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475章
游戏下载

夜庆

时间:2017-01-03   word格式下载

张宁一路狂飙,但到达学校小礼堂的时候还是迟到了十几分钟,早早就到了这里的十几个老师、校队的队员以及一百多个非校队的学生,都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小礼堂的屏幕画面,还停留在他们刚刚输了那场赏金赛的直播频道。

他们进去一看,就尴尬了。

沈照楼低声低谷:“咳,早知道我们就该换几个号上去打的。”

一个“贴补家用战队”也就算了,还被人爆出来这个队其实是校园赛的冠军队,引得光谷七中这边关注度无限拉高。

最后,他们还输掉了。

什么庆功宴啊?

简直是“无颜见江东父老”的节奏!

但是,很快几个校队的成员就过来了:“有老师还说你们今天应该不会来了……”

“我就说,你们肯定会到!”

“大姐头怎么会被这么一点打击给击倒了?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

大概是因为他们不知道,这个赏金赛事对于陈尧他们来说,关系到战队基地的续费问题,所以,还以为这是随手打的一场无所谓的比赛,输了就输了,无所谓的。

沈照楼的脸抽了抽,也没有和他们多说。

因为独裁战队的事情,即将彻底和校队分开了。

他们月底的表演赛之后,就将作为独裁战队的一员,为着重回晴川阁号主场而努力。

他们在校队里的这一段青涩的经历,将在今天晚上告一段落!

“祝贺你们获得了校园赛的冠军,你们每个人都是很优秀的选手。嗯,裴鹏天没有来,很可惜,他也为学校带来了史无前例的突破。我们希望你们以后的职业道路都能一马平川,取得更好的成绩!”校长和校长夫人,还有他们的女儿,都送上了祝福。

“谢谢!”沈照楼他们回答。

天气已经要入冬了。

但今晚的温度,还算是比较高的。

他们光谷七中的小礼堂里没有任何取暖设施,可陈尧他们还是觉得很温暖。

“也辛苦教练了。”几个老师又对张宁送上了感谢。

“应该的。应该的。我的选手们更辛苦。”张宁连连还礼,脸上还算是绷得住,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。

他在职业圈打杂这么多年,什么时候享受过这样的待遇?

只是,看着韩笑他们的笑容里,都还是挂着一层淡淡的寒霜,他还是默默低了一下头。

他们战队今天打了一整天的比赛,如果最后获胜的是他们,那就很完美了,可惜,失败是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中,必须要经历的过程,今天输了比赛还能来参加属于他们的庆功宴,就已经让张宁觉得非常强大了。

“我们当年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学校呢……”张宁一边跟着他们进去,一边笑着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。

光谷七中不是像博学中学那样名号响亮的学校,但是,也许作为未来世界冠军的摇篮,它和睦的氛围和温暖的环境,才是更重要的吧。

张宁看着沈照楼他们脸上的笑容,都多了几分,心里也是放松了一点。

因为庆祝规模也不是太大,也没有正式的一线战队那种正式的庆功流程,加上校长其实并不是太懂电子竞技,所以,整个布置是那种家宴的形式,也没什么大人物跑来讲话之类的,大家就是吃吃喝喝玩玩,反正,轻轻松松就好了。

但既然是庆功宴,肯定就有记者到场。

当然,他们肯定不至于像一线战队的庆功宴那样,宴前专门有记者招待会的标准流程。

来的记者也就那么三个,其中一个还是校报的记者。

“我能问一个私人问题吗?”那个校报记者最后才过来采访,因为和沈照楼熟得不能再熟,拿着纸笔就直奔沈照楼,“怎么样我们的沈大校花,从校队二号人物变成万年替补的感觉如何?”

“去死。”沈照楼眉毛都没动一下,“谁说我万年替补了?我是领队!领队明白吗?重要工作!”

“哦哦,领队嘛,我懂,领队和队长的故事嘛……那我再问一个更私人的问题,你和陈队现在进展到哪一步了?”

“……”刚刚还眉头都不动一下的沈照楼,惊了一下,飞快地扫了不远处的陈尧一眼,不确定他听到了没有,掐了一把那个八卦的校报记者,“说什么呢!你真是找死啊!”

“啊?我为什么找死啊?我就是想问你们的工作配合进展到哪一步了,沟通起来有没有什么困难……”那个校报记者坏笑地逃开,“你以为,我在问什么呢?”

“那算私人问题?”沈照楼追打她。

“呐,你有私人问题当然是但说无妨啊,尤其是这种你们刚输了比赛的时候,爆料领队大美女的私生活,转移一下大家的眼球,也挺不错的呀,我是为你好呢……”

“行啊!私生活能转移几个眼球,直接写X生活啊!来来!”沈照楼轻而易举就抓住了她挠她痒痒。

“咳……你也太……”那个记者妹子咯咯咯地笑着,立马给她跪了,“我错了,我错了……”

夜庆进行到一半,校长跟老师们就先退场了。

而张宁这个十四岁零几千天的少年,倒是跟学生完全能打成一片。

他已经从他的十四岁,吹到了现在十四岁零几千天,中间各种牛逼经历,唬得校队的队员们一愣一愣的。

平时,陈尧他们在非训练时段,都是把他当智障的,他根本没有机会,去讲述他的那些血扑血海的光辉岁月,今天大讲特讲也算是够了本。

他们一直在学校玩到了十二点多,韩笑被他们拉去刷夜唱歌了,沈照楼也被几个小姐妹约走了,就连平时人缘很糟糕的谢轻名也和同学离开去网吧开黑了……

很快,小礼堂只剩下陈尧和胡子、张宁三个人。

小礼堂的喧嚣渐渐地平息下来……

这个不大的空间,慢慢地恢复了陈尧所习惯的安静。

转钟之后,气温又有点下降。

直到小礼堂里最后一个学生,也跟他们道别回家去了,胡子呼地一下,伸手推开了窗户。

夜晚的寒风突然灌了进来,打得张宁一个激灵。

“还有一件事情,”胡子脸上的欢愉,已经全都收了起来,“你们应该没忘,我们赏金赛事的冠军没拿到,也就等于三万块的奖金没拿到吧?”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