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>第408章
游戏下载

存亡之间

时间:2016-10-28   word格式下载

上一篇: 战力升级

下一篇: 突然终结

吴伟斌的模样很不好看,甚至可以用糟糕来形容。

他没有穿战甲,浑身作战服几乎全部撕碎,仅剩下遮羞的半截裤衩,酷似刚刚暴走过的绿巨人。

只不过,绿巨人从来都不会受皮外伤,再怎么折腾,身体表面都是光滑圆润毫无瑕疵滴,那真是不死不灭不坏之身。

吴伟斌呢,几乎看不到一寸完整的皮肤,渗出的血液在体表形成一层厚厚的壳,也不知道是太过粘稠呢,还是里面混杂了其他的什么东西进去,总之经历过最为激烈的大战之后,全部牢固的包裹着他身体,看起来很像是扒掉了皮,惊悚刺目,令人一见心生惊悚。

除了血之外壳,他的躯干四肢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刀口,边缘都像是给锯子来回拉扯切割开来,皮肉翻卷口子狰狞,看着都疼。

可以说,现在的他几乎找不出一块儿好肉,放别人身上绝对是千刀万剐、碎尸万段了,吴伟斌却依然能活蹦乱跳,那些伤口也没有太多血液喷出,反倒是有大量新生肉芽正以诡异的速度在生长、粘连,快速修补。

除了伤,他手指头也没断一根,五肢完好,七窍俱全。

唯独手中的战刀上头,遍布各种角度打击留下的凹坑,刀锋更是崩出来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缺口,刀尖更干脆从五寸处折断。

看到陈锋收手,他把微微震颤的长刀朝下拄在地上,整个人摇摇欲坠,呼哧呼哧的急促喘息声,听上去像是风箱破了,缺氧严重。

陈锋惊喜的叫道:“你也杀出来了,怎么样,过瘾吧!”

吴伟斌嘴巴一歪,艰难的露出扭曲笑容,沙哑着嗓子道:“还好。”

一如平时的作风,平淡沉稳,没有过多的情绪外露。

可陈锋却能猜到,真实情况绝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,连战甲都舍弃,战刀变成那德行,分明是激烈到了极点啊!

吴伟斌没有他那种强大精神感知,也不存在任何金手指加成,完完全全是靠自己的真功夫拼出来的!

虫群到底有多疯狂,已经无需赘述,当吴伟斌杀进去时,面临与陈锋形同的险恶境况。

只是他无法一眼窥破严密的联合攻击阵势弱点,索性舍弃一些念想,将二十年锤炼而成的功夫本能、武道意志提升到极致,完全抛开对于身体变异解锁的顾虑,凝聚精神与肉体的终极力量,悍然展开硬刚!

变异沙蚤的力量强,吴伟斌比它们更强、更横!

最初刀斧并用,每次劈斩都能荡开一个豁口,但不等他冲进去,瞬间被其他虫子填满。

四面八方的攻击绵密到风雨不透,任何吹破天的防御招数也没法阻挡,每一只虫子的每一次攻击,力道动辄几百上千斤,同时有几十条爪子刀锯一样砍过来,避无可避,除非练成乾坤大挪移,或者移花接玉、斗转星移之类的神功。

可惜,两个世界都木有这种功夫。

吴伟斌倒是也练过太极拳,问题面临双拳对上几十双刀锋,磕着碰着就要伤残,你怎么去拨开格挡?

只有强冲硬打,有进无退!

心神如一,战意爆棚,他的鲜血仿佛也沸腾,周身气血被武道意志所统一,凝聚在一刀一斧的砍劈当中,挡者披靡!

初始时,也如同陈锋一般砍瓜切菜的犀利突破,但很快就被虫群的连连碰撞,震得两臂发麻、皮开肉绽,几乎持握不住。

他索性收起战斧,左手挥刀,右手握拳,以形意拳硬打硬进无遮拦的拳意引领一身气血力量,脚下趟步如铁桩入地,步步生根,嘭嘭嘭的直行向前,一拳一拳不招不架,直打直进!

虫子一口咬过来,他一拳轰去,尖牙断裂,脑袋扭曲!

镰刀一般的前肢抓来,他还是一拳砸出,骨节碰撞下,发出包铁胶棍打砸的沉闷爆响,虫子关节扭曲反弹,砸的它自家腹部鳞甲碎裂,甚至深深扎进去,重伤!

粗壮的后肢撑过来,一弹一跳足有一两千斤力气,小轿车都能踹飞,吴伟斌近身、出拳,正面敲打反关节与密布鳞片的正骨面,喀嚓断裂声中,扭曲的是虫子的肢体,唧唧嘶鸣中趔趄弹射,无功而返!

吴伟斌忘了疼一样,一心一意一拳一个,只奔着挡在前进方向上的虫子下狠手,几乎每次拳打刀剁,就能荡开一个身位,只够他前进半步。

半步也是进,有进无退!

