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504章
游戏下载

暗算

时间:2017-01-17   word格式下载

陈尧陡然收紧的手心里,那张余米递给他的账号卡片被捏得一响。

叶虹影一愣,立刻眼疾手快地,从他手里抢出了那张已经被揉成了一团的纸片。

幸好,陈尧的手不像谢轻名那样容易出汗,否则,写在纸片上的账号密码,可能就都被弄湿看不见了。

叶虹影抢出账号卡,把上面的账号密码往自己的小本子上抄了一遍之后,才回头发现自己是不是心太大了……

他挠了挠头。

可他真心没觉得,胡子会出什么大事。

尤其是胡子这小弟扑上来抱大腿说的话,他更觉得没事了。

因为,如果胡子真的已经有出气没进气了,那他小弟如果脑子还算正常的话,抱着陈尧大腿说的,肯定得是“给我们胡子哥报仇”,而不是“给我们胡子哥出气”吧?

“啊?有气?呃……当然有啊!大大地有气啊!”那个小弟被陈尧问得一懵,说道,“咱们东街的人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?兄弟几个都快气病了!”

“人呢?”陈尧一听,就知道胡子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的。

“胡子哥吗?刚吃了药,睡了。”那个小弟说道。

张宁跟沈照楼两个人,也都走了过来。

陈尧很仔细地,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。

他得到的确定答案,也是没有生命危险。

“嗯。”因为胡子睡着了,陈尧暂时没有进去,他在门口找了个地方坐下,才回头来问那个抱大腿的家伙,“说吧。经过。”

……

那个小弟坐在陈尧对面,几乎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起来了。

“我们跟着胡子哥,看的是临江东街的那几家酒店跟KTV还有网吧,面子上好像人人都叫胡子一声大哥,但胡子哥一直告诉我们,要知道自己到底是谁,因为,实际上,我们……谁!都!惹!不!起!”那个小弟擦了一把鼻涕,“不信吧?以为我们都跟小说里写的那么风光无限?其实,呵,都不需要什么很大的人物,一个街道的,居委会的,主任大妈的,远房的,表亲外甥……甩我们一巴掌我们都得毫发无损地把人给送回去!”

所有人都没有吭声。

因为,沈照楼他们想象中的胡子他们以前的生活状态,和现在他们所听到的,差别实在是太大了。

“说起来也许你们更不信——去独裁战队基地那次,是我们第一次,也是唯一的一次主动惹事,真的,因为独裁战队对于胡子哥,意义非凡……只有独裁战队是不一样的……”

陈尧沉默地听着,没有打断他。

他继续说下去:“看看西街那边,能打的牛人多吧,不怕事吧,号称什么退役的特种兵的都好几个吧,出什么问题都能拳脚摆平吧?结果呢?客人是来找乐子的,还是来找不痛快的?那边天天吵吵闹闹的,头两次客人看热闹有个新鲜味儿,时间久了,谁还乐意去啊?”

“所以,东西两边就有矛盾了?”张宁一听这里就差不多懂了。

临江路开的毕竟都还是生意场地,不是武馆。

这种地方管你多能打?只要开打了,就肯定有损失,只要有损失,那付钱的人可就不乐意了。

虽然胡子长得是要多拽有多拽,可不要被他外表迷惑了,这可是个指挥位——这是个靠脑子解决问题的人!

两边的经营出现的差距越大,矛盾肯定也就越来越深……

“一些正经消费的客人,慢慢就不会再去西街了,西街那边的老大也流水一样的换——反正,照他们那个玩法,不是死了,就是进去了。现在的那个豹子头,就是背叛原来的老大上位的……他上位之后,请了我们胡子哥去喝酒,好几次,但胡子哥一次都没去,胡子哥才不跟这样的人喝酒!从来都不!”

说到这里,他停了一下,又看了一眼胡子熟睡着的病房。

然后,他才接着说:“就除了这一次……”

据他所说,因为东街所有人都知道,西街那边的人做事都不过脑子的,所以,包括胡子在内,对豹子头都没什么防备。

那天,胡子过去借钱,豹子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,立马就又请胡子去喝酒,那边来的人说,两万块钱豹子已经准备好了,胡子愿意传授一点经验就是给他面子了,钱也不多,还不还都无所谓。

豹子那边话都说到这份上,胡子这个酒自然不能不喝了。

而且,最重要的是,胡子当时是真的很想最快速度搞定那两万块钱,然后回去训练,打好表演赛,打赢表演赛。

“那天喝酒,其实喝得挺好的。过去之前,胡子哥都已经做好了被豹子头挤兑嘲讽的心理准备了,谁知,豹子头一见面就管我们胡子哥一个口一个大哥的叫,也不劝酒,就自个儿对着胡子哥一杯杯地干,说的事情基本也都是正事。胡子哥以前是看不起他背主求荣上位,但聊着聊着,两个人话还多了,觉得豹子头真的是个挺有能耐的人。到我们走的时候,豹子头还一叠声的多谢指教……”那个小弟一回想起当天中午的事情,恨得牙齿都在咯咯打架。

陈尧他们了解胡子。

胡子虽然智商很高,但心术一直都很正。

如果光明正大跟他玩战术,他估计也就只会稍微虚一下一线战队的指挥们。

可智商高的人,不一定就是擅长搞阴谋的人,这两者有非常大的区别!

“他被人暗算了?”沈照楼问。

“嗯!”那个小弟越说越气,“当时聊得不错,但我们胡子哥是什么样冰清玉洁的性子?当然还是打了欠条给豹子头。然后,豹子头就说胡子哥见外,当面就掏打火机把欠条给烧了。”他看到沈照楼的眼皮跳了一下,觉得哪里不对,“诶……不是冰清玉洁吗?咳,咱读书少……”

“没毛病。继续。”陈尧说。

胡子是不是冰清玉洁,是不是处男,甚至是男是女,现在都不是重点。

重要的是,两万块钱的事情,怎么就会搞到住院的地步了?

而且,还导致胡子缺席了独裁战队重要的回归表演!

“好的。本来西街那边生意比较复杂,两万块钱对他们确实不是什么大数目,他们欠条都撕了,我们也就没当一回事了,当然,我们知道,胡子哥肯定还是会还的。”

“嗯。”张宁点头。

“结果,你们知道那两万块钱是谁的吗?”那个小弟双手捏拳,耳朵都已经气得红到了耳根尖。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