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516章
游戏下载

掌控者

时间:2017-01-23   word格式下载

季晓茹很是愣了一下,眨眨眼,再低头把这话重新看了一遍。

等很久了?

怎么看都是一副很期待的样子呢。

可吕洱在期待些什么啊,难道不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?

“你在哪里?”季晓茹试探性地回了一句。

“回头。”吕洱带上了一个笑的表情。

“……”季晓茹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包里就揣着能制得住吕洱的东西,可心里一下就慌起来了。

她知道这种感觉。

那是只有在队内面对沐颜或者林低弦的时候,才曾有过的感觉。

她忍住心里的恼怒,回头一看,吕洱正在角落的位置,朝着她扬了扬手,她粉红的嘴唇轻轻一动,虽然在季晓茹这边听不清楚,但看口型应该是个“Hi~”。

季晓茹心里一口气,硬是被她闷下去了。

还“Hi~”什么?装什么糊涂呢?

她深呼吸了两口,又微微有点得意——幸好来的是她,要是换了职业圈别的什么领队,比如苏绮瑶那种看上去弱不禁风的,还不分分钟被吕洱气哭了?

季晓茹也没回复了,直接拎起包坐了过去。

“我还真想知道,谁泄露我的行程了?当然,我知道吕洱小姐肯定不会说。”季晓茹闭了一下眼睛,然后换上了一副十分公事化的笑容。

吕洱双手撑在桌子上,手指交叠,下巴托在双手交叠的中间:“不会啊,这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季晓茹眯了一下眼睛:“哦?是谁?”

“喝什么?”吕洱却调戏一般地笑着,转问了一个毫无营养的问题。

“……”季晓茹的上下牙碰得一响。

这种感觉……这种感觉……

明明是她带着该带的东西,来兴师问罪的,却怎么一直都好像主动权在吕洱手上?

“卡布。”季晓茹随口道。

“嗯。”吕洱正点着头,季晓茹就看到服务生端着盘子过来了。

但放下的并不是卡布奇诺,而是她最烦的焦糖奶茶。

吕洱一笑:“不好意思,你来晚了。”

“……”季晓茹又是一噎。

是是是,点的是她不喜欢喝的东西,还变成她的错了?

好吧,只能说,吕洱掌控局面的能力,真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。

吕洱又说:“我刚才看到一点半你还没到,我就就一直在刷新闻。”

“刷新闻?”

“对啊,看看有没有飞机失事的消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幸好没有,”吕洱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又笑了,“不然一百六十七条人命多无辜啊。”

季晓茹这还是第一次和吕洱这样单独坐在一起,但她已经半天说不出话了——她乘坐的航班今天是一百六十八人,吕洱这话意思大概是……其他一百六十七个人死了都会很无辜,就她不无辜?

她算是相信了,训练营里的其他选手说的。

吕洱有一种能力,一种在最短时间内,让自己被人讨厌的能力!

可是,季晓茹还是忍了。

没有问题!她是战队的领队,不能以个人喜好来做事情。

她喉咙动了动,仍然恢复了公事化的笑容:“飞机很好,真是太谢谢吕洱小姐了。那么,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讨论一下,关于独裁战队的回归表演的事情了?”

“哦。你想知道是谁泄露了你的行程吗?”吕洱又笑。

“……”季晓茹看了看时间,反正时间还早,无所谓,点头,“嗯哼?”

“做个交易怎么样?”吕洱说。

“说?”

“我告诉你谁泄露了你的行程,回归表演的事情咱们就不聊了?”

“……”季晓茹感觉自己没跟上她的思路,“行。”

聊不聊回归表演的事情无所谓。

就算吕洱临时去客串一把,估计雷道远也就雷声大雨点小地给点口头警告罢了。

毕竟,她是作为未来的主神培养的。

沐颜退役之后,她要作为一个一模一样的主神顶上。

客串了一把临时选手,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吕洱从她的双肩小背包里,掏出了一叠纸,但并没有直接交给季晓茹。

季晓茹稍稍愣了一下,随即点了一下头,也从背包里掏出了吕洱的合同副本:“呵,嗯,我懂。我以为可能会有什么误会,带了这个来……”

吕洱摇头一笑,把合同副本接过来,然后把她手上的一叠纸递给了季晓茹。

吕洱认真地翻看着合同副本,一边看,一边点头,还一边笑。

季晓茹却只看了那叠纸一眼,就迅速抬起头:“这……什么代码?”

“哦,航班代码和乘客的身份证编号啊。”吕洱依然是全局在握的笑容,“你不会觉得民航信息和酒店信息很难查吧?”

“……”季晓茹无语地把那一叠纸甩到了一边。

这就是吕洱所谓泄露了她行程安排的人?

她还以为吕洱真的会告诉她,队里到底是谁,在默默地提供帮助呢。

毕竟,吕洱差一点被除名离队的事情,靠吕洱一个人可完不成!

但结果又是被这个该死的丫头给耍了。

季晓茹现在感觉他们好像在玩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,而她就是那只老鼠?

偏偏吕洱还在看合同副本……

她拿不准吕洱现在是什么意思。

“吕洱小姐?”两分钟之后季晓茹才开口,“看完了吗?”

她都不知道吕洱为什么要看这么久……

同样的东西吕洱那里不是也有一份吗?

“看什么?”吕洱似乎挺意外地抬起头。

“你不是在看你和暗影战队的合同副本吗?”

“哦,这个我有什么好看的,我在等你看完啊。”吕洱笑着说道,一副很好心的样子。

“我?”季晓茹又愣了一下,然后,突然拿起那一叠纸。

刚才她只看了第一页就扔到一边了,这会儿陡然脑中灵光一闪,立刻就往下面翻动起来。

第一页大概是她的航班信息,虽然那一串字符她也看不懂。

但是,翻到第二页她就全部能看懂了。

酒店的开房记录!

“你……你这是犯罪你知道吗?”季晓茹一边摇头一边瞪眼,对吕洱说。

“我今年十五岁。”吕洱摊手,笑。

季晓茹第三次愣住,然后,目光下意识地从自己手上的开房记录上,挪到了吕洱手中的那份合同副本上。

可就在她脑子里转过各种想法的时候,吕洱的话又让她完全跟不上节奏了:“哦,你不用担心,这份合同当然是合法的。不会因为我是未成年人而受到影响。”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