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397章
游戏下载

第一滴血

时间:2016-11-24   word格式下载

话不多说,现在的重点也不是什么清河中学。

谢轻名的目光一直就盯在陈尧身上,张宁只能挥挥手,让他们约架的赶紧去,打完了他还要安排明天的训练。

陈尧又呆呆地看了张宁一眼,看得张宁又一阵心虚。

要不是张宁非要说什么,谢轻名的血蜘蛛上第一滴血要有纪念意义,可能谢轻名也不会找上陈尧拼刀。

张宁看他们出去了,忍不住抓了一下耳朵:“可是……他真能跟队长打啊?”

可别挂着面条泪哭着跑回来啦。

训练室人比较多,正在开的单挑局也不少。

但大多数的选手都是在练正面拼抢。

因为枪战游戏大多近身格斗系统都比较简洁,比起枪战来使用频率也小得多,在校级联赛这个水准的比赛上,没有什么特意练的价值。

谢轻名这种特别容易被拼刀针对的,毕竟还是少数。

“我总觉得,像是回到了我们学校的机房哈。”裴鹏天看他们两个人坐定,思绪不知不觉的就往回拉了。

他们战队的这两个最强选手,第一次见面就是谢轻名就被陈尧单挑完虐,愤而离队告终。

今天他们再一次坐上单挑台会不会也有不一样的感觉?

事实证明……

完全没有!

陈尧平静地选了消失的运输船。

谢轻名的手也只是在键盘上顿了不到一秒,立刻就点下了准备完毕。

两个人分警匪两边,刷入了地图!

……

陈尧有两把还可以的匕首,虽然比不上血蜘蛛那么极品,但匕首之间本身就不会有太多的数据差别,最多是侧重点不一样,他随便带了一把就上了运输船。

谢轻名的百无一用手上那把血蜘蛛还是可怜的黑蜘蛛,他很想看到,这把漆黑的匕首拿下第一个人头之后,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!

整个地图悄无声息。

两个人都踩着静步,行走在满船的集装箱中间。

可以预见,他们两个人的遭遇一定会非常突然!

“队长这张图上不对狙却拼刀,看起来还真是奇怪的很。”沈照楼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“确实……”裴鹏天看着星火拎着匕首的静步姿态,才想到这画面好像从来没出现过。

两个人的移动速度都不快。

场面很静……

静得让所有人都觉得,这是陈尧的主场。

谢轻名光是在这种安静的环境里,就已经会压力山大了吧?

沈照楼看了一眼,谢轻名下意识吞唾沫的动作,果然多了起来。

他很紧张。

随着这种安静的对峙的时间拉长,他越来越紧张。

而就在这种紧张的情绪拉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,突然,一座两个蓝色箱子和一个橙色箱子组成的掩体后,星火的身影出现。

叮。

一秒钟之后,两把匕首就撞在了一起。

紧接着,星火一个下蹲的动作,斜向翻滚,就在百无一用的匕首朝着他半秒钟之前的位置扎下来的时候,他却已经在百无一用后面瞬间起跳了。

陈尧手中的鼠标一带一拉。

半空中的星火匕首往前跟着一推一拉。

画面中,百无一用已经被抹喉了。

“我靠,这么快。”裴鹏天叫道。

他们两个踩着静步走了那么久,战斗却结束在了一秒钟!

一局结束,谢轻名没有立刻进入下一局。

他抬起头跟陈尧说:“我没进入状态,再来。”

话虽然这么说,可他震惊的是陈尧的近身反应。

谢轻名没见陈尧练过太多近身拼刀,这种踩着静步打遭遇的训练,陈尧更是从来没做过。

陈尧最多也就是跟队常规训练的时候,简单练一些拼刀。

但肯定没有一直跟自己做着斗争的谢轻名练得多。

可陈尧进入状态比谢轻名快的多!

“我以前以为,他不需要练近战拼刀,现在,我知道……他确实不需要练。”韩笑眯起眼睛说到。

“什么鬼?说人话!”沈照楼敲了一下他的脑袋。

“你没发现,他在近身拼刀上有一种身体本能吗?”韩笑说到,“以前我以为他是狙击手,拼刀的机会并不多,所以不需要练,但是,现在我发现他根本就是近身拼刀已经打得太好了,所以不需要练!”

“呃……刚才不是谢轻名没发挥好吗?”沈照楼有点意外韩笑会这么说。

只不过就那一秒钟的一刀,能看出什么来?

韩笑对说了之后沈照楼还不理解,也有点意外。

他们之间的差距,已经拉到这么大了吗?

以前的沈照楼是队内仅次于谢轻名的二号人物,他和裴鹏天都不是她的对手。

但短短几个月的训练之后,他在陈尧的星火那一刀上,看出来的轻松、熟练和游刃有余,沈照楼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来了。

确实,韩笑即使是通过了职业定段赛之后,也没觉得自己的实力,真的就比沈照楼强多少。

他一直觉得自己职业定段赛上几次被主神沈溪桥记挂,属于走了狗屎运,毕竟,还有一个实力明明比他强,却没有通过职业顶端赛的胡子呢。

可因为星火这一刀他真的体会到了巨大的差别。

沈照楼的付出,已经全部都给了整个战队,她的实力完全跟不上了。

“好好,这一次准行!”沈照楼虽然跟谢轻名不对付了那么久,但看到谢轻名和陈尧对战,还是弱者心态爆棚,“闪!漂亮。百无一用这一步……哎哟,还是不行呀。”

“……”韩笑和裴鹏天互相看了一眼——她还真是能乐。

两个人反反复复拼了二十多个小局,各种换边,谢轻名却怎么都拿不下这第一滴血,整个人看上去很不好。

打完三十局,陈尧叹了口气:“换张图。”

沈照楼他们看到陈尧竟然叹气了,都有点发愣,这是什么战斗,能把他们这么一面无表情的队长都给打叹气了啊?

不过,仔细想想,他们队长现在学会的情绪,似乎是比初见的时候多了一点?

沈照楼偷偷笑着。

“那换幽蓝密室。”谢轻名如果是在以前,肯定要一口气咬在运输船上,咬到你死我活,但是,三十局打完,每一局他都觉得下一局可以正常一点,结局都是悲剧的。

那就暂时放下这张图,不跟它较劲了。

现在他只是要拿到第一滴血,不在乎哪张地图,所以,直接换一张速战速决的地图吧!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