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437章
游戏下载

女人啊!

时间:2016-11-21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各逞心机

下一篇: 勾引?祸水!

“人不可貌相”这句话,无论中年官僚还是青年销售都很熟悉,他们的人生经历中见过的次数不胜枚举,并时时用来提醒自己、教育他人。

可毕竟都还没修炼到孔老夫子“随心所欲不逾矩”的境界,一不留神就可能犯错,于是乎很没面子的被大眼给狠狠耍了一把。

吃瘪难受是必然的,但要说怨恨愤怒,却也未必。

两人都有足够社会阅历,早已经脱离了动辄头脑发热冲动浮躁的阶段,不但没生气,反而因此迅速恢复头脑清醒,真正意识到眼前境况的严峻程度。

这里是充满危险的里世界,是他们必须面对且无法回避的一次死亡之旅,不想稀里糊涂的死在半道儿,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抓住眼前任何可以提供保护的救命稻草。

大眼看起来很LOW,小县城中学生的本质一览无余,放在现实社会中,中青二人基本都不屑一顾的。

但现在么,情况却正好反过来,论里世界生存能力,大眼能甩他们几十条街。

认清形势,及时转变心态,坦然接受并积极应对,才能在空前激烈的竞争中夺得先机。

毫无疑问,两人都比较合格。

于是,在接下来的等待时间里,大眼哥第一次享受到来自社会精英的奉承,那跟中祥县第二中学和周围小混子们的蹩脚直白完全两个境界,个中滋味,一时难以形容。

小毛孩子能够变成受人倚重的中流砥柱,老实本分的人也有机会受到艳遇考验,比如说,现在的吴伟斌。

巨型城市的另一角。

相对狭窄但平整如新的街道,陈旧却陈列整齐的楼房,任何一栋建筑的存在年份都超过百年,从一头看向另一头,全部是鳞次栉比的户外大屏幕和广告牌位,横七竖八随意丢弃在路上的任何一辆车都堪称豪华——这里,仿佛是现实世界欧美几大商业中心的再现。

华尔街,第五大道,伦敦金融城,巴黎香舍丽榭大街……

每一处闻名世界的购物天堂和金钱帝国,似乎都能在这里找到相近的样本。

在和平时期,这些街道上往来穿梭的人群最为密集,随便丢块砖头下来,起码能砸到几个基金经理、高级合伙人、操盘手,再不然是时尚达人或艺术家之类,最次也是跑来疯狂扫货的暴发户之类。

工薪阶层估计连来开眼界的兴趣都没有,在这里,任何一家店铺里的商品,都会轻易让他们想到自己微薄的薪水和干瘪的钱包,那种来自于无形之中的社会地位对比,足够让大多数心志不坚定的人生出自卑,在貌似礼节周全的服务人员淡淡的漠视下,缩手缩脚,无法坦然面对。

在这里,所谓的人人平等,就是个笑话。

唯有灾难降临,末世到来时,面对根本不去区分底层民众还是上流社会的丧尸,每个人的生命受到威胁程,随时可能面临死亡,平等才会短暂的回归。

而在灾难过去,狂潮席卷之后,留下的空寂残破,更像是对这一人世间梦幻泡影的无声嘲讽。

几分钟前,吴伟斌带着两个女性新人,就降落在这条街道上。

他手脚麻利的解脱降落伞,拿起武器警惕的环顾四周,发现静悄悄的,没有半个人影,似乎是一片空城死地。

他不敢大意,这种情况见过好多次,越是极度的寂静之下,往往潜伏着更加可怕的危机,稍微不注意,就可能莫名其妙的把命送掉。

短暂侦查没有发现敌情,吴伟斌一手一个把两个女人给提溜到最近的一座十几层老房子当中。

至少有两百年历史的古旧建筑,整体都是用大块石头垒砌而成,椭圆形铸铁窗棱上锈迹斑斑,厚重的实木大门即便遭到严重破坏,残存的部分表面精雕细刻的花纹,依然透着一股低调的奢华,不动声色的高贵。

老房子一楼大厅装修成经典的宾馆服务台,大理石地板打磨的光可鉴人,顶部花枝吊灯上有完好的灯罩灯泡,高高的吧台正面被轰开个半米直径的窟窿,边缘焦黑而整齐,后面的柜子炸开个夸张的缺口,露出直透后部工作间的大窟窿。

从表面上看,很难分辨出到底是哪种武器造成的,吴伟斌也顾不得去多想,他把俩女人丢在一旁,自己端枪跳上木制楼梯往二楼上试探。

陈旧的楼梯被踩踏磨损的表面光滑如镜,吴伟斌穿着外骨骼总体两百多公斤踩上去,立即发出吱吱嘎嘎的尖叫。

这动静儿,足以将起码半座楼里的活物都惊动,听觉灵敏的丧尸更会捕捉到。

他保持姿势等待了足有十秒钟,竖起耳朵倾听上面的动静儿,没有任何发现。

就像外面的街道一样,似乎整个城区都空了,无论活人还是死物,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,除了战斗痕迹以外,连破碎的尸骸和焦枯的骨头都不见一根。

