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315章
游戏下载

第一轮分组确定

时间:2016-10-27   word格式下载

陈尧点点头。

沈照楼心里一沉,暗道,糟了,不该让他想起伤心事的。

可是,很快,陈尧就接着讲了下去。

“没错,她就从那悬崖上,往下大吼,邱志强,你个狗日的听好了,等老娘嫁到你家去,你要敢对老娘不好,老娘就把你阉了,决不食言!”

沈照楼简直无法想象,陈尧一边脸上面无表情,一边嘴里是怎么能模拟出他小姑姑那么仿真的话。

模拟完了,陈尧的声音又重新恢复了平静。

“山风能把声音送很远。”

“断崖下面不远,就是邱志强他们家住的村子。”

“那天晚上,他们邱家村都听到了我小姑姑的咆哮。”

“他们全村一晚上没敢熄灯……”

沈照楼眼皮跳个不停,整个人都僵僵的。

刚刚还深怀歉意,暗自不安的心,顿时就跟被一群草泥马呼啸而过了一般。

“草!”她愣了半天,突然双手叉腰,腾地站了起来,“没错你妹啊,我去陈尧啊陈尧,看来以前是跟你不熟,被你那张无辜脸骗得不轻啊……”

她这一生气,顿时就忘记了自己不是在平地上,而是蹲坐在了天台阳台栏杆上。

这么激烈地起身,顿时重心就有些不稳,整个人都摇晃了起来。

沈照楼心中一慌,还没来得及叫出声,就感觉一股大力拦腰撞了过来……

然后,她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地,感觉就像是坐上了过山车一样,一上,一下,腾空而起。

“我上来是对的。不然,你就从天台上掉下去了。”陈尧低着头,看着沈照楼,静静道。

“我……”沈照楼这才发现,刚才她重心不稳的那一刹那,陈尧直接转身伸臂,把她拦腰抱了回来,然后翻身一跃,轻松落在了天台里。

于是,现在陈尧和她的距离,就已经近到了,他的呼吸,能扫得她的脸颊发痒的地步。

沈照楼地脸,一瞬间,红到了耳根。

“对毛线!也不看看谁害的啊?”沈照楼立刻提高了嗓门,“干嘛呢干嘛呢,还没抱够是吧,不赶紧把本姑娘放下来!”

只有她自己心里才知道,这一刻,她的心跳飙到了一百八,呼吸乱了节拍。

陈尧哦了一声,直接将她放到了地面上。

沈照楼偷瞄了一眼,陈尧一身的安静,就像是他与生俱来的一样,刚才这么大的动作,讲着这么离奇的往事,也没让他周身的安静改变分毫。

她内心波涛汹涌,表面上却迅速恢复了,连忙转移话题:“然后呢?”

“什么然后?”

“你小姑姑啊,后来怎么样了啊?!”沈照楼急的不行。

“哦,嫁给邱志强,生了两个儿子,现在就住在邱家村啊。”陈尧答道。

“就这样,没了?”沈照楼无语了。

“对啊。”

“我草,我的亲队长啊!你会不会聊天啊?我以为你要么要给我讲一个你小姑姑勇于反抗,最终终于成为了顶尖猎人的励志故事,要么给我讲一个,你小姑姑以死相抗,成就了一番凄美传说的故事,结果……老娘裤子都……呃没,你就给我讲这个?!”

……

陈尧的故事没讲完,但裴鹏天他们都上来了,他就没有继续往下讲,但沈照楼也不需要他讲下去了,若有所思地低声说了句“谢谢”,然后,就跑过去拎着裴鹏天的耳朵往下走了:“干嘛呢?干嘛呢?不好好训练一个个地都往天台上跑?”

“嘿,那不是看着东西都快被吃光了吗?楼姐你还不回来。”

“能吃就尽管吃,等姐把那妹子勾搭过来,想吃还不简单?”沈照楼瞪着韩笑说。

“啊哈,食物虽然重要,我们也不能让楼姐牺牲色相啊是吧……”裴鹏天心虚地抹嘴角。

“毛线,我们楼姐是牺牲色相的人吗?她明显男女通杀、三妻四妾的节奏啊,以后能多给我们这帮单身狗留几个妹子就是为世界做贡献了!”韩笑说。

“滚!不要卖队友还卖得这么冠冕堂皇。”沈照楼给他脑袋来了一下。

“其实,卖队友还是我们队长在行啊……”韩笑他们对陈尧数次拿他们挡刀的行为耿耿于怀。

一行人说说笑笑地下去了。

陈尧跟在后面,回头看了看寂静的夜空,又看了看前面打打闹闹的沈照楼他们。

他顺手带上了天台的门。

虽然这里的风没有生气,但人有。

他喜欢这里。

……

星期天晚上,校园赛第一轮线上赛的赛程,已经排出来了,以为报名的学校很多,不可能每支战队都跟不同的战队打到,所以,线上赛的对手是谁,基本都是看运气。

校园赛去年进入线下的五十支战队中,被选出了二十支种子战队,排对战表的时候,只要让这三十支战队,在线上赛阶段互相不遭遇,其他的就完全是随机了。

“美院附中没进种子战队啊。”他们看完名单之后,又着重看了他们这个分组的情况。

二十支种子战队里,他们这个分组只有一支,那就是博学中学校队。

美院附中作为去年在线下赛阶段很快被淘汰的战队,并没有获得分组优待。

其他的战队,都没有什么值得太注意的。

他们线上赛的分组中,闯入过去年前五十的两支战队,也就美院附中和博学校队了。

另外,他们省还有两支强队,都没有和他们分在一起。

“博学中学的主力狙击手都走了,他们还能是种子战队?”沈照楼不悦。

“他们校园赛之前约了几场友谊赛,打得都不错,”张宁把资料递给他们一个人一份,说,“而且,据他们所说,友谊赛他们每一场都换了一个不同的一号位,每一场都能把一号位保成神,他们那个吕洱……上次和我们打练习赛的时候,还没进入状态。”

“吕洱?”虽然他们跟吕洱的接触不多,但对她印象一直很深。

“嗯,友谊赛上她十方天眼已经至少能达到沐颜的二、三成了,按照她这进步速度,三四年就能登顶主神位置的节奏啊。”张宁说。

“没那么简单,主神技巧越往后面才越难,”谢轻名并没有特别认同,“我敢确定,十方天眼从九成到完全突破的点,是最难的。”

“也是,”张宁点了一下头,但还是让他们重点注意对方吕洱的洱海潮生,同时,他好像被谢轻名的话提醒了什么,勾了勾手,“明天开赛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