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463章
游戏下载

真话还是假话

时间:2016-12-27   word格式下载

叶虹影的脸一下就白了。

虽然他被锁门的时候,就已经眼皮直跳,心里有点慌,但是,他绝对没有想到,陈尧就这么直截了当地问出这四个字。

你赌比赛。

张宁之所以一下被惊得眼睛瞪成弹珠,就是因为这四个字太重了。

比起什么代打,赌比赛这种事对于一个职业选手而言,就是一票否决的污点。

不管这个选手有多优秀,也没用。

被卷入赌比赛的风波,而身败名裂的远古大神还少吗?

CES联盟最大的一次危机,就是由赌比赛引发的,一个项目八成退役选手参与赌局,通过俱乐部渠道直接干涉选人,然后人为操作比赛,导致长达三年的时间该项目优秀选手完全无法获得比赛机会,当King彻查下去的时候发现CES联盟内部甚至都有人在参与,整个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链。

那一次危机最后以CES联盟用独立赛事、外接赛事等方式,在和赌比赛的团伙的斗争中取胜,保住了电子竞技这一片净土。

但是,那一款原本还可以运营二三十年的游戏,却没有办法再维系下去了。

正因为有了那一次危机的前车之鉴,CES联盟现在对赌比赛几乎是宁杀错,不放过的模式!

就像秦一烛造成的影响那样恶劣,甚至对整个行业都有一定冲击,CES联盟的处理也还算是比较温和的。

独裁战队投资人已经撤资,所有选手的合同剩余时间转卖,就算CES联盟不主动将他们降级,他们也会被动降级的。

但是,他是因为赌比赛入狱?

CES联盟现在绝对都已经直接宣布取消他的职业资格了!

而且他这个人不会再有任何粉丝为他说一句话,就算不粉转黑,粉转路人也是必然的。

“……我……”叶虹影双手的拇指跟食指,在衣袖里无意识地互相掐着,就像是他现在脑子里说实话与说谎话的挣扎纠结。

陈尧的邀请他听在了耳里。

他只差一步就能迈入独裁战队——这支生死狙击的顶级强队的大门。

但是,张宁的震惊他更加看在了眼里。

赌比赛这件事,只有电子竞技的选手才会“震惊”,在一些早已经被赌局操纵的项目里,大家也就是一笑而过罢了。

陈尧没有催他回答。

但是,他的手指都要掐出血了。

说不说?

到底说不说?

他平生第一次知道,天堂和地狱其实就只有一线之隔,而他现在就站在这条线上,自己也不知道几分钟之后,自己将落入哪一边。

长达五分钟的沉默……

叶虹影的眼睛里都被逼出了眼泪了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他这句话一出口,其实,就等同于是承认了。

“比赛前期假打,示弱,故意不敌,甚至先输一张地图,勾引赔率,然后后面两张地图翻盘,这种模式是赌比赛的标准模式了,”陈尧把显示器往叶虹影这边一拨,“你自己看,是不是很明显。”

“我……”叶虹影哭都哭不出来,哪里就明显了?

而更震惊的是张宁。

他一句话问得跟叶虹影一模一样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张宁倒是不是怀疑陈尧的眼力,他意外的是,陈尧竟然会知道赌比赛的事情!

而且,他还能一眼看出叶虹影的打法就是赌比赛的打法,先示弱,再爆发,这绝对是亲眼看过参与赌局的比赛是怎么打的,才能做得到。

可陈尧从山里出来才几个月的时间?

他哪里去知道这些东西的。

“呃,难道是……秦一烛?”张宁想着这种事情,陈尧得知的唯一途径,也就只有秦一烛了。

“嗯。”陈尧默然。

秦一烛给他看过的比赛视频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里面甚至包括一些非常精彩的内部视频,但是,他印象最深的却是一场B级联赛上,独裁战队输掉的比赛的视频。

那一场比赛独裁战队的对手是当时B级联赛的第一强队——七分王冠战队,对手很强,整个比赛过程跌宕起伏,最后,独裁战队输掉了比赛。

可是这场比赛最后被判胜的是独裁战队,因为,七分王冠战队被查出全队参与了赌局,金额极大,全队被取消资格并强制解散。

强制解散!

这是生死狙击项目第一次,由CES联盟发起的战队强制解散。

当时,秦一烛给陈尧说了:“老子就想不通了,和我们独裁打比赛,先让一张地图最后还能打赢的战队,妥妥的前途无量啊,他们脑壳进水了跑去参与赌局?”

现在这句话他想原封不动地送给叶虹影。

叶虹影才十四岁,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实力,妥妥的前途无量,脑壳进水了跑去参与赌局?

“从头到尾,说清楚。”陈尧打开一瓶矿泉水,喝了一口,关上瓶盖之后才说。

……

叶虹影低着头,就地坐在了地上,小声地嘀咕什么,陈尧没听清楚。

其实,叶虹影说是April不知情,但事情是这个样子,陈尧很难相信April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但如果April知道的话,怎么可能把这孩子介绍来独裁战队?

就算后面被爆出叶虹影一个人打假赛,参与赌局,整个独裁战队也都会受到牵连,就算不会对战队有什么处罚,但名声始终是被坏了。

April那种无所不能的妹子,不可能犯这种错误!

叶虹影不知道陈尧现在在想什么,他坐在地上就像是一只团起来的小野兽,陈尧看他,和秦一烛甩给他的那只流浪猫像极了。

只不过,现在的叶虹影的样子看起来,比他的那只猫可没用多了!

也许是感觉到了陈尧的目光里越来越低的温度,叶虹影拿袖子抹了一把鼻涕,又是那种自暴自弃的语气:“好吧,你们想听,我说就好了。从头到尾……吗?那要从哪里说起……嗯,从头的话,就得从小学毕业离家出走的时候说起了……”

张宁掰着指头算了一下自己小学的时候,还真够久远的。

不过,对于叶虹影来说还不算太久远,所以,他的记忆还很深刻。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