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344章
游戏下载

自古损友靠不住,总是美食得人心

时间:2016-11-04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那还得了

下一篇: 就送你一个人头

考虑再三,胡子还是先决定不弃。

弃图是更简便的做法,用第三张地图BloodStrike的地图特性,让洱海潮声的大局意识没有发挥的空间。

博学校队的大局打法还需要多样化的武器来配合,所以,下半场的手枪局,光谷七中还是拿下了。

手枪局拿下,前三局顺势都拿下,没有问题。

下半场第三局打完之后,光谷七中和博学中学的比分差距,拉开到了十一比七。

四局的领先放在任何时候,都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,可胡子的压力一点也没有因为这四个小局分而减小。

接下来面对博学校队再度爆发的大局打法,他们能不能压住,身为指挥位他自己心里都没底。

他知道,队友们心里估计也都没底。

胡子深深吸了一口气,正准备说几句鼓励队友的话,就看到自己的屏幕上突然一卡……

光谷七中申请了暂停。

“呃?”他转头看队友们。

陈尧默默地举起手,指了指张宁。

胡子有点愕然。

他们家教练这又是在奇奇怪怪的时候要暂停!

他们领先四局,刚刚要迎来下半场的关键一战,就暂停。

解说都被这个暂停给搞卡壳了,半天没吭出声来。

直播弹幕上也是猜测飞起。

“七中搞哈?”

“这种时候不速推多抢几局,暂停给对面调整输前三局的心态?”

“他们的思路闹不懂啊……”

解说跟观众们闹不懂,七中的选手自己一样搞不懂张宁的意图。

但有上次和博学校队的比赛的时候,张宁一个暂停一石三鸟的先例在前,陈尧也没拒绝这个暂停。

“说吧,教练这次又有什么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奇招?”他们很期待的看张宁。

上次张宁一个暂停,给他们时间发酵了队内矛盾。

然后,主力一号位江志,当场带着他的911发生器离开了。

如果张宁这个暂停又能弄走一个对面的主力一号位,那他们就什么压力都没了!

可是,张宁还没开口说话……

咚咚咚。熟悉的时间,熟悉的敲门声。

“呃,教练这个暂停不会是专门等吃的吧!”胡子懵了。

“还真有可能呢。”裴鹏天抹鼻子,看看时间,“还真准!”

“我们想多了……”全队顿时都觉得他们对张宁的期待,简直是太智障了。

暂停等吃!

这才是他们教练的常态!

沈照楼黑着脸去开门:“我不是说了你不用每天都……嗯?”

来的正是萧墨——那个被他们一个乌龙球,从美院附中队长手里抢过来的妹子。

她站在门口,手上拎着好几个特大号的袋子,袋子是透明的,露出里面花花绿绿的东西,一看就觉得肯定好吃。

已经闻到香味了的沈照楼,话不得不强行掐了下去。

她只是不懂——为毛别人家的妹子,总是这么厉害?不是像吕洱那样动不动一个十方天眼全场支援,就是萧墨这样一言不合就拿好吃的贿赂全队……

“你们明天或者后天就要出发了吧?”萧墨一样一样地把琳琅满目的东西拿出来,摆满了一桌子,“今天晚上我就没有做得太油腻,烧了一个栗蓉清水鱼,煮了一个龙井虾仁,然后随便炒了两个青菜,你们先吃……这几个袋子里面是给你们出发的时候带在路上吃的,主要是卤制的食物和糕点,今天晚上放冰箱,明天早上胶冻应该就好了,可以直接带走,然后,我准备了三种喝的,看你们自己喜欢……”

全队愣了愣。

然后,每个人都觉得,这暂停简直太及时了!

“萧妹子太客气了,请坐请坐……”裴鹏天罪恶的爪子已经伸向了一个餐盒。

“没听妹纸说要放冰箱,明天才能吃吗?”韩笑进行了拦截。

满屋子都是饭菜的香味,本来在比赛中还不觉得肚子饿的他们,这会儿全饿了。

沈照楼有点为难:“那现在是抓紧时间吃还是怎么样?”

萧墨有点奇怪:“抓紧时间?”

“呃,其实……”胡子看着屏幕上暂停时间的倒计时,很不情愿地咽了咽口水,“妹纸,我们比赛还没打完……”

比赛没打完,当然是不可能直接开饭的了。

沈照楼给他们一人分了一个糕点,又把他们推了回去,坐好。

裴鹏天苦着脸:“萧妹纸别走哈,等会儿我们打完了,麻烦你再帮忙热热……”

“要不要脸啊。”沈照楼都脸红了,“人家妹纸送吃送喝还要人留下等你们一帮宅男打完再吃?放着,我来热!”

“那怎么能是等我们呢?”韩笑不同意沈照楼的观点,“这是让她抓紧时间和楼姐培养感情啊,妹纸你说是不是?”

“谢谢!”萧墨笑得眼睛弯弯。

“你们……”沈照楼对这帮队友真的绝望了,“我就这么没用?你们卖我卖得这么干脆?”

“不是不是,楼姐怎么会没用呢,”胡子也脸不红心不跳地直接“楼姐楼姐”的叫上了,“你看,你要懂得运用战术!田忌赛马听过吗?你拿煮泡面的手艺跟她拼做大餐,拿做大餐的手艺跟她拼做小菜,拿做小菜的手艺跟她拼煮泡面……我保证,三局两胜,你准赢!”

“靠!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你在损我!该死的指挥位……”沈照楼气得想掀椅子揍他。

别人家战队的指挥位,动不动就是金丝眼镜平面反光,看上去就无比睿智。

他们家的指挥位却光头金项链,又是胡子又是纹身的,隐蔽性太强,一不小心就会把他当成无脑上头单纯可欺的良善之辈了!

“等等,”谢轻名咬着嘴里的糕点,看着倒计时的时间,已经进入了最后一分钟,抬起头,说,“胡子。田忌赛马!”

“啊?”胡子被他突然正色弄得有点脸僵,“什么田忌赛马?”

“如果我能把队长从跟对方职业五段的互拼中解放出来,你、队长和笑帮主、PPT四个人,能跟对面的大局打法战吗?”谢轻名问胡子。

“那当然能……只要陈尧能在我手上处于完全可用的状态,破洱海潮生那摇篮版的十方天眼不是分分钟的事情?可……咦?”胡子的脑子一下转了过来,往嘴里猛地塞了两块点心,“我草,我是猪啊!”停一会,他又补充道,“母猪!野的!”

“噗……”沈照楼一口水没绷住喷出来了。


上一篇: 那还得了

下一篇: 就送你一个人头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