如果不是街上还有许多匆忙遗弃的高档车辆,很容易误会是秩序井然的撤走了。

吴伟斌却知道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整座城市的规模堪称巨大,起码能容纳两千万人口甚至更多,而估计中的战争爆发必定是突然的,短短几小时内死伤几十万都是寻常,恐慌之下人们夺路而逃,除非全都会飞,否则光是拥挤踩踏,足以将每一条出城街道堵的严严实实。

更加密集的人群,更容易造成杀伤巨大的灾难,而播撒病毒制造丧尸,无疑是潜在敌人的拿手好戏。

怀玉市半夜三更出事儿,都波及到三十多万人,更何况这里。

那种程度的危机爆发下,谁能有条不紊的清理干净?

所以说,很反常。

楼上没动静,他几个纵跳上去试探,幽暗的走廊里空空如也,除了丢弃的垃圾,被穿堂风吹着吱呀呀呻吟的门轴,没别的动静。

管不了那么多,这也算好消息。

吴伟斌回头下楼,两个女人正艰难的站起来。

然后第一个动作,不约而同的整理身上衣服,设法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狼狈。

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,她们都灰头土脸、披头散发,衣服上全是褶子和脏污,最要命的,两人之前都吓尿了,身上的气味极其难闻。

这太狼狈了,简直是平生最大耻辱一样,两人想也不想,当即提出来,让吴伟斌帮忙设法找干净衣服,还要洗澡。

“女人啊,真是……”

吴伟斌无声吐槽,感觉不可理喻。

就在刚刚,她们醒来发现自己处于里世界,吓得吱哇乱叫;再突击伞降,从几千米高空遽然下坠,比任何蹦极和过山车都刺激的体验,直接吓尿裤子,落地之后软成一滩泥,拉都拉不起来。

这才有一分钟么,稍微缓过一点劲儿来,马上就往干净和体面上使劲,似乎比生命安全都重要,这到底是本性使然还是什么?

所以说,女人就是难以理解的生物,作为一名经历单纯的小学老师,吴伟斌表示没有任何经验可供参考。

没奈何,他只好护送两人上楼,从一间间房屋中搜寻衣服物品。

这座老楼是典型的西式高档公寓,每一层都分割成好多个大小不等的套间,平时居住在里面的起码也是金融精英、时尚达人,那租金贵的能让绝大多数工薪阶层绝望。

毫无疑问,里面任何一名住客都不缺少衣服,女人更甚,她们每个都恨不能吧整间屋子变成自己的衣柜、鞋柜、化妆品陈列室、包包架子和珠宝箱。

灾难发生时,他们撤离的似乎也没那么紧急和匆忙,很多东西都打包带走,之后又遭到许多次的洗劫,因此留下的东西其实不多。

一连搜索了几层楼、十几间客房,总算发现了几个隐蔽的橱柜和衣帽间,弄到几大包各式各样的衣服,俩女人也不嫌麻烦,全部给弄到五楼的一间大卧室中,堆在松软的大床上,然后开始挑选、争夺。

很难得,这家安装了单独的淋浴系统,太阳能加热系统完好,两个女人毫不犹豫的冲进浴室去冲洗。

吴伟斌无奈的抱着枪在外面警戒,这个过程当中,也接收到会和行动的计划,和陈锋接连遭遇危机与战斗的报告。

这座城市,绝非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,暗藏的危险很多,也很强!

陈锋那么快就遇到两拨人,说明潜伏在暗处势力很多,自己这边碰上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不能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多耽搁,吴伟斌当即出声催促她们:“你们两个快一点,我们必须马上出发了!”

“知道啦!”

俩女人拖着长声儿答应,很快从浴室里走出来,身上裹着浴巾,头发湿漉漉的,各自用松软洁净的毛巾擦拭,扭动腰肢赤脚踩着毛毯,一步一步朝吴伟斌走来。

她们的脸上,全都堆起甜腻的笑容,眼神儿好似带着钩子,配合走动中半露在外且摇曳的雪白丰隆,修长美腿,很容易读出一个清晰无比的信号。

“我对你有意思。”

吴伟斌目光一凝,深深倒吸一口气。

这俩女人,居然明目张胆的试图勾引他!

他表情不变,站在原地淡淡的看着她们靠近,一左一右把香喷喷的胳膊搭上自己肩头,娇滴滴的说道:“帅哥……”


上一篇: 各逞心机

下一篇: 勾引?祸水!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