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详情
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>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>第314章
游戏下载

今天听队长讲故事

时间:2016-10-27   word格式下载

沈照楼就笑了。

她双手环抱着屈起的双腿,懒洋洋地把下巴搁在膝盖上,撇撇嘴说道:“哎哟,还挺有眼力的,要不是现在就想吹吹风懒得动,我还真就要站在这阳台围栏上来回跑个几百米,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身姿矫健……”

只是,她的声调却远没有平常那么高昂。

“这里的风,没有生气。”陈尧突然低声说道。

“哈?”沈照楼被陈尧这句有些没头没尾的话弄得有些懵了。

陈尧目光淡淡,看着眼前钢筋水泥的城市。

硝子山的风里,有松涛,有狼嚎,有虫鸣……

但是,这里什么都没有。

沈照楼看着他那张平静的脸,略微有些缅怀的眼神的时候,已经到了嗓子眼的吐槽,不知不觉地就散了。

好安静。

今天的陈尧,好像比以前更安静。

沈照楼陡然会意,他说的生气,应该是生命的生,气息的气吧?

坐在她旁边的这个少年,只是一个在山里林里浪惯了的猎人,在怀念他的山,他的林而已,也许她开口问,也只不过就是一句“这风不值得吹”之类的回答。

“也许,他来这座他并不喜欢和习惯的城市,只是为了应承那个兄弟的承诺吧,他真的喜欢这个游戏,喜欢这个队伍,真的……快乐吗?”沈照楼看着陈尧的侧脸,忍不住想道,不过她很快就摇摇头,暗自苦笑,“可是,即使他只是为了一个承诺而已,只要他想,他都随时可以成为职业高手,甚至成为明星,冠军,可是,自己呢……无论怎么努力,无论多么渴望,都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而已……”

“说吧。”陈尧回头,看沈照楼,“我会听。”

沈照楼一愣。

随即,又笑了。

他们队长……

他们队长……

真是的!

什么叫“我会听”?

人都长了耳朵,谁还不会听了!

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因为他说他会听,沈照楼就忍不住想说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就觉得自己有点可笑。明明是最想打比赛,最想要拿校园大赛冠军的一个,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,怎么训练,我的实力,都很难再跟上大家的脚步……”

“游戏打不好也就算了,竟然连做个做个菜这么简单的事,我都做不好!不比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,你看看,看看别人家的妹子,随便做出来的东西,都比我不知道好吃多少倍了……”

“我呆在这个队伍里,我能干什么啊?”

沈照楼的声音不大,也不尖锐,但是语速很快。

只是,一口气将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,感觉心中就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,整个人都要轻松了许多。

可是,她的眼神里,却依旧有些茫然。

因为,这些问题,她自己也没有答案。

看着沈照楼有些发泄似的说了一大通话,陈尧仍然像一个听着信徒告解的神父一样平静。

等到沈照楼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,他才缓缓说道:“做饭,挺难的。”

沈照楼听着陈尧一脸认真的回答,忍不住噗嗤了一声。

什么鬼!

那是重点吗?

“你泡的面,比我好吃。”陈尧又认真地补了一句。

她轻轻摇了摇头:“队长啊……你还是算了吧。你安慰人的天赋,和我在生死狙击上的天赋,有得一拼!”

……

就这样,两个人,一起在天台上,又静静地坐了半天。

谁也没有再说话。

夏天的风,暖暖地吹过。

虽然不知道硝子山里有生气的那种山风,吹在身上时什么感觉,但是,此时此刻,沈照楼被这股风一吹,还是觉得舒服多了。

她直了直腰,抬头望了望已经在天空高悬的明月,转头望向了旁边的陈尧笑道:“这里的风,不如你们那里的有生气,那这城里的月光,比起你山里的月光又如何?”

陈尧抬起头,也学着沈照楼一样,朝着夜空凝望了片刻:“差不多,不过……每当我看到这么明亮的月光,我就经常想起……”

沈照楼看着陈尧望向夜空的眼神里,再一次浮现出缅怀的神色,不由心中一动:“想起谁?难道山里还有个妹子在等你?”

“想起了我小姑姑做的月饼,很好吃。”

沈照楼本来还一脸八卦的,以为陈尧会说出一段从未提起过的情事。

谁知道,这家伙看着如此浪漫的月光,脑子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月饼?!

月饼?

这货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啊。

“靠,我们今天能先不提吃的了么?”沈照楼气鼓鼓地说道。

“好!”陈尧点点头,然后,闭上了嘴。

于是,天台上,再一次陷入了寂静。

真不说了啊?

于是,片刻之后,沈照楼有些郁闷地开口:“孤男寡女坐在天台上看月亮,总得说点什么吧,不然我尴尬症都要犯了啊,我刚已经倒了一肚子苦水了,也该你来说点什么了吧!”

“我没有苦水。”陈尧无辜地回答。

“……”沈照楼差点栽下去,“谁让你倒苦水了,甜水也行啊!”

“好。”陈尧依旧平静,“我说说我小姑姑吧。”

“好啊!”沈照楼这才发现,她还从来没有听过陈尧,提起他的家人。

陈尧话不多。

聊天这种事,放在他身上几乎是不可想象的。

但是,沈照楼总觉得,他们和队长之间,好像隔着一层什么,而今天在这里,他提起他的家人,像是一下就把他们的距离拉近了。

“我小姑姑年轻的时候,是硝子山最漂亮的女孩子。”

“我那时候,却觉得除了爷爷之外,小姑姑是最厉害的猎人。”

“那时候,我和秦一烛,经常缠着小姑姑带我们出去打猎,教我们下套子,找猎物,走山路……还有做月饼。”

沈照楼听到陈尧平静地提起秦一烛,心里扑通扑通直跳——那可是就主神啊!她这算是间接地听到了主神的过往吗?

哇啊啊,好激动有没有?

“我爷爷也说过,小姑姑的天赋,比我还好,只是可惜了,她是个女娃。”

“女娃最重要的是说个好人家,生个大胖小子,相夫教子。”

“我小姑姑十八岁的时候,奶奶给他找了个人家,那男的我还记得,名字叫做邱志强。”

“等到要嫁人前那天晚上,小姑姑抱着我哭了好久,一直跟我说,姑姑做不成猎人了,尧崽你可要接的住老爷子手里那杆老枪。”

“再后来,她就趁黑,跑了出去,以她的能力,家里愣是没发现。她就那么沿着她平素里走的那些山路,一直跑,一直跑,一直跑到了一条断崖,没路可走了为止。”

说到这里,陈尧的脸色,突然变得有些奇怪。

沈照楼一直被他讲得小姑姑的故事牢牢抓住了心神,见他突然在这里顿住,脸色又有些奇怪,不由心里咯噔了一下,踌躇了一下问道:“难道,你小姑姑……她从悬崖上……”


苹果下载

App Store

安卓下载

Android