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464章
游戏下载

死亡继续

时间:2016-12-07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冲进火场!

下一篇: 不想死就冲吧!

谁也不知道顾英男给他们打得什么药,唯一肯定的是,那药效真是强的变态!

才推进血管中也就两三秒钟,每个人都好似打了肾上腺素似的,眼珠子充血、浑身肌肉鼓胀,头发都竖起来,神智完全陷入癫狂之中,浑然忘我,两眼直勾勾盯着烟雾笼罩的炙热之地,毫不犹豫的拔腿往里冲!

本来他们干巴鸡样的小体格,爬个六楼都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平时打架也拎不起重一点的棍子,而今却个个儿敏捷赛猎豹,勇猛如虎狼,脸上肌肉扭曲变形,咧开大嘴露出森森牙齿,吐着白沫儿,两腿交替如轮,奔走间卷起狂风,一溜烟儿就不见了人影。

这怎么看都是疯了啊!

王彬手里提着小方,被三人一晃而过掀起来的灰尘扑了一身,目瞪口呆的看他们走远,扭头问顾英男:“大姐,你这招也忒毒了吧,他们就那么进去等于是送死啊!”

顾英男淡定的一晃针头:“理论上不会,他们的身体发生了轻微变异,皮肤表层会短暂增强抗高温高热能力,以他们奔跑的速度,完全可以在十五秒钟内冲出这片区域,能够豁免致命伤害。”

“真假?”王彬总觉的她话里有所保留,不过这事儿他也没兴趣多关注,摇摇头果断刹住念想,带着人跑进烟雾内。

段飞望着红炎迷蒙的前方,缩手缩脚的一副胆怯样儿,摇头叹气:“刀山火海全赶上了,一不留神要变烤猪!呐什么,姐们,还有能隔热的布吗,匀给咱一块呗?”

他是逗逼,但不代表傻,这么光溜溜的冲过去,貌似危险性挺高啊。

李猫紧盯着后方密林,目不斜视,冷然道:“没有!”

顾英男冲他比划了下针管,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着道:“要不你也来一点试试,效果蛮不错的。”

“算了吧,我现在感觉很好!”

段飞赶紧举手投降,他可不想也跟仨傻逼似的变疯子。

看情况无法避免遭罪一场,他仰天长叹一声,怪叫一声:“拼啦,死就死吧!”

深深吸一口气憋住了,弹身一跃呼的蹿入烟雾当中。

彭健绷紧脸皮,一声不吭的跟着他窜出去,盯紧了快速晃动腾跃的身影,竭力不让自己被撇开。

没人肯当试验品,顾英男无趣的耸耸肩,反手插针入腰间,冲李猫摆摆手:“我先走一步喽。”

慢条斯理拉下面罩,外骨骼动力全开,循着陈锋开出的通道闯进去。

李猫半跪在地,将M107抵肩平持,目光透过瞄准镜盯紧密林深处,呼吸纤细的近乎没有,枪口稳定的看不到丝毫抖颤,只沿着一条独特的轨迹缓慢而均匀的移动。

那是微小到极点的调整,简直堪比精加工机床的丝一级精度,却要在人体这种时刻处于复杂运动中的结构下实现,可想而知难度有多高。

换成一般狙击手,只有将两脚架安稳在地上,整个人也趴好了,尽可能放松身体,连脉搏造成的震动也降低到极致,呼吸平稳,才可以开出完美的一枪。

李猫这种姿态,难度提升太大,即使有外骨骼辅助,实现起来也相当困难。

尤其是,在群敌环伺的危险处境之下,这么干简直是在找死。

可她就那么做了,并且完全无视了自己孤身落后的糟糕情况,全身心投入到精微观瞄之中。

瞄准镜放大多倍的视野中,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。

李猫却知道,就在她锁定的位置上,多条纳米丝交错而过,因为太过纤细,林中光线又太暗淡,很难看的清楚。

她是发动起自己独特的猫眼夜视,加上冥冥之中的感受,才能捕捉到那些细丝的所在。

短短几秒钟,时间却像拖慢了千百倍,后方呐喊怪叫、碰撞和脚步声变得迟缓沉闷,心跳仿佛是远古巨兽行走在大地上,节奏缓慢、沉重,似乎每一下悸动都震得大地颤抖,四野之中回音游荡。

这种奇怪的错觉足以让人沉迷,那是整个世界悄然揭开隐藏奥秘的起始,似乎有无穷真知智慧将要从重重迷障之后浮现出来。

可李猫并没有沉迷其中,她高度兴奋的精神感知全部投入到阴森森的密林深处。

蓦地,一点幽影从视野深处晃过。

就像是黑暗之中,轻纱随风一动。

迅速,轻微,暗淡如烟,一般人都难以察觉。

李猫的手指扣下,枪身震动,爆响轰鸣!

