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374章
游戏下载

好事一定要成双

时间:2016-11-09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主神的信

下一篇: 第一舞台

那个工作人员挠了挠头,还是笑:“没错,就是给裴鹏天的。”

裴鹏天差点被吓尿:“大半夜的别开这种玩笑,影魔什么人……那是主神!人连裴鹏天是谁都不知道,怎么可能搞一封信出来?”

沈照楼一把抢过那封信,把裴鹏天拽开了,挡在门口:“别是暗影战队借林低弦的名号送来的,实际上里面是什么定时炸弹吧?”

“我靠……”裴鹏天被沈照楼拉了个踉跄,别说这么薄的一张纸炸弹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就算里面是个定时炸弹,他也不需要一个妹子给他在面前挡着吧?

陈尧的脸上浮出了一抹少见的疑色。

秦一烛和他提过影魔林低弦几次,无一例外都是说众人懒得抽筋,一天总共二十四个小时他恨不得要睡出二十五个小时来。

七鬼神中,训练量最低的大概就是这位兄贵了。

这么懒的一个人,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关注都不会关注到裴鹏天的,现在竟然还出现了一封信?

“考虑到贵战队和暗影之间的矛盾,所以,才派出了CES联盟的工作人员,”那个工作人员挺无奈的,指了指自己的胸牌,“来送这封信。”

沈照楼他们面面相觑。

裴鹏天上上下下把那个工作人员打量了一番,试图找出一些假冒伪劣的证据。

“好吧!那你别走,等我打开……”裴鹏天说。

“好。”那位工作人员继续无奈地笑。

信封很大,还是比较硬的纸质,裴鹏天拆开之后,看到里面还有一层塑料膜,顺着塑料膜把里面的“信”扯出来之后,裴鹏天自己立马就呆了。

那与其说是一封信,还不如说是一幅画。

没有丰富的色彩,也没有复杂的构图,只有寥寥几笔,但裴鹏天看得都挪不开眼睛了。

“呃,胖子,这什么意思……”沈照楼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。

“咳咳,”裴鹏天仍然处在大脑眩晕之中,“我……这是……应该是,一封祝贺信?”

“什么鬼!”张宁拿着那副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,一个字都没有看到,怎么裴鹏天就知道这是一封祝贺信呢?

还在他们门口等待的那个工作人员,笑着说道:“没错,大神说了是一封祝贺信。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,我可以走了吗?”

裴鹏天刚点头,又立刻摇头:“不不,您等一下……他在祝贺什么呀?”

“那我就不清楚了。”工作人员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,继续无奈笑道。

张宁房间的门被工作人员离开的时候带上了。

这下,他们也没法就地解散回房间去休息了,全部都围在了裴鹏天的旁边。

不刮风不下雨的,和他们从来没有什么交集的影魔林低弦,送来了一幅画,这幅画还不是给光谷七中的,而是点名给裴鹏天的!

“快说说,你怎么就看出来这是一封祝贺信?”张宁看着那懒懒散散的几笔,看不出什么花来。

“汗…… ”裴鹏天可就没辙了。

主神就这么送来了一幅画,几笔勾勒出的意境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要是让裴鹏天去讲他自己画了挂在独裁战队训练基地里的那幅画,他可以吹一下午,线条多么的自然,色彩多么的和谐,意义多么的深厚……能把自己吹上天。

可让他说林低弦这幅画,他还真的没有办法描述出来。

“算了,那就不说了。”张宁听裴鹏天支支吾吾了半天,什么都是说不出来,索性放弃,“大概是预祝我们校园赛取得好成绩?”

“他没有那么闲。”陈尧说道。

“忙着睡觉吗?”沈照楼无语地耸肩。

“确实,如果他是预祝我们校园赛取得好成绩,那这封信也应该给教练或者给队长,给我干嘛?”

“也是给你只是因为,”沈照楼摊手,“除了你之外,没有人看得懂,他到底在说些什么。”

“那也说不通啊!他怎么就知道我能看懂?就算他以前去过独裁战队的基地,那个时候训练室里挂的又不是我画的那副画!”裴鹏天百思不得其解。

张宁打了个哈欠:“莫名其妙的一封信,一幅画,行吧,那我们也就跟着莫名其妙的高兴一下……然后各自回去休息吧!”

