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435章
游戏下载

提防

时间:2016-11-18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练手

下一篇: 各逞心机

彭健对于里世界的危险性,还有陈锋等人实力的高低,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。

越是如此,他反而需要更加努力的表现自己,起码要显示出一定的水准,看起来比较“有用”,不是那种完全要别人来保护的“废物、累赘”,如此才能紧紧跟上他们,成为其中一份子。

这一点,对他要达成的目标至关重要。

有此念想,即便连番重击下毫无作为,反倒是他本人被折腾的到处都疼,彭健依旧咬紧牙关,勇猛的扑上去,继续战斗!

吃一堑长一智,彭健不再试图跟半死的“赛博格”硬拼,那纯粹是拿鸡蛋碰石头的傻逼行为。

他展开最擅长的战术,欺负人家不能动弹,快速的围绕着怪物游走,不时虚招引诱之后蓦地扑上去一刀。

知道全力也无法斩断怪物哪怕一根骨头,他转而专心以“刺”来对付,借助军刺的犀利破甲功能,针对其双眼、后颈、脖子等位置下手,一点点儿的试探出气结构的弱点。

陈锋冷眼旁观,暗自叹为观止。

这家伙果然不是普通人,这战术选择的非常明智,动作之中毫不拖泥带水,每次攻击都目标明确,对时机的把握更是恰到好处,换成自己也就那样。

是个老手,而且实战经验非常丰富,心理素质非常好,临战冷静而勇敢,不莽撞、不贪功,放在部队里,起码应该是一名特战精英队长吧?

陈锋按照阿唐告诉他的一些知识,对比起来,发现还要把彭健的评语往高里说。

再往深里想,这事儿就很值得玩味了。

一名有如此水准的高手,却那么巧的跑到自己队伍这边来,你说纯粹是巧合,也未免太糊弄人。

“是魔音师的可以安排吗?”

陈锋一想便断然否定,且不说选人的事儿似乎跟魔音师没关系,即便有,也应该不会采取此种手段强行搞事儿,那也太没意思了点。

就好像自己玩游戏,用修改器去把原始设定弄得乱七八糟,即使最后赢了,也一点都不光彩,更没太大意思。

游戏嘛,要的是好玩,有趣,过程必须令人感到过瘾,精彩激烈,惊喜不断,那才叫优秀。

去玩一个自己控制度太高,中间半点意外都不会出现,最终结果早就料到,那还玩个毛啊,纯粹瞎耽误工夫!

不是上面的家伙们,那就有可能跟现实中某些人或势力有关了。

都不需要多想,现实世界里能够知道里世界情况,还能派遣出大量人手来的,算来算去就是几大国家和某些跨国基团势力。

无论是哪一种,既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都必须提起小心,以防万一。

陈锋本着“防人之心不可无”的原则,表面上不动声色,暗中观察彭健的一举一动。

看到他真是在竭尽全力的与怪物硬拼,哪怕多数出手不济事,也没有立即放弃,耐心的一点点寻找机会和弱点。

就冲这份专业素养,比一大帮外行强太多了。

嗯,“外行”俩字儿,是对“天烽战队”的评语,没说错。

彭健的试探并非毫无意义,起码让陈锋也看清楚了这种“赛博格”的部分弱点。

其后脑果然是有问题的,居然可以被一刀戳进去,说明脑壳和保护层下面,一定有个缺口,陈锋猜测或许是用来插线缆接头的插口。

这非常符合逻辑,因为这里防护的很严实,轻易难以攻击的到。

另外还有脖子,在人体应当是动脉的位置上,居然存在着粗壮的线缆和液体传输管路。

线缆还能理解,无非是头部各种电子单元的信号所需,可那些管子里的液体是什么鬼,明明这玩意一点活物的气息都没有,还需要什么营养液来维持肌体的活性不成?

陈锋想不出别的来,这玩意必须得专业人士才行。

转眼之间,只剩下半截身体的怪物终于耗尽了能量,在缺乏核心支持的情况下,被彭健生生给拖死了,终于连胳膊也无法动弹一下。

彭健也累得双臂酸软,满头大汗,呼呼直喘粗气,两眼盯着毫无动静的怪物,紧皱眉头,显然对自己的表现不是特别满意。

陈锋从旁笑道:“能做到这点也很不容易了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。”

说着话,他顺手接过军刺来,看看刀刃上密密麻麻的豆粒大缺口,不由暗自摇头,回头真得买一把好刀,否则在装甲越来越强悍的里世界,真是没太大作用了。

同样一把刀,哪怕刀刃都崩的跟锯齿似的,放在陈锋手中,登时展露出绝世神兵的风范。

凭着外骨骼和自身力量轻轻挥动手臂,坚韧如轮胎的“赛博格”外皮被轻松剥开,露出里面的暗金色骨架。

陈锋从其后脑处剥离开,将整个头颅从躯干上卸掉,塞进背囊当中。

看到这一幕,彭健额头一条青筋腾腾直跳,表情显得有点紧张。

实在是,陈锋收割人头的动作太自然、太随意,好像割草似的,这得是多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办到?