一发子弹旋转出膛,转瞬间掠过多道纳米丝,犀利绝伦的丝线锋刃轻而易举切开弹头,导致破片轨迹发生微小幅度的偏移,形成细碎金属风暴洒向前方。

而那些丝线也被高达数万焦耳的动能冲击下,琴弦一般的拨动,发出幅度极小的震颤,切割空气产生嗡嗡的高频振动声响。

动静很小,似乎也没什么影响。

快速掠过的身影被吓了一跳,赶紧往旁边树后闪躲,很机智的避开了缠绕纳米丝的区域,不至于被误伤。

刹那间,他判断出来子弹打空,洒向密林深处的破片也毫无用处。

心中鄙夷的一笑,就待抬枪反击。

蓦地,几道灿烈光芒骤然从其旁边爆发、升腾,炽烈火焰夹杂着要命的粉末瞬间吞噬方圆十几米,将他和后边另一人整个儿裹进去,连炸带烧,直接放趴下!

“哼,我走过的地方,你们也敢直接跟着闯进来,找死!”

李猫嘴角一翘,轻哼着转身蹿入高温浓雾。

那片危险的纳米丝杀阵中,被她悄悄的设置了诡雷,依靠丝线的弹拨震颤来引发,正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

燃烧的焦木林中,烟尘滚滚遮掩一切,视线变得极其糟糕。

李猫却似乎没受到什么影响,精准沿着陈锋趟出的路线曲折前行。

她是凭着超人的听力和初期的目测,把陈锋行走路线都给记住了,一米都不会夺走。

眼看要冲出去了,旁边蓦地窜出一道人影!

那家伙是直接撞开一根三米多高的焦黑树桩,浑身裹着燃烧的火炭,皮肤嗞嗞啦啦的冒着油,浮肿膨胀如红烧蹄髈。

他张开双臂普向李猫,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吼叫,状似疯狂!

李猫眉头一皱,抬起一脚把他踹开,同时也认出来,正是三个被打了药的坏痞子之一。

那家伙倒飞出三四米开外,嘭的撞在横倒的焦枯树干上,一块皮肉被震的从脸上剥落,露出骨头森森的面颊。

这家伙似乎没觉得疼,立即又跳起来,还要继续抓挠。

李猫手指搭在扳机上一勾,中途又停下,闪身避开,继续往前狂奔,引着那家伙在后面穷追不舍。

眼前霍然开朗,却正是紧贴密林的斑驳公路,重新出现在前方。

陈锋端着SCAR趴在边缘左侧的硕大弹坑边,向她快速的示意一下,手中却见缝插针似的扣下扳机,连连点射向对面隆起的沙石树木屏障。

很显然,敌人已经从对面发起了围堵攻击,只是没料到他们突破的如此坚决迅速,一时间人手不足,被陈锋抓住机会抢先开火压制住了。

李猫转头一扫,发现一个人都不少,包括另外两个被打药的倒霉蛋全在,如今正被段飞和彭健各自摁在地上,顾英男手里拿着个药罐子呲呲的给他们治疗。

吴伟斌和王彬、大眼各自占据一个方位,警戒并提供间歇火力支援。

古怪嘶哑的吼叫声中,那发了疯的痞子卷着灼热烟尘冲出来,张牙舞爪的依旧去抓李猫,被她闪身晃过去,抬脚踹翻并踩住。

那家伙手刨脚蹬把焦枯地面抠的碎石纷飞,挣扎不止,指甲抓掉了、皮肉都裂开,也不知道疼。

其他人一眼看到,顿时吓了一跳:“我靠,这家伙怎么变这德行了!”

他们纷纷注目顾英男,该不会是打得药有问题吧?

顾英男迈步过来捏住那家伙的脑袋仔细看了下,摇摇头:“他感染了别的病毒引起并发症,又连续撞了几次木桩,没救了。”

不用说,她的药物肯定是激发并促进了病毒发作的速度和烈度,导致短短十几秒钟就产生变异。

这倒霉家伙完全失去理智后,没能按照预想中那样沿着陈锋开出来的通道冲过来,而是自己在里面横冲直撞。

那些没有烧透的树桩依旧坚硬,肉体凡胎猛撞上去,不死也得残废。

李猫没有废话,反手拔出军刺,就要扎穿那厮的脑袋。

周围幸存的新人们多半露出兔死狐悲的表情。

有一就有二,天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他们头上。

青年小方却霍的站起来,气愤的指着李猫两人厉声喝道:“你们太冷血了吧?!明明他还活着,为什么就要放弃拯救的希望!?他变成这样子,还不是你们一手造成的?你们到底把我们这些人当成什么了!”

不等得到回答,他转头冲其余新人挥舞双拳:“大家不能再一味的听他们摆布了,我们的生命应该由自己做主!大家要团结起来,争取权利……”

他喊得声嘶力竭,却没得到任何一个响应,反倒是众人看向他的目光,多数古怪诧异,像是看着个神经病在呓语。

“这小子脑袋被你夹坏了吧?”

大眼问王彬,一只手抓住手枪,表情极为不善。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