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436章
游戏下载

各逞心机

时间:2016-11-18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提防

下一篇: 女人啊!

“我不是吹,就眼目前儿这点子场面,那根本都不叫事儿!我跟你们说,只要是到了咱大眼哥的手下,不管预见多大的危险,保管你活蹦乱跳的活到最后!”

大眼满嘴唾沫乱喷,手舞足蹈的对着两名新人乱拍胸脯,胡吹大气。

他们正处在陈锋搜索行进的路线上,是一座古老的博物馆,三人砸穿了顶部的透明天花板落下来,正挂在一尊足有六层楼高的人造怪兽骨架上。

怂人总有狗屎运,这话用在大眼身上非常合适。

他们仨一路无灾无劫,顺顺利利的降落,只是落点没找好,从天空往下看平整的楼面,其实是一层钢化玻璃——被某种武器震坏了的那种,一踩就碎了。

但错有错着,他们的伞面挂住了支撑钢架,落脚点恰巧是那怪兽的头颅,足有巴士大小的骷髅顶部留着个大窟窿,里面形似树屋的构造,还铺着厚厚的垫子,估计是方便给小朋友玩耍的设施。

于是乎,三人毫发无损的成功伞降,解除累赘之后,大眼确定外面暂时没危险,老老实实的呆在里头,跟两名年纪大他好几圈的新人对坐。

耐不住对方的花言巧语,他没顶住几个回合,就被引导着稀里哗啦往外吐消息。

这一炮儿逼装完,大眼终于感觉有点口干舌燥,刚舔了下嘴唇,旁边一个不锈钢水杯就递过来。

“大眼哥说得太精彩了,您赶紧喝两口润润喉咙。”

两位新人中,比较年轻的那个殷勤的双手捧着杯子,脸上全是敬佩的笑容,让人怎么看怎么舒心。

“吆,准备的还挺齐全!”

大眼惊诧的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却没有接,随手从脖子边上扯出条透明吸管塞进嘴里,嗞嗞儿嘬了两口,又塞回去。

把口中富含能量和维生素的合成补充液吞下去,他轻叹一声,点下头道:“谢啦,我有,你还是自己留着吧,这地方可是战场,很难找到干净的饮水。咱们还不一定呆多久呢,最好能节约点用。”

年轻人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,仍旧笑着连连点头:“多谢大眼哥提醒,咱们又涨了一点宝贵的经验。”

说着话,他自然的跟另一位年长者碰了下眼神,对方也呵呵笑起来。

这俩人,都有着非常显著的外在特征。

年轻的大约二十七八岁,穿着打扮还有手边一直拎着的包,毫无疑问是做销售的,里面鼓鼓囊囊,不问可知必然有平板、手机、钱包、钞票、套套等等必备物品,居然还带着水杯,说明很讲究生活。

年长的四十多岁,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,露出光洁智慧的天灵盖。

身上是板正的休闲西装,里面是白衬衣,右手脖子上套着抓包,气度俨然,一副深邃内敛的气质。

从天而降这么一番折腾,换成谁都得灰头土脸,他却能很快的收拾停当,随时都保持良好的仪态,每句话、每个眼神似乎都经过三思,说他不是个官僚,都没人信。

最重要的,这俩人,相互认识。

他们嘴里还残留着酒味,香醇浓厚,可见不是一般便宜货。

再早一点,刚刚出现在飞艇内部时,更是一身脂粉味儿,明显是在某些场所里嗨皮,结果莫名其妙的进了里世界。

见大眼拒绝喝水,官僚的眉毛飞快的一挑,没有劝说,却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一包烟,捻出两根来欠身往前一递:“这一路让老弟辛苦了,来,抽一棵解解乏?”

大眼歪头一看,叫道:“这不是一品那啥吗,一盒得百十来块吧?真够奢侈的!”

他脸色往下一沉,正经八百的数量道:“我说你们这些吃公家饭的,有没有考虑过咱们老百姓的感受哇?上边大长老都带头表示要禁烟,你竟然还打算拉着我这个未成年人犯错误?这叫知法犯法,顶风而上,得严厉批评!”

年长的官僚尴尬之极,他还从来没被这么小年纪的人教训过,那脸色再怎么装也难说好看。

旁边的销售青年一看不是个事儿,陪着笑脸就要来劝架,却见大眼一伸手,接了根烟过去,又顺势探胳膊把整包都拿去了。

这厮熟练地叼在嘴边,含混不清的嘀咕道:“算啦,我也不能辜负你的一片热情,勉强收下吧。”

官僚和青年被这巨大反差弄得齐齐傻眼,这尼玛什么套路啊!

大眼冲青年一瞪眼:“啧,还愣着干嘛,点火儿啊!”