全队都应了声,准备暂时放下这件事回去休息,结果,裴鹏天刚拉开门,他的手机就响了。

全队都心领神会地停下了。

这个时间来电话,还是打给裴鹏天的,要说跟刚才那副画没联系,他们才不信呢。

裴鹏天一接电话,张口叫的是:“妈。”

张宁下巴一垮——好吧,似乎还真没有关系?

可是,裴鹏天马上脸色一变,声音也一变:“你说什么?真的吗?骗我的吧!”

张宁一听,眼睛闪闪,耳朵直接就凑到裴鹏天的听筒旁边去了。

裴鹏天立刻走开两步,但声音还是越来越抖:“蓝树林奖?开玩笑了啊,我还是学生啊!我那点三脚猫的画功妈你又不是不知道,得个江城市什么绘画比赛三等奖都勉强……那可是蓝树林奖!这绝对不可能!”

“蓝树林奖?”听着裴鹏天兴奋成那样,应该是非常著名的奖项吧?可惜,沈照楼他们,一点都不知道!

“原来如此!那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,林低弦的父亲是美院的教授,母亲是著名画家,我们不知道蓝树林奖是什么,他肯定知道……他应该一直关注着吧。”胡子说。

“他那不是一点关注!不然,怎么可能在裴鹏天自己都还不知道的时候,祝贺信就已经送到了呢!”

“对啊,而且还是那种只有胖子才能看懂的形式。”

裴鹏天打完电话,眼看都已经一副要哭鼻子的样子了。

他说不出话,只能用力地把陈尧一抱,好半天,才说:“我的一副山水画得奖了!大奖!”

他没有解释蓝树林是什么奖项,但队友们都能从他的情绪中看得出来。

“不得了啊,胖子,”韩笑捶了他一拳,“你竟然还会画山水画?我一直以为你就只是在课本上涂涂鸦什么的……”

“呃,其实裴鹏天往训练室里挂画之前,我都不知道他会画画的。谁知道他个死胖子,还有这么一手啊?”沈照楼说。

裴鹏天得了美术大奖,学校那边肯定也很高兴,沈照楼连夜给校长打去电话,分享这个喜讯。

然后,他们七个人的手,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
“只是裴鹏天一个人得奖可不行,好事要成双!”沈照楼说。

“嗯嗯!”裴鹏天重重地点头,吸着鼻涕说道,“从天而降一个这么好的兆头,明天的比赛我们肯定能顺利拿下!”





第375章第一舞台

头天晚上的小雨,在半夜就停了。

第二天早上阳光很好,陈尧他们简单地吃了一点东西,就去了比赛场地。

CES六号馆的正中央,就是他们今天要比赛的第一舞台。

第一舞台有玻璃房,舞台下面有一圈圈的现场观众可以坐的地方,不是之前第二舞台那样,观众要挤在舞台旁边,连个座位都没有了。

第一舞台的解说位置也宽敞很多。

因为第一舞台有玻璃房,解说可以轻松一点,不需要担心自己的报点被比赛双方的选手听见了。

陈尧他们来得很早。

但是ALC校队来得更早,陈尧他们来的时候,对方都已经调试好机器了,比赛随时可以开始。

“到了?”ALC校队的队长何宇,看到陈尧他们上了舞台,和他们打了个招呼,“好早。”

“你们更早啊,几点钟来的?”张宁问。

“你问这个……”何宇无奈地指了指他旁边的蓝小飞。

蓝小飞今天穿了一套花花绿绿的衣服,裴鹏天略数了一下,就有十几种颜色,穿得这么喜庆来打比赛,也是够抢镜头的。

裴鹏天又看了一眼陈尧。

他们的队长,他们的狙击手,还真是和对方对比鲜明,存在感弱到爆啊。

“就只有我们两支战队过来了。太早了。”何宇说道。

“嗯。”陈尧环顾了一下四周。

除了他们,以及提前在场地里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,就没有什么别的人了。

于是,局面就变成了……双方选手都已经到了,裁判还没有到,解说还没有到,观众也还没有到……

“哈哈,我们先训练了。”蓝小飞找了个机位坐下了。

“嗯,我们也做一轮基础训练。”张宁带着陈尧他们去了另一边。

因为来得太早了,他们索性都登陆账号做起了基础训练。

到了早上八点多,陈尧他们基础训练都做完一轮了,该到的人才陆陆续续进场。

看到他们已经早早到场,其他舞台的选手,已经第一舞台的解说都挺意外的。

两个现场解说试好麦之后,也是开起了他们的玩笑:“今天第一舞台的两支战队,都有点迫不及待呀!”

