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439章
游戏下载

诡异

时间:2016-11-22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勾引?祸水!

下一篇: 人鬼难分

三人躲到一块顶部掉落的楼体碎块后,向前张望。

吴伟斌眯起眼睛,将浑身杀气全部收敛干净,迅速奔行的气血也在转眼间控制的缓慢而平稳,由躁动转为宁和,犹如进入打坐站桩的甚深微妙警戒。

如此,他便从一盏明晃晃的灯塔,转为豆粒萤火一般的不起眼,不但难以激起旁观者的警惕和注意,甚至还会无意间忽视掉他的存在。

放在战场上,他就像突然隐形了一样,即便是感知最敏锐的老手,警惕性最高的野兽,都可能无法察觉。

若是一名杀手有了这等神奇手段,肯定能在业界闯下偌大名头。

如果一位狙击手可以做到他的程度,成功率必将大大提高。

而对于吴伟斌来说,不过是他在山林之间潜修而成的一种基本技能罢了。

在人烟稀少的山地丛林之间,密集的植被与丰富的动物形成和谐相处的自然态势,任何一个陌生人进入其中,都会造成极大的扰动,从而影响到很广泛的区域。

吴伟斌默默的守山且静修,让自己逐渐融入到整个山野的生物群体之间,和谐合一,一点点的被接纳,被融合。

反过来,有任何外人靠近时,整个山林波浪一般传播的扰动便会引起他的警觉。

来到陌生的钢筋水泥丛林,理论上也是一样。

他会在最短时间里感知到周围环境的独特韵律,或明显或隐晦的无形气息,让自己无缝圆融的契合进去,成为其中一员,不显得那么突兀鲜明。

如是,就从本地土生土长的无数潜伏者感知中消失,变成跟他们一般无二的存在。

现在,他迅速的收敛气息,变成如草木一般的存在,近在咫尺的秦瑜和于潇潇蓦地感到,他明明就在眼前,却有种已经悄然远去的错觉。

古怪!

秦瑜眼波流动,若有所思,但没有出声。

吴伟斌的眼睛只留出一条缝,仅用一丝余光看向动静传来的方向,短短几个呼吸之后,一只狗溜溜达达的从二十米外街角处转出来。

这狗看上去像是黑白花的边境牧羊犬,个头不大不小,皮毛看上去也没太脏,只是可能长期缺乏足够食物,显得消瘦,两只耳朵耷拉着,头也有气无力的低伏,走起路来摇摇晃晃,无精打采。

它似乎受过很严重的惊吓,拐过墙角时,小心翼翼的弹出头来,偷偷摸摸的往街道上张望,那双眼睛大大的张开,水汪汪的又明又亮,看上去既胆怯又无辜。

“喔,好可怜的狗狗啊!”

吴伟斌正警惕的观察呢,冷不防身后传来一声娇嗲的感叹,侧头一看,见于潇潇双手捧心,歪着脑袋拧紧眉头,僵硬的脸上摆出一副充满爱心的表情,眼睛里居然也挤出一抹水光,傻不愣登的望向那只狗。

“尼玛……猪队友啊!”

吴伟斌差点气岔了气儿,千防万防到底还是没有防备住,算来算去都没算到这傻娘们缺心眼啊!

没等他发作呢,秦瑜从旁一把捂住他嘴狠狠的摁倒在地。

于潇潇突遭袭击,还要愤怒的挣扎两下呢,吴伟斌反手一指头戳过去,正中她胸口膻中附近,直接把她的气息截断,登时憋在那里动弹不得。

可惜,两人的补救工作到底晚了,那狗已经听到声音,倏地扭头看过来,却没有立即跑开,而是昂头朝天“汪汪”两声,随即好似看到主人一般颠颠儿的往这边跑。

吴伟斌的腰背一拱,双目之中凶戾光芒倏地一闪,手中黄金气锤毫不客气的指过去。

那狗立即停住脚步,一只提起来的前爪都没敢落地,好似被吓呆了。

吴伟斌没马上扣动扳机,眼神凌厉的往后方墙角和远处楼房两侧来回扫视。

身后,于潇潇好不容易缓过气儿来,使劲挣脱秦瑜的胳膊,不满的嘟囔道:“干嘛忽然戳人家?我都没做什么呀!”

秦瑜一翻白眼,你做得还不够啊,真是胸大无脑的蠢货!

于潇潇浑然不觉自己做了错事,气鼓鼓的又要找吴伟斌理论,一眼看到他用那么老粗的枪指着狗狗,登时爱心泛滥,指责道:“你为什么要用枪指着那条狗狗啊,它那么可怜,你还要吓唬它?”

吴伟斌心说这娘们铁定没救了,到这儿还没明白过来呢!

眼睛一瞟那张人造锥子脸,冷哼道:“你以为那是条真正的狗?”

“怎么不是吗?”于潇潇眨眨大眼,貌似无辜加好奇的标准表情。

吴伟斌看的犯腻歪,立即转开视线,顺手从地上捞起块鸡蛋大的水泥块,略瞄了瞄,嗖的掷出去。

外骨骼加持下,力量足有数百公斤,速度快如出膛炮弹,一晃而过,正中那狗的脑门。

“嘣!”

