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461章
游戏下载

突围

时间:2016-12-07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损招

下一篇: 高科技啊!

“坦克!”

狙击手愤怒的咆哮,才待开枪狙杀陈锋,陡的头皮一紧,急忙闪身躲开,原地作为伪装的横斜树干嘭的爆碎,些许高温金属射流喷溅的在肩膀、脸上,当即烧穿表皮和内里,发出焦糊的气味。

关键是相连的部分电子元器件,失灵了!

却是李猫悄然转向,找到合适的位置,一枪建功,差点要了他的命!

M107发射的破甲弹很犀利,堪称是对付这种厚装甲单位的天然利器,再坚强的战士吃上一发,活下来的机会都小到可怜。

狙击手又惊又痛,却半点原地反手报复的念想都没有,果断抽身躲开李猫的射界,仓皇逃向第二阵地。

才跑出去没几步,耳听得空中呜呜呼啸,一发枪榴弹灌顶袭来,速度快的吓人!

任凭他使出浑身解数竭力躲藏,榴弹还是在不到两米的头顶爆炸,气浪夹杂着钢珠破片当空肆虐,将周围树木打得纷纷扬扬,一面树皮变成马蜂窝。

狙击手护住了头脸,一条手臂却给完全炸的难以动弹,整个人呼啦飞扑出去三米开外,没等落地呢,斜刺里三发子弹接踵而至,分别贯穿他的肩膀、肋部和大腿根。

陈锋从远处放低枪口,冷冷一笑,倏地隐没在飞扬尘土之中。

一箭之仇,当场就报了,对方纵然不死,也很难轻易发动敏捷的狙杀。

这就是团队作战的默契之处,基本连多余的联络动作都不需要,完全靠相互的照应,一经发现时机,当即加入联手攻击。

狙击手,是战场上最可怕的一种存在。

李猫和陈锋本身都擅长这一战术,更知道他们的难缠。

有一名狙击手在暗处盯着,他们五个人都难以施展的开,因此必须尽早的除去。

就是为了他,陈锋才会与那铁甲壮汉纠缠许久,弄出诸多花样,到底还是牵动了其行动,找到杀伤的宝贵机会,三人联手,一次建功!

而那铁甲壮汉,也给威力巨大的高爆手雷给炸得七零八落,虽然浑身厚甲挡住绝大多数的破片和冲击,却无法豁免高温及紧挨着的动能杀伤,几乎被炸碎了正面的全部装甲,大胯给炸开个惊悚大洞,里面的电子机械零件完全损毁,僵呆在原地,难以动弹。

陈锋只需要把枪口顶在其眼睛上,或者从下而上的贯穿伤口,足可将其干掉。

但是,没机会了。

原先躲在左侧的敌人,还有后来窜出并被李猫一枪打退的那位,短暂的恢复力场护盾功能,擎在身前忽然窜出,相互遮掩齐头并进,朝着陈锋疯狂开火阻击。

陈锋只来得及给了狙击手三枪,随即趁着漫天呼啸沙尘没散尽,一溜烟儿朝着之前来的方向撒腿狂奔,同时低吼:“机会,突进!”

狙击手、重装甲、隐身者、强搏击,还有幽影偷袭者等等全部死的死退的退,整个陷阱已经七零八落,短时间里难以形成有效包围。

这对于整个队伍而言,可谓机会难得。

陈锋吼毕,三步两步重新冲到密林边缘,这时再没有人发出阻拦。

李猫静伏不动,吴伟斌冲着后方众人断喝道:“跑啊!”

随即纵深扑进去,一手一个分别抓住个头最大的半途胖子和中年官僚,健步如飞直冲向前。

大眼和王彬有样学样,大眼有样学样,返回头冲进人群,一把拖了秦瑜就走,不料刚刚转身,陡然后背一沉,于潇潇竟跟猴子样敏捷的蹿上去,双手死死抱住他脖子不松开。

大眼给勒的直翻白眼 ,破口大骂:“你他奶奶想老子啊!”

狠狠一仰脖子,坚硬头盔咚的一下砸在于潇潇额头,撞得她差点昏过去,双手稍稍一松,又条件反射似的再次抱住。

这家伙,遇到危险就光知道尖叫,逮着逃生机会居然也如此执着,真是怪胎!

好在勒的没那么紧,大眼也没空撕吧她,拽着秦瑜甩开大步夺路狂奔,把她扯得差点胳膊脱臼,整个人都要飞起来。

秦瑜疼得额头汗珠滚滚,竟拼命咬紧牙关不吭气儿。

非主流三个刺儿头和青年小方还等着人来拖呢,一看王彬居然只专心扛着枪打掩护,顿时急眼了:“我们呢?有人管没人管了!”

小方咬牙切齿的发狠:“我就知道,他们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屁股上挨了重重一脚,踹到的一个趔趄往前抢出去好几步,就听段飞骂骂咧咧的呵斥:“都特么哪来的一堆废话,有手有脚的,赶紧窜,不然哥们一刀砍死丫的!”

