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422章
游戏下载

死神来了?

时间:2016-11-09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想死?没那么容易!

下一篇: 鬼雾!

才下滑了几米,陈锋就感觉手心发热发烫,外骨骼半指套和钢缆摩擦产生的高温高热向里渗透,即便有内衬隔离,依然令人难以忍受。

除此之外,两个钢铁接触面很难啮合,都是硬质合金,没有哪个方肯服“软”,导致彼此的摩擦系数极小,他不得不用力捏紧才能保证足够的摩擦力,稳住身体别直接摔下去。

“尼玛,电影里都是骗人的!”

陈锋郁闷的嘀咕一句,同时也对“伞兵训练卡”灌输的经验倍觉坑爹,那玩意只有记忆,却没有相应的真实感受,与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他也知道自己某些时候脑子不够用,换做是李猫的话,一定会提前准备下特制的手套,也就不会遇到这种尴尬的情况。

“不知道那逗逼家伙会怎么处理法儿。”

陈锋抬头看上边,发现段飞竟直接单手抓着钢缆往下滑行,速度居然挺快,看样子也比较自在。

“呦,行啊你,难道早就知道要碰上速降的情况?”

陈锋好奇的问道。

段飞得意的嘿嘿笑道:“这可是我的标准装备,要学蜘蛛侠,没有足够好的工具那能行?怎么样,这姿势很帅吧?”

他单脚撑着钢缆,摆出一个钢管女郎悬空支撑的姿态,细长小腰儿扭着,别提多风骚。

只可惜,这里统共就只有陈锋一个观众,充其量还有其他五名共享视野的队友,此时却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能否顾得上看还两说呢。

陈锋都没法评价了,木然的点点头,寡淡无味的道:“帅呆了。”

“嗛,一听就不是真心话,我心胸开阔,不跟你计较。”

段飞傲娇的歪头看天,摆出不惜的说你的姿态,猛不丁上面一阵剧颤,轰隆沉闷巨响中,电梯井上面的大厅应声垮塌,封的严严实实,一堆碎块呼隆冲进来,从稀里哗啦的急遽下坠。

钢缆好似被大力抖动的鱼线,两人如同挂在上面的活鱼。

段飞猝不及防,给抖震的脱手了,惊叫着加速下坠。

陈锋也差点给抖脱开来,不过他借助外骨骼力量竭力捏紧,却恰好保证了足够的约束力,又下意识的撑起虎口,将可怕的震荡尽量削弱,险之又险的继续附着在上头。

段飞呼的落下,他探出左手一把揪住了,随即往怀里一带,弓腰遮住上方。

“砰砰乓乓!”

连续多块破碎楼板砸在他后背上,力道大小不均,都被战甲成功挡开。

没等陈锋喘一口气,头顶轰隆又是一震,他本能感觉不妙,连忙死死抓住钢缆用力一拽,借势把身体往正前方荡去,一扑抓住边缘墙壁上鼓出的扶手。

下一秒钟,钢缆顶端连带着大块楼板呼隆坠落,擦身砸向无底深渊!

“麻蛋,我就知道还没完!”

陈锋怒骂一句,竭力将身体贴紧墙壁,忍受着密集碎块的敲打碰撞,半点也不敢放松,随时准备奋力一搏。

他不敢去赌魔音师的节操,倘若当真想弄死他,只需要轻轻吹口气儿,随便一块楼板劈头砸下,保管死挺。

“……哎?我怎么老是琢磨着被迫害捏?难道是被折腾出来了心理阴影?”

陈锋恍然回神,觉得很奇怪。

以往,他可从来没有过像这次一样,随时随地都有种遭人陷害的感觉,仿佛魔音师闲的没鸟事,专门整天盯紧他一人来祸害。

这根本说不通嘛,可那种深入骨髓的直觉却是实实在在,仔细分辨,毫无差错。

这里头一定有古怪啊!

陈锋发现自从“伞兵训练卡”一事之后,自己身上有了某些莫名其妙的变化,暴涨的精神力似乎陷入低潮,没有前两天那么好使、那么敏锐;身体的应激反应速度有所下降,再没了那种精力充沛、肆意挥洒无所顾忌的狂野放任。

一种发自骨髓的后继无力感,会莫名的浮现在心头,总体上力量被削弱。

这当然不是个好消息,对于随时面临生死危机的他而言,再大的实力都不够用,减弱一些就多一份致命的可能。

可好的变化也有,那就是对精神感知的细微掌控能力有所提升,对身体变化的洞察度也有不小的增幅。

就好像,刚刚学会了一套拳,本来耍的时候还磕磕绊绊,可一觉醒来之后,忽然像是经过几十次、几百次的联系,熟练很多,手眼身法步的配合也更加流畅,甚至有种如臂使指的顺畅。

有所得,有所失,难说好坏。

现在却也不是往深里琢磨的好机会,仅仅是在脑子里一过,他立即专注于当下的危机状况。

就在大片落石随着钢缆啾啾擦身而过之后,陈锋抖手把段飞提上来,用力推到几米外的墙壁处,急促喝道:“赶紧把电梯门拉开!”