水泥块撞得粉碎,那狗的头皮被掀掉一块,露出底下泛着金属光泽的头骨。

诡异的是,那狗并没有发出惨叫,甚至也没有躲闪,被势大力沉的碎块砸中,也只是脑袋轻微一晃,整个身体往后刺啦滑行了半米多远,姿态保持原样!

吴伟斌冷然道:“我这一下能把一头牛的脑袋打爆,可你看它,像是有事的样子吗?”

于潇潇再蠢也能看出问题来,谁家狗狗的脑壳是金属做得,还特么反光,挨了一石头屁事儿没有,一滴血不流,歪头看他们的样子居然带着一丝嘲讽……

这特么要是一条正常狗,才真正有鬼了!

她终于知道自己干了蠢事儿,当即扁着嘴露出可怜巴巴的样儿,细声细气儿的道:“人家不知道嘛,对不起哦。”

吴伟斌给她那样儿恶心的够呛,实在没心情去追究斥责,索性不看她装腔作势的德行,反手从腰间摸出M500“野火”大威力转轮手枪,都不需多做瞄准,直接扣动扳机。

“嘭!”

好似凭空炸起个闷雷般的爆响,枪口火光喷射,场面极其夸张。

再看那只狗,脑袋被12.7mm大威力弹头直接轰爆,大团金属零件哗啦四散崩飞,撞击在墙壁上叮当作响,没了头颅的身体跟喝醉了似的七扭八歪原地乱转几圈,忽然往上一跳三米多高,轰隆炸得粉碎!

碎片呼啸,冲击波卷着烟尘呼啦掠过头顶。

吴伟斌面无表情的抬起头,依旧用黄金气锤指着前方。

于潇潇彻底吓惨了,若非秦瑜临时拉了一把,那张假脸只怕已经被打成烂茄子。

她又不是真的蠢,现在也顾不上装腔作势,两手抱着脑袋跟鹌鹑似的瑟瑟发抖,差一点再次尿裤子。

秦瑜轻轻拍打她后背小声安慰,嘴角却噙着讥讽的笑容。

烟尘散尽,视野重新清晰,隆隆回音也完全远去,空旷的街道上,传来一阵凌乱而沉重的脚步声。

咕咚!咕咚!

好似水牛慢吞吞行进在街头,步伐节奏分明,一下一下好似落地生根。

吴伟斌的耳朵微微转动,仔细分辨隐藏在这声音之下的细小响动。

表面上只有一个单调的脚步声,却将更多细微而凌乱的声响遮掩住了,听力稍微差一点,都无法听出来。

吴伟斌在山里,最常做的一件事,就是静静倾听山野之间,风声呼啸之下,此起彼伏的虫鸣兽吼,把它们的种类和所在一一辨析清楚,在脑海之中勾勒出生动的画面。

相比起那种繁杂多变的地籁,这里的可疑营造虚实遮掩简直微不足道。

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群人,从机器狗出现的街角方向靠近,起码有三个身体格外沉重,要么穿着外骨骼战甲,要么体格就强壮的过分。

另外还有三人潜踪匿行,正视图从另一侧绕向自己的后方包抄,随时可能陷入重围……

不,是已经被断了后路,撤退来不及了。

吴伟斌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有敌人过来了,你们两个躲好,战斗随时可能发生!”

于潇潇颤抖如筛糠,秦瑜稍微好一点,也是脸色惨白,毫无血色,惊慌的私下里踅摸,寻找掩体。

“不动,就没事。”

吴伟斌到底仁厚,还是多叮嘱一句,随后全神贯注的警惕前方。

街角处,沉重脚步声终于逼进,在一下重重的跺脚后,一条雄壮身影转出来。

这人好高大!

起码有两米以上,肩宽背厚好似庙里泥胎雕塑的哼哈二将,雄壮威猛如北极熊;白色短头发如钢针根根倒竖,单薄的迷彩作战服敞着怀儿,露出里面布满疤痕的毛茸茸胸膛,两只袖子挽到胳膊肘,右手中扛着一柄说是枪但更像是霰弹炮的粗壮家伙,嘴角叼着一根酒杯粗细的大雪茄。

他像是戴着墨镜,却没有框架相连,鼓突的黑色圆形体好似直接长在眼眶子上。

吴伟斌一眼看去,心中倏然一震!

这特么哪儿是墨镜,那就是他的眼睛,机械眼!

冷冰冰的光芒从那双望远镜头样的眼睛里透出来,核心处亮点红色,其中似乎蕴含强大的能量,却又能把人的情绪也透露出来,诡异莫名。

“这家伙,该不会是经过机械改造的吧?最起码,也是使用了部分电子机械零件,代替原有的活体组织器官。”

吴伟斌霎时间想到之前陈锋提供的情报,“赛博格”,眼前的家伙,貌似就是一个那种改造体!


上一篇: 勾引?祸水!

下一篇: 人鬼难分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