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440章
游戏下载

人鬼难分

时间:2016-11-22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诡异

下一篇: 嗷!我们来战!

“你,杀了我的狗?”

疑似“赛博格”的雄壮巨汉抬起腿,用小船儿似得钢头战靴踢了下镶嵌在地面上的机械狗碎块。

看上去很随意的动作,却将那斜插在混凝土中的机械狗腿给踢出来,硬生生向前移动两三寸,把坚硬地面给崩碎了一大块。

他的话音儿也是一本正经,仿佛那真是一条活生生的狗,而不是什么人造物件儿,问的极认真,毫无情感的机械眼笔直看向三人躲藏的位置。

是个劲敌。

吴伟斌暗自判断,缓缓地站直身体,黄金气锤改为单手持握,依旧顶在肩头,隐约瞄准对方。

“如果那算条狗的话,是我杀的。”

他声音淡淡的回答,没有打开头盔面罩让对方看到自己真容的意思。

对方先是冷冷的上下打量他一番,特别在气锤那独特别致的造型上停留少许,僵硬的点头:“很好。”

很好是什么鬼?

吴伟斌瞬间明白,估计又遇上怪人了。

这种脾气古怪的家伙,你根本没法猜测他们的想法和行动,唯有全神贯注的保持警惕,防备他们突然发神经。

他马上调集其全身的气血力量,感知敏锐度提升到顶点,耳力搜罗周遭动静,把包抄者和隐藏在后面的其他人,都定位的清清楚楚,随时准备应对突如其来的袭击。

绝对不能指望他们会光明正大的对战,那种事情只能在小说故事里出现,现实中,谁那么干,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。

墙角后面的两人暂时停住脚步,侧面包抄的另外三个前后拉开了距离,似乎在形成某种作战阵型,或者要根据武器不同分散布置火力点。

暂时,没有人准备从远处狙击,这算是好消息。

吴伟斌默默的分析,迅速得出答案。

半机械壮汉狠狠嘬了口雪茄,通红火炭一闪,跟着吐出浓厚的滚滚烟气,瓮声瓮气的道:“不能说算,那就是条狗,还是一条好狗。”

他的语气极其认真,像是要跟吴伟斌掰扯清楚这个很关键的问题。

“你得知道,它活得可相当不容易。”

壮汉用胡萝卜粗的食指敲打两下雪茄,震动掉边缘的稀碎烟灰,两指捏起来举在嘴边,慢条斯理的侃侃而谈。

“从它还是条狗崽子的时候,我就看上它了,为了保证它的健康成长,我把它的母亲和其余六个兄弟姐妹全部摔死,然后找到一条刚刚下崽儿的母狮子给它喂奶。”

他似乎想竭力表现出怀念的情绪,奈何语气着实太过冷硬,听上去更像是在叙述一个毫不相干的故事。

吴伟斌听得直皱眉头,越发认定这厮精神不正常。

于潇潇此时哪里还有泛滥同情心的念想,只恨不得完全堵住耳朵,把那声音和内容完全隔绝。

秦瑜身体颤抖,死死咬住嘴唇,不让自己的牙齿碰撞出声音。

她们终于开始认识到,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要诡异,可怕!

壮汉似乎并不在乎吴伟斌怎么反应,他再次嘬了一口雪茄,把烟气含在嘴里,继续含混的说道:“吃着母狮子的奶,它长得又快又壮实,三个月大的时候,就可以跟着我去山里打猎,顺便用一些讨厌家伙的臭肉磨磨牙。”

那些所谓的讨厌家伙,估计是落在这家伙手里的倒霉蛋,用大活人的血肉来训狗,可见这家伙既残忍又变态,绝非什么好人。

两个女人听得遍体生寒,只是脑子里幻想一下场景,都忍不住想要吐出来。

吴伟斌的眉头再次耸动,他有点吃不准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,但凭着多次战斗经历判断,越是这种罗里吧嗦废话连篇的,行事往往更加难以猜度。

敌不动,我不动,继续听。

分成两拨的五个人似乎在有意识的配合他讲故事的节奏,每次停顿时,都会活动一阵儿,然后马上停止。

他们很有耐心,不急不躁的在往前运动,似乎对吴伟斌非常警惕,又对于最终的结果很有把握。

很矛盾,令人难以理解。

壮汉好像记忆断片了,忽然跳过中间一大套情节:“它是个好帮手,你知道一个优秀的猎人,除了要有一把好猎枪,关键得有可靠的伙伴在身边,它能随时把那些鬼鬼祟祟的家伙找出来,不让他们从背后打老子的黑枪,可是有一天,它很不幸的被车撞了。”

“怎么没把你也撞死!”