“噢噢,这就来。”

青年醒过神来,赶紧摸出打火机吧嗒给点上了。

大眼深吸一口,仰头咂摸了足有五秒钟,悠悠吐出一条白线,赞道:“好烟,顺口!”

手再一动,青年的打火机也落到他掌心。

仔细看看,满意的点头,“ZIPPO限量版啊,好东西,我不嫌旧,收下了啊!”

青年嘴角抽搐,连连点头。

心里边,他不住的破口大骂,他奶奶的这算什么玩意儿嘛,喝着老子上杆子拿热脸来蹭你的冷屁股是怎么滴!

他还不敢发作,谁让他们落在这莫名其妙的古怪地方呢,想要活下去,还得指望这不着调的坏小子帮忙、保护。

他算是看透了,大眼这厮嘴上虽然没个把门的,貌似没什么社会经验,关键时候却能保持警惕,而且还特么的贪、坏,没那么容易骗。

不管怎样,大眼总算是收下他们的东西,大家的关系好歹进了一步。

当官的最是能忍,一眨眼功夫就平了心气儿,自己点上烟,笑呵呵的道:“小兄弟的性格我很喜欢,等咱们脱离了危险,回去一定要去老哥那里玩,保管让你乐不思蜀。”

“乐不思蜀那是贬义词,我学过的。”

大眼狠嘬一口,鄙夷的横了对方一下,毫不客气的挑刺儿。

“是我口误,小兄弟别见怪。”官僚还是继续忍,笑容依旧。

大眼满意的点头,又狠抽一口,把余下三分之一用力碾碎在脚下,拍拍手道:“好啦,扯闲篇儿的就到这,咱们说点真格的,你们想听吗?”

“想!”

“求之不得!”

两人齐齐点头,这回没有矜持,表情眼神都是满满的期待。

大眼清清喉咙,一脸神秘兮兮的,压低了调门道:“我来告诉你们吧,这地方其实一点都不安全,稍微不注意,就可能引来稀奇古怪的玩意儿,那比鬼都可怕,就咱们这几块料,都不够他们三两口啃的!”

“啊?!”

两人大惊,青年也是经常看网文的,顿时想到他们刚刚抽的烟,脱口问道,“那我们刚才弄出来的味道,不是会引来麻烦?”

“哎,你总算明白了。”大眼露出一丝可怜他的表情。

青年顿时坐不住了,他知道的所有小说和专业文章里,都说明异样气味的危害性,无论是刺激到那些强烈领地意识的猛兽,还是对气味敏感的丧尸、变异生物,刚才抽烟的做法都是在作死啊!

偏偏这时候,一阵穿堂风忽然从天上灌进来,卷走他们身上的烟味儿,呼啦飘向外面。

“叮呤当啷”的碰撞响声接踵而至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走动,不小心踩到了障碍物,听上去,似乎离着不远,还越来越近。

两人登时脸色煞白,浑身哆嗦,满是怨恨的瞪着大眼,使劲捏起了拳头。

你大爷的,明知道会发生那种危险,刚才为什么不阻止?现在才说出来,诚心要看咱们的热闹是怎么着?

可恶!

老官僚心中发狠,一转念就闪过几十种秋后算账的办法。

青年则暗地里咬牙,只要能活着回去,说什么也要找人狠狠整治这小王八蛋,太特么可恶了!

大眼却并不担心,眼珠子咕噜噜来回在两人脸上转悠,把他们的表情变幻都尽收眼底,嘴角更露出讥讽的笑容。

怪兽头颅中,一阵难捱的静默,气息僵硬冰冷,沉郁阴森。

蓦地,老官僚首先回过味儿来,他当即收起愤怒,深深吸一口气,冲着大眼缓缓点头:“小兄弟,有一套啊。”

青年一愣神,不解的看看两人,忽然注意到大眼的笑容,心中砰然一动,妈逼,上当了!

什么乱七八糟的危险气味,怪物啥啥的,其实都是幌子,真正的作用,就是引出他们两人的真实反映,尤其是对大眼的真实态度。

很显然,他们两个年纪足足大出人家一圈、几圈的成年人,被个小毛孩子给诈了。

既然都明白了,大眼也就不再装,随手弹了弹身上的灰尘,淡淡的道: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你们别用糊弄小孩儿那一套来对付我,我都懂,那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他指着博物馆破裂的楼体,从缝隙中远远能看到的战斗痕迹,“这里是战场,随时会死人!你们最好能认清形势,有什么话都痛快说在明处,别拐弯抹角耽误大家的时间。配合不好,会死人的。”

两人肃然,连连点头。

他们都清楚大眼话里的潜台词,一旦遇到危险,先死的肯定不是他!


上一篇: 提防

下一篇: 女人啊!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