出来了?”孙云龙猜测道。

“不会。”谭丹的声音很确定,“独裁战队从来不虚冷门地图,但不会特意去准备一个冷门地图的大招。”

孙云龙有点恍惚。

虽然这是一支重组的独裁战队,正在C级联赛中挣扎的独裁战队。

可它也是独裁!

“只是训练……能打出这种效果?”

“能。”谭丹看着大屏幕上播放的广告,摘下耳麦,喝了口水轻声说,“他们打的是团战。”

清河战队申请暂停的时间里,她已经完全想明白了。

独裁战队究竟是怎么打出,这么规矩的效果的。

其实,很简单。

谭丹一想到这一点,就忍不住多看了陈尧两眼。

简单,却很有效。

“哈?”孙云龙整个就惊了,“团在哪里……”

明明他们都是在一路打一换一!

怎么在谭丹这里,就变成了他们在打团战了?

“你看不见。”谭丹摇头,笑了。

……

江志申请暂停之后,足足沉默了一分半的时间。

然后,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:“他们打的是团战。”

“呃?团在哪里?”吴释和孙云龙问出了一样的问题。

清河战队已经输掉了第一张地图,现在这第二张地图必须要赢才行。

冰雪奇缘这张地图上,他们准备的由点逐面的打法,已经练得非常成熟,不说一口气赢下比赛,至少上半场是能顺利拿下的。

他们的这套打法,以江志的个人实力为基础,辅以两个人的小配合,瞬间突破一个重要的点,几秒钟之内就能确立很明确的优势。

因为这张地图的地图结构相对简单,攻防路线比较固定,第一遭遇点和第二遭遇点又都是在比较容易隐藏人的地形,第一波团战取得优势之后,地图上留下的痕迹有很多,很容易就能把优势扩大为胜势。

但是,从第四局开始,就完全不是这样。

比赛的主动权,一丁点都没有在他们手上,正因为地图结构简单,攻防路线固定,战斗节奏相对来说也更快,他们在还没有开始突破那个点的时候,就已经出现了阵亡,然后,整个战斗的先手就完全在独裁战队那边了,看上去好像只是快节奏的一换一,可打到最后的结果却都是独裁战队取胜。

江志需要这个暂停。

因为这不是比赛中能够想得清楚的事情,他需要停下来,集中注意力,仔细的去回忆各种细节。

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了比赛上。

因为这场比赛打到现在,情况已经很危急了,作为战队的指挥位,他的任何一点分心,都有可能会导致战队输得很难看。

“他们的团战是这样打的。”江志也没有花多长时间,就想清楚了,“首先,陈尧的实力在我之上。”

“嗯……”一张地图打下来,谁强谁弱,他的队友心里也隐隐约约有个数。

虽然江志在C级联赛上,已经算是很强的选手了,即使是陈尧也不能保证每一枪都能比他打得好。

但是,清河战队必须承认,他们的队长跟陈尧之间,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实力上的差距的。

再加上今天江志的状态也很奇怪,相对他自己在其他比赛中的表现来说,不算是很稳定。

“他在最远距离第一时间就能找上我,在我和吴释的配合完成之前,先完成一波……嗯,我暂且称之为‘预团战’吧。他会死,但在死之前,他能建立第一次优势……”

“但这个优势也没什么意义吧?”吴释问。

“嗯,因为这个优势的程度,也就是我跟他之间实力差距的程度,并不明显,正常比赛中这么一点优势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。”江志一边回忆,一边说,“但是,他们的二号位属于极度的状态型选手,在一号位很确定地建立好了优势的情况下,他能爆发出非常强的实力,他跟吴释互换的时候,优势就被扩大到有点可观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吴释是觉得怎么打怎么不得劲呢。

“再说他们的三号位……”江志的目光往下沉了沉,盯着自己紧紧绞住的双手,“洱海潮生一直都在制造他们全队在单打独斗的错觉,干扰我们的集火,等百无一用一阵亡,她跟我们三号位的互换,看上去还是互换,但其实那已经不是互换了……”

“因为,她阵亡之后留下的残局,已经是对我们很不利的局面了。”他们的四号位听到这里就已经明白了。

“嗯,一旦局面不利,人肯定是会出现失误的,事实上,第四、第五和第六这三个小局,最大的失误点都是在四号位这里,也就是洱海潮生阵亡的这个时间。”江志说,“他们的四号位,我打得多,枪法其实不行,但绝对不能在他面前有失误,他抓失误的能力非常强。”

“四号位这里崩了之后,独裁战队那边的五号位只要能补上来,基本就是收割比赛的节奏了。”

他们全队彻底明白,他们是怎么输得那么莫名其妙了。

“可是……怎么做到的?”吴释就不懂了。

清河战队又不是牵线的木偶。

凭什么独裁战队这样打,他们也就跟着这么打了?
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