另一边,段飞于缠斗中也看到了,登时吓了一大跳,临场走神,被对战的怪物抽冷子一刀差点剁死。

得亏他反应够快,关键时候勉强挥刀格挡住,结果被连人带刀一起砸飞好几米,撞到石头上,疼得呲牙咧嘴。

陈锋无语的摇头:“战斗中你还敢走神,真是没死过啊!”

他倏地跳过去,抬手以胳膊外侧的合金骨架“嘡啷”格挡开大刀,欺身到近前当胸一拳,震荡的怪物胸腹之间一团乱麻,能量与信号传输再次出现紊乱。

他随后窜起来,两手抱住怪物的脑袋,整个人翻腾上去踩住其双肩,狠狠一拧再一揪,只听嘎嘣嘣金属断裂的爆响,竟是活生生给扯得脱了臼!

怪物登时跟抽风似的原地僵住,浑身关节肌肉乱颤,陈锋则亮出军刺从容扎进其后脑的缺口当中,用力一绞,军刺崩的一下断掉,怪物也好似被摧毁了智能核心,一下变成死物。

“诶?这就给弄死啦?”

段飞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一只手揉搓着后腰,疼得呲牙咧嘴,看到陈锋那么容易得手,不由好奇的叫起来。

陈锋翻身下来,一推那怪物的后背,噗通将其放倒,呵呵笑道:“不然呢,你还指望它有多能折腾,这就是一只量产型的生化合成兵器。”

“量产的啊!”段飞咋舌不已。

彭健心中暗暗吃惊,当真如此的话,他之前的估计还要再次加码。

里世界,当真是凶险处处啊!

战斗结束,当然要打扫战场。

陈锋先小心迂回到敌人潜伏的地方看了下,发现一点痕迹都没留下。

这也符合他的心里判断,那必定是难缠的对手,不可能轻易被抓住尾巴。

这次对方已经试探出自己的虚实,不知为何暂时退却了,但陈锋相信下次再见面,必将是你死我活的决战!

回到战场处,两人已经遵从他的指令,竭尽全力的把两只“赛博格”所配四把刀都拆下来,两把镶嵌式的自然归陈锋用,稍作改装就能安装在他的外骨骼上。

另两把掌中刀,两人一人一把,虽然对于彭健来说还有点太长太重,可总比空手要强的多。

陈锋收回了借给段飞的加长军刺,暂时作为主力。

把拆成零碎的“赛博格”里里外外都拍了照,采取了肌体样本后,陈锋编了个新的长短信发出去,告知其他人。

段飞从旁看到,好奇的问:“‘枪王’,你这腕表功能还挺齐全的啊,怎么我们没有?”

陈锋不想解释太多,简单答道:“等你们活过这一次之后,回去就能得到,具体情况现在不方便说。”

“明白明白!”

段飞举手点头,“不能随便向外人透露情况,否则要抹杀的,书上都有写,我理解。”

彭健眼神闪动,似乎有很多的疑问,欲言又止。

陈锋对这家伙起了堤防,更不肯多说什么,假装没看见,干脆的一挥手:“继续前进。”

三人选定方向,沿着遍布障碍的大街快步朝着目标位置前行。

几公里外,一处好似被流星轰击了的建筑里,李猫关掉投影信息,目光投向前方变成池塘的大坑,嘴角露出一抹浅笑。

“有意思,果然是树大招风,妖魔鬼怪都引来了,呵呵,他们的手伸的还挺长,连这里都能摸得到。”

喃喃自语的声音很低,隔着几米之外,就什么也听不清楚。

两名被她带着降落的信任,一个是扎刺儿的非主流,另一个也染着五颜六色的鸡冠子头,瘦干巴鸡的身板穿着黑亮的紧身裤子,现在被撕破好多处窟窿,露出伤痕累累的皮肤。

两人都鼻青脸肿,眼圈乌青,嘴角还残留着血渍,分明是被狠狠的收拾过。

他们看向李猫的眼神,全是胆怯畏惧,紧挨着缩在崩塌的钢柱子边上瑟瑟发抖,好似见了老鹰的小鸡雏儿,满是可怜样。

当然,这只是表面上。

当李猫背过身去时,两人眼睛里立刻射出怨毒的光芒,非主流更是咬牙切齿,以最小的声音嘀咕:“X你奶的小骚X,等老子逮着机会,非拔了你的皮!不把你摆布成一百八十个姿势,老子就不叫三太子!”

李猫好似听到什么似的,倏然扭过头,见俩家伙全都换回一副狗腿的贱笑,便翘起嘴唇微微一笑,那模样霎是可人。

可随后她说出来的话,却冰冷如刀:“你们两个,不乖哦!”

下一刻,凄惨的哀嚎痛叫响彻街道。


上一篇: 练手

下一篇: 各逞心机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