“我刚才听现场的工作人员说,一个小时之前,他们就已经到这里了。如果我们也早一点到了,也许可以在观众入场之前,就完结掉这场比赛?”

“哈哈,那观众买的门票钱算谁的?”

“观众买的门票的钱倒是其次,直播时间提前,收视率受到了影响,那咱俩可就完蛋了!”

今天已经是校园在线下赛的第三轮了,现场的观众明显增加。

第三轮的比赛将决出七支战队进入第四轮,他们将和从败者组的泥沼里杀回来的一支战队一起进入到八强赛!

所以,第三轮的比赛极其关键!

“对了,第三轮的比赛哪支战队轮空了?”等待比赛开始的时候,一想到第三轮比赛的关键点,胡子忍不住问了一声。

“明日书院。”张宁回答。

邮件是发到他的邮箱的,所有的对战表他都看了一遍。

第三轮一共有十三支队伍参战,一共打六场比赛,有一支战队轮空。

轮空的战队就是明日书院。

“汗,这支强队轮空……”胡子也就是等时间,随口一问,对这个结果也挺意外。

“怪不得今天第三轮的战队,看起来脸色都挺轻松的。”沈照楼笑着说。

明日书院在揭幕战上,一把轻机枪带来了超越校园赛层级的火力,让几乎所有战队都很忌惮他们。

他们第三轮轮空,没有战队会遭遇他们,这真是个好消息。

进入了八强赛之后,可不会再有战队轮空了。

任何一支战队,如果想要走得更远,明日书院就是他们避不开的一大拦路虎!

现在只是上了一把轻机枪而已,以后还会有重机枪,火箭炮,各种大型地图的载具,如果因为装备原因就畏惧了,那比赛都不用打了,直接双方摆一下装备,谁装备好谁赢不就行了?

“好了,裁判进来了。”张宁看了看时间,“要开始了,加油!”

“加油!”全队将手握在一起,大叫了一声!

……

“大家好,欢迎来到CES中心六号馆,你现在看到的今年的校园赛线下赛第三轮的比赛,这里是第一舞台,正在进行直播的是光谷七中对战ALC外国语学校的比赛。”

“今天登上我们第一舞台的两支战队,一支是我们校园赛上的老牌强队,另一支则是第一次登上校园赛舞台的队伍,但是,他们都是来自同一个城市……”

“是吗?”另一个解说笑着说道,“嗯,大家不要觉得我们CES的抽签有什么暗箱操作哦,这一切都是姻缘呀。”

“咳,那叫缘分。不是姻缘。”

其实这笑话挺冷的,一点都不好笑,但是,现场的舞台下还是笑成了一片。

主要是因为目前气氛还算轻松,等到比赛开始了,气氛就会立刻紧张起来了。

“好吧都差不多……”那位解说指了指两边的玻璃房,“那么,让我们的摄像机给两只战队的选手一个特写吧!”

摄像机的镜头,从陈尧他们每个人面前打过,每个人的面容都在直播屏幕上过了一遍。

很多校园赛的选手,一辈子只能登上一次这个舞台,这一段特写对于他们来说,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。

“好的,话不多说,现在时间九点整,让我们一起进入今天第一场比赛的拼刀局!”两个解说挥了挥手,直播画面就从解说台,转到了游戏画面。

可用于爆破模式正式比赛的所有地图,全部亮了起来,然后,光标在地图上飞速地移动……

最后,光标停在了一张小型地图上!

“哦哦,随机结果是——BloodStrike?这张图随出来的几率可不高啊,”解说一看到随机出来的拼刀地图,就意外地拉长了声调,“不知道两支战队对拼刀局是仅做热身,还是有战术安排?”

陈尧他们面前的画面一闪。

双方所有队员,已经读入了地图!

上一篇: 主神的信

下一篇: 第一舞台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