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474章
游戏下载

很艰难的第一次

时间:2017-01-03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冰蓝战舰

下一篇: 夜庆

今天他们是第一次输比赛,张宁是有点束手无策的。

无论对于什么项目的选手来说,输比赛都是一个坎,不乏一些惊尘绝世的天才,一路赢一路赢,结果输了一场之后就再也赢不了比赛了。

张宁一直都觉得,他们是一支很危险的战队。

因为他们不管遇到多难的强敌,打过多艰难的比赛,但最后的结果都是胜利。

其中,张宁最担心的就是陈尧。

沈照楼跟韩笑,以及谢轻名三个人,都是以前被各路对手完虐的,他们至少有过输比赛的经验,也许赢了这么长时间突然输了一场,一下子无法接受,可很快应该能调整过来。

叶虹影刚刚入队不久,对胜利还没有形成那么强烈的“它就应该是我的”那种感觉,所以问题也不大。

胡子是指挥位,一般指挥位的心态没那么容易崩。

只有陈尧,张宁一直拿不准。

一场失败对他的影响到底有多大?

他不会说。

他不说,张宁怎么能知道?

但陈尧的这声询问,让张宁心里的石头落了一大半!

怕了?

“有什么好怕的?吃香蕉剥皮,吃一点剥一点,我们打着C级联赛去怕A级联赛的对手?才不怕!”沈照楼说。

“今天我没打好,不是全队没打好。”谢轻名皱着眉头。

“不不,我的锅,我最后一局的失误太大……刚才暗网那位大神姐姐,还批了我一通呢。”叶虹影指着自己的屏幕留言,说,“我没有跟上全队的节奏。”

“主要是我在一开场的时候太轻敌了。”胡子摇了摇头,认真地说,“其实第一张地图一开始,我还把他们当今天一天打的那些菜鸟队一样……”

“但是,你的指挥很快就进入节奏了,我们的惯性却没有迅速跟着改变。”韩笑今天是要把叹气进行到底了,不停地叹气。\

张宁听着他们都在总结自己在最后一场比赛中,做的不好的地方,暗暗点了点头。

其实,输了比赛之后,哪怕是全队各种吵架、打架、摔东西,都不可怕。

最怕的情况就是,输了比赛所有人就沉默地各怀心事离开,一点都不沟通,和教练也拒绝交流,那这支战队就走不远了。

他们的沉默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……

然后,胡子一边看复盘,一边就絮絮叨叨地开口了。

“叶虹影最后那个失误,老子当时真的是想一脚把你的椅子踹了。不过,想了想你才入队这么几天,就放过你这一次,C级联赛上你要是还能打出难堪的配合来,老子真不客气了。”

“不会不会。”叶虹影立刻切换乖巧式坐姿,“大哥我错了,给我个机会。”

“当时在场上的时候,我觉得谢轻名的表现太糟糕了,但是,现在再看复盘,我觉得这场比赛谢轻名问题反而不算太大。”胡子对谢轻名摇头说,“你跟队长两个人,都是正常发挥,无非就是没有飚起来而已,但是……韩笑!!”

韩笑又叹了一口气。

胡子的口水都喷到他脸上来了,他也只能无奈摊手。

今天对方的失误率,低到让他完全找不到机会。

所以,他今天在场上等同于透明人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“全场活靶!你牛逼啊!”张宁盯着胡子的屏幕,对韩笑的表现也挺震惊的。

韩笑一个四号位,在前面有输出,有人扛住压力的情况下,一共两张地图几十个小局打下来,竟然没打出过一次爆头,大多数情况都是送人头送得飞起,还经常因为强行要找机会,而带崩一局的局面。

他在赛场上被张宁关注的时候并不多,但是,从复盘上来看问题就太大了。

韩笑自己也知道没打好,进入状态慢,对敌人实力的判断完全不对,加上枪法确实是差,导致胡子几次吼着要求打开局面的时候,他怎么都无法在对方的战阵中撕开缺口。

他们比赛打了半个小时,复盘也用了半个小时……

然后,就训练室这才沉默下来。

“学校那边的庆功宴……”沈照楼有点不想提,但还是不得不提醒大家,他们今天晚上应该去参加庆功宴的。

他们是以校队的形式,拿到的校园赛的冠军。

学校那边不可能一点表示都没有。

而且,裴鹏天虽然人已经飞走了,可他拿的大奖学校还要给他庆祝呢!

“有点……难。”半天胡子才回答。

“嗯……”韩笑脸上挤出一点笑,很难看,“刚输的比赛。”

叶虹影不用去参加他们的庆功宴,所以,他反而是最轻松的。

他刚打完一天的比赛,竟然就没歇着,已经在暗网里跟那个“猜猜我是谁呀”继续训练了。

“小孩儿精力就是充沛。”张宁看着都佩服。

但让他更佩服的是……

陈尧换了衣服,站了起来:“走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全队看着他,像是看一个怪物。

“庆功宴。”陈尧回看全队,“我一个人去?”

“来了来了。”沈照楼赶紧抓起外套。

“我知道刚输了比赛,就去庆功,这很难,”张宁愣了短短两秒,马上接着说道,“但是,你们不会被这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的失败,影响你们的整个职业道路吧?”

全队摇头。

张宁一边拿钥匙,一边眉飞色舞:“那你们告诉我,校园赛和这个比赛,哪个重要?”

那还需要说吗?

当然是校园赛重要得多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有什么必要因为这样一场比赛的失败,而拒绝我们校园赛冠军的桂冠?那是我们应得的庆功宴!”张宁张开双臂,就像正在演讲的美国总统似的……

貌似是这个道理没错。

可他们真的还是很难受的。

输了比赛,不管是复盘也好,争吵也好,其实都取代不了他们心里的难受。

“我知道,你们现在心情都很不好,这种最难受的时候,却要去参加“庆功宴”,实在是太为难人了。”张宁摇头晃脑地继续说,“就像是一个人刚死了爹妈就马上被逼着去结婚一样……”
“滚。”沈照楼掐断了他的话,以免他越说进入智障节奏,“去去!我们去还不行吗?!”


上一篇: 冰蓝战舰

下一篇: 夜庆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