这小子给顾英男手脚麻利的缝了几针,勉强收住伤口,喷了点药暂时封堵,吞了不知道啥成分药丸,就被踹开,正好接茬儿。

他示威似的一晃手里森冷战刀,凶神恶煞的恐吓,顿时把四人吓得毛发直竖。

他们不敢赌这厮会不会真下手,小方纵然屈辱的抓狂,也只能咬牙忍着,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往前跑。

别说,给这连吓唬带踹的,他们居然身上有了力气,跑的一点都不慢。

顾英男淡定从容的跟上,看着似乎动作不快,每一步却都有其他人两三步的距离,纯粹是仗着外骨骼的动力来欺负人。

可看上去,却如凌波微步一般轻飘写意,淡然自若,在此起彼伏的轰响爆炸中,堪称奇景儿。

彭健百忙中偷眼观瞧,摇头无语,完全理解不了这帮男女的怪癖。

人群呼啦啦风卷残云般冲过防线,转眼来到密林边缘。

曲折平整的林间公路,原本紧挨着密植带的边缘向远处伸展来着,此时却像是被一把巨型铲刀拦腰切断,前半截成了坑洼不平的弹坑,边缘放射状堆积的土石和碎裂木头有两米高,堵的严严实实,完全无法通行。

而正对着的,则成了一条人为踩踏出的曲折小道。

那根本没有平整度可言,完全是顺着起伏不平的林地原貌,走的多了踩结实,却没有除去起伏隐没不定的粗壮树根,时而有一块大石头拦路,不得不转向绕过,倘若沿着小道快速狂奔,铁定会绊倒无数回。

还有撞树的几率也是极高。

如此糟糕的路段,放平时根本没什么人会走的,但现在他们却别无选择。

敌人能通过周密的观察与计算,推测出他们的行动方向和进入地点,足以说明一切——他们对整个区域掌握的何其细致。

在这里设下天罗地网也就不奇怪。

那么作为拦路虎的密林带,又岂能没有足够多得埋伏?

看不到,不等于不存在。

陈锋在林遍倒伏的大树旁停住,反身伏在被轰炸烧焦的树干上,据枪向后瞄准,凝神感知敌踪。

原本如灯火闪耀的敌人,同时竭力收敛了锋芒,变得微弱如风中火烛,难以分辨清晰。

他们不急着追赶,只是在后面重新形成包围阻截,看样子是对林中的埋伏充满信心。

这意味着,一群人即便全进去了,想要顺利通过的几率,低过零。

进,还是不进?

陈锋没有丝毫犹豫,就在李猫赶过来接替他警戒后,转身一个大步冲进去。

眼前光影骤然一暗,头顶完全被密集枝叶遮掩的半点阳光也难以透过,甚至连风也吹不进来,空气都像是凝固了的,其中充斥着若有若无的腐朽味道。

不知道是来自于植物堆积,还是其他什么东西。

陈锋揭开头盔,用鼻子闻,用耳朵听,眼睛观察,动用一切感知器官来搜集信息。

凝重,晦暗,死寂,酷寒!

光线暗淡的密林中,给人一种浓雾笼罩下,终年不见天日的山谷深渊,那种瘴气遍布、毒虫丛生的死地的气息。

按道理,经常有人出没的话,本不该有如此的状态,那么原因只有一个,有人改变了她旧有的氛围。

敌人!

就隐藏在这里面,不远的深处,冷漠的等待所有人上钩,或者陷入。

陈锋勾起嘴唇,轻蔑的一笑,蓦地腾身蹿上一株大树,在苔藓密布的横斜枝杈上一蹲,猛地一刀剁下去。

喀嚓!

大腿粗的树枝斩开半截,难以承受前面的分量,吱扭扭嘎吱断裂,噗的重重拍落地面。

没有触发任何陷阱,貌似他想多了。

可真的如此吗?

陈锋压根不信,他随即腾身窜向另一根斜穿而来的粗大树枝,如是再一刀砍劈,咔嚓咔嚓,一根根带有茂盛枝叶的粗壮枝干纷纷断裂垂下,拍打地面,荡起飞尘。

没有,没有,还是没有。

换成一般人,可能会事不过三,放心大胆的往前走了。

陈锋心中绷紧的那根弦儿却从未放松!

他蓦地朝侧面跳出去,才要落向树杈的时候,眼角蓦地瞥到一丝一闪而逝的幽光。

纤细之极,就像是单根拉起来的蜘蛛丝,不全神贯注根本难以发现,更别提是这么幽暗的密林里。

换组旁人,就直接撞上去,陈锋却不肯有丝毫放松,感激一挺身体向后仰头,同时树刀横臂遮拦在前。

“噌”的一下细微到极点的轻响,陈锋陡然感觉手臂生疼,刀锋也像是挂到了什么东西,居然把合金刀面切进去半截!


上一篇: 损招

下一篇: 高科技啊!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