段飞还在一连串变故的震撼中,懵逼也似的瞪眼问道:“干嘛啊?咱们跟着下去多好!”

电梯井不是单独一个,并排还有好几道,看起来似乎都还完好,没有彻底崩塌,那些钢缆、电缆应该都能借力,最不济也能顺着钢铁支架滑下去。

陈锋喝道:“没时间解释,想活命,照做!”

“哎哎,我来我来!”

段飞听出他话里的急躁,赶紧停止逗逼较真儿,一叠声的答应着,伸手扣住电梯门缝儿,两只胳膊猛然膨胀一圈,尖叫一声,哧啦扯开一道一尺多宽的缝隙。

他飞快探头往左右一扫,没发现危险,随即抓住两边轻轻一纵身上去,后背撑住左侧,两脚蹬着右侧狠狠撑开,把缝隙扩大到将近一米。

“撑住了!”

陈锋提醒他别忙松开,手脚用力呼的跳起来,擦着段飞头顶直接冲出去,半空中唰啦亮出突击步枪,警惕的环视一圈,没有看到一个活物。

抬头看看天花板,上方楼梯坍塌造成的震动已经趋于减弱,没有迹象表明可能学世贸中心一样坍塌到底,看起来建筑质量果然过硬。

“安全!”

习惯性的一声断喝,陈锋挥舞下左手,段飞嗖的蜷身弹射出来,扭头看看黑黢黢的电梯井,陡然一阵心悸,不由自主打个哆嗦。

“好像……里头真的不安全呢。”

莫名升起一个念头,段飞下意识的选择信任陈锋的判断。

他放轻了脚步紧紧跟在后头,一双大眼警惕的左瞧右看,行进了几十米后,他有点受不了死寂和黑暗的压力,伸手戳戳陈锋的后背:“哎哎,哥们……”

“叫我枪王!”

陈锋有点受不了这家伙,语气里透出丝丝不耐烦。

段飞好像完全没感觉到,依旧那副贱兮兮的德行:“好吧,枪……王,那啥,你手里还有多余的武器没,匀一样给兄弟防身啊!”

陈锋左手一动,拔出腿侧的大号军刺,是配合外骨骼战甲使用的重型军刀,长度将近半米,重量超过三公斤,放古代足可用来充当破甲兵器,一般人单手都不一定能拿稳。

段飞却只是接到手时短暂一沉,随即毫不动摇的正握着,在身前左右挥舞两下,刀锋破空发出呦呦的震颤,森冷光芒如电弧闪耀,速度、力量、角度都相当惊人。

陈锋目不斜视,却也看的清楚,心下诧异,这家伙还真是深藏不漏啊!

能把三公斤重刀当草棍一样摆弄,绝非力气大那么简单,绝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军刺应该怎么用呢。

“好东西啊!趁手,给力!”

段飞喜滋滋的单手提着,冲陈锋胡乱一拱手:“谢啦!”

陈锋摆摆手:“别说话,继续前进!”

依旧平端黄金SCAR,放低了脚步继续前进,始终保持在走廊的正中央,一点风吹草动都不肯放过。

段飞跟在后头,见他居然又反过头往上面走,惊奇的问:“咱们不应该往下走吗?”

陈锋放弃了跟他讲规矩的打算,无奈的答道:“还有一哥们呢,得把他找回来。”

“哦!”段飞恍然大悟,跟着又不解的问,“那刚才你怎么拉着我要一直往下滑,是不是把那哥们给忘了啊!”

陈锋倏地站住,转身正冲着他,掀开头盔,肃然相对,郑重其事的道:“我们从来不抛弃任何一个伙伴,哪怕只是临时的。”

段飞一呆,感觉三观被狠狠刷了一下。

陈锋转回头,顿了顿又道:“我刚才是故意制造直接逃离的假象。”

段飞眼睛一亮:“为了躲开接连发生的意外?”

陈锋点点头。

“死神来了?”段飞的眼睛更亮,像是发现什么不得了的有趣事情。

“你明白就好,以后跟在我们的身边,会很危险!”陈锋坦然承认。

段飞不但没有丝毫害怕,反而兴奋的跳起来,手舞足蹈的叫道:“哇哈哈哈!太棒啦!我就知道一定能碰上好事儿,果然运气棒极了!”

“尼玛……”

陈锋嘴角抽搐,一时无语。

碰上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逗逼,他是彻底败了。

不过转念一想,也好,强力且无惧的神经病,总好过那些哭哭啼啼的拖油瓶,关键时刻还能帮上忙,值了。

摇摇头,继续转上消防通道,连续上了两层,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动静,两人倏地停住脚步。

有情况!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