连秦瑜都开始不耐烦,暗暗的吐槽诅咒。

吴伟斌却越发的警惕,按照一般规律,这种神经病在啰嗦结束的时候,往往正是他们发起攻击的节点,听上去,快了。

壮汉似乎沉浸到那个哀伤的时刻,声音中努力做出感慨和悲痛,可在别人听来,却怎么都觉得古怪别扭:“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残忍的家伙,用780马力的重型越野车去撞这个小可怜儿,我永远也忘不了它的叫声。当然,作为伙伴的忠诚我必须替它报仇,所以狠狠的教训了那家伙一顿,顺便把他的车和人一块儿丢进了垃圾堆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忽然加快语速,“你知道,人是有灵魂的,狗也有灵魂,我觉得其实上帝并没有把它带走。它是那么的爱我,一定舍不得离开,所以,我替它重新制造了一副身体,赛博动力第三代机械拟体,完美的活脑移植和生化器官替代技术,可以让可爱的小家伙一直陪着我直到死的那一天。”

“可是,最后它还是死在了我的前头,连块囫囵骨头都没有剩下,你的行为,很残忍。”

壮汉倏地停止啰嗦,两只电子眼里红光闪亮,犹如手中雪茄的火炭,直勾勾的盯着吴伟斌,似乎要暴怒,但更多的是一种好似有无限快意压抑不住要发泄出来!

这家伙居然兴奋了,好像吴伟斌的“残忍”正是他期待和渴求的,之所以忍耐到现在,也是因为要完成某种仪式性的前戏。

吴伟斌见识过这种人,他们的精神世界里,有种刻意营造的宗教性思维,在做某种事情时,像是在进行至高无上的神圣祭祀,之前必须要有一定的仪轨和环节,过程中不管怎么做法,都在完成准备工作,直到最后时刻的到来。

精神病人思路广,实力强大的神经病,则非常难缠!

关键时刻马上就到了!

吴伟斌浑身气血翻滚到一个临界点,压抑不住的战意升腾如实质,他的瞳孔之中红圈扩大,瞬间有无数血丝弥漫到整个血球,看上去犹如妖魔鬼怪!

只是头盔面罩遮掩住了,没人能够看到。

壮汉弹指飞开半截雪茄,呼吸声粗重浑浊,好似哮喘病发作了,空气在胸腔和喉咙中来回的滚动,呛出断断续续的爆音。

他盯紧吴伟斌,蓦地一声嘎嘎怪笑,大叫道:“罪人!用你的命来赔偿!”

话音在街道间隆隆回荡,壮汉的肩头一弹,顶的粗壮大枪忽地弹跳到手中,直接平端着枪身斜指这边,毫无预兆的扣动扳机!

同一时刻,吴伟斌也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,黄金气锤喷出劲爆冲击波的刹那,惊人声浪恰好与对方枪口的轰响合二为一,中间不差分毫!

“嘭!”

好似特大号低音炮释放的加农炮怒吼,沉闷深长劲道十足,声浪浑厚绵长,足以将人的胸腔震得麻痹、心跳失速,夸张而猛烈!

两颗拇指粗的弹头也交互飚射,各自命中指向的方位,无论吴伟斌还是壮汉,准头精度都高的吓人,绝对可以正中红心的。

但是,他们全都打空了!

枪响,人闪,同步发生,速度快的不可思议!

对面射来的弹头正中作为掩体的楼房碎块,一个盘子大小的窟窿应声炸开,一尺多厚的混凝土块当即粉碎,若非后面还有一层混杂着钢筋的楼板拦截,呈扇形衍射的弹片足以把后边的人打成筛子!

秦瑜和于潇潇捂紧耳朵,扯着嗓子尖叫。

吴伟斌的身影在三米外一晃停住,定睛看去,发现自己射出的高爆弹头穿过人影命中后面墙角,把一块鼓突的石头当中炸碎,连带墙体撕开一尺多宽的口子,碎石和弹片向后方散射,似乎命中了躲藏在暗处的两个家伙。

至少,他们发出了惊呼,动静有男有女。

壮汉那威猛的身躯很不科学的横移两米多远,嘴里发出怪叫,横手单持大枪再次发射。

吴伟斌认出来,那玩意分明就是自己曾经在“伞兵训练”中用过的,雷霆战士外骨骼陪列武器,25mm霰弹炮!

这种超越枪械的单兵大杀器,威力之变态不必多说,一般人压根都扛不动也用不了——后坐力足以让人膀子脱臼。

他的记忆被洗白,还是陈锋转述时提到的,在调音师总务那里并无现成样品,所以现在才确定的那么迟。

可一旦认出来,他立即判断出,对面的家伙绝非常规战士,其身体绝对是经过改造了,不只是双眼,很可能内部也有了合金骨架之类的玩意!

换句话说,这厮就是一个“赛博格”!

按照分析,里世界的势力阵营中,“赛博格”正属于无端科技的对头赛博动力,看其作风也很像是风暴联盟之下的那些雇佣兵小队,诸如“肉食者”之类,变态和古怪的家伙比比皆是。

这一次,上来就撞到正主了。

“来得好!”

吴伟斌躲开爆炸,猛吸一口气,轰然腾身跳出去!


上一篇: 诡异

下一篇: 嗷!我们来战!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