他不管其他方向袭来的攻击,任凭那些爪子如刀锯在身上砍劈,坚韧如老牛皮、橡胶轮胎样的变异肌肤都顽强抵御住了,自始至终没有让一道贯通伤形成,也就没有造成内脏的硬损伤。

凭着一口气,心中恒定一念,他亦步亦趋从不停歇,完全忘记时间的流逝,直至彻底杀出重围,恰巧来到陈锋的旁边。

说起来复杂漫长,在吴伟斌自己的记忆中,却仿佛只是一瞬,现在完全回忆不起多少细节,只是感觉满满的疲惫和痛苦,彻底透支的身体中,饥饿的病毒基因也因为超负荷修复作业,严重缺乏能量供应,而陷入一种难得的休眠状态,没进一步转化。

这算是唯一的好消息吧?

陈锋游目四顾,期盼的观察所有虫群最密集的地方,却没有看到其他人出来。

没有意外,其余四人全都战没了。

幸存的雷霆战士们也没有一个杀出重围,用惯了热武器的他们,近身格斗也是针对人形物种而来,都没想过有朝一日会被成亲上万个头那么大、那么狠的虫子给包围,于是怀着必死之心冲锋,最后求仁得仁。

很奇怪,所有虫群形成的狂潮冲过之后,一时半刻竟没有立即回头继续进攻,反而是沿着既定的轨迹继续向前狂奔,转眼间被扬起的沙尘淹没了行迹,进入宽阔的地沟之后,消失无踪。

起伏不定的广袤荒原上,转眼间只剩下两个摇摇欲坠的孤零零身影,四周密密麻麻的虫尸堆积如山,混杂着残破的战车遗骸、壮观的飞行器废墟,恍如末日战场的奇景。

“这要是再有一面残破的旗帜随风飘扬,咱们俩扶着旗杆坚持不倒,旁边还有烟火飘摇,远处再有钢铁大军前进,这画面拍出来,绝对能上头条,甚至获个奖之类的。”

陈锋不知怎的,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喜感,脱口说出这么一番话。

吴伟斌给他逗乐了,离开毫无血色的嘴巴吭哧吭哧的笑了几声,轻轻摇头道:“那种浪漫还是留给别人去享受欣赏吧,咱们还得面对生死存亡呢,不过这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是好的。”

“哎哎,我就是忽然人来疯。”陈锋赶紧摆摆手,开玩笑可以,上纲上线就没意思了。

都是说笑而已,过了就算。

陈锋此时才感到浑身的疲惫已经达到全新峰值,除了说话喘气儿,让他挪动一步都十分的艰难,他试着开启外骨骼战甲的主动功能,却发现自检结果非常不乐观,机体硬损伤太严重!

短暂而激烈的爆发中,连续多次作出匪夷所思的格斗搏杀动作,已经让整套系统处于高过载的状态,虽然不至于崩溃,却已经形成太多数据冗余,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清理消化,转变为升级内容,进一步提升效能。

但外骨骼的硬损伤就没办法了,很多零件必须更换,大量传感器损坏,能量耗损也非常严重,难以支持继续的长途跋涉。

一句话,他已经处于半失能状态。

不得以,陈锋把外骨骼收起来,立即赶到腿软娇软,几乎无法站稳。

他只好学吴伟斌一样拄着刀,原地喘息恢复,紧急补充能量棒和水分,喷药物止血,却无法活动。

爆发后遗症就是如此的严重,再想发出任何一次超水准攻击,都不可能了。

如果战斗到此为止,他们能够安然无恙的支撑到最后,当然是最理想的结果。

可世界上又哪里来那么多的好事呢?

且不说天空之还有战机在翩迁起舞,不时发射导弹轰击某一处阵地上的巨人机体;其他空降部队也都忙于正面进攻作业,密集的枪炮声在方圆几十公里区域内此起彼伏,时而有大型飞行器投下壮观的阴影,前往风化山地辅助攻击。

这是一场规模宏大的战斗,参与的单位多达数千,总体实力堪比现实世界一个集团军,目标的强横也是一时无两,绝非三两下子就能完事儿。

此等大背景下,两个残兵想要活下来,太过艰难。

两人的好运似乎也耗尽了,才收拾了大半的伤患,不远处蓦地传来一阵轻微震动,坍塌的地洞中窸窸窣窣爬出几只变异沙蚤。

一改其他那些活蹦乱跳的形态,好像都被坦克碾压过似的,健壮后肢破碎断裂,躯体鳞甲残破缺失,前肢扭曲变形、甚至齐根扯掉,脑袋干瘪口器折断,模样惨不忍睹。

它们一瘸一拐慢腾腾的挪动,很快发现了两个可口的目标,齐齐发出尖锐的鸣叫,陡然加快速度猛扑上来。

“这回要玩完!”

陈锋下意识的提刀,却发现根本无法拿起来那重达数十公斤的合金家伙,吴伟斌也是一样,而他们之前使用的大枪早不知道丢哪儿去了,装备寄存处有手枪,但那玩意跟手无寸铁有什么两样?

就这么挂掉么?也太憋屈了吧!

陈锋无语的问候安排这一切的某个混蛋,无奈的看着几只虫子好似饥渴的嫖客看到了小白羊,三蹦两窜来到近前,就要下嘴啃人。

蓦地,斜刺里几道光影爆闪,精准打在几只虫子身上,把它们当场撕碎,凝固如橡胶的碎尸呼啦洒向另一侧。

得救了?

陈锋又惊又喜,扭头一看,见远处的土坡上,摇摇晃晃冒出一个庞大的身影。


上一篇: 战力升级

下一篇